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赤壁君子」黃文勛出獄後患失憶症 不認識朋友

不久前出獄的黃文勛(中)與“湖面一舟”等人合影。(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黃文勛(中)與“湖面一舟”等人合影。(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有“赤壁三君子”之稱的廣東民主人士黃文勛,出獄十天後,本周三(5月23日)終於在廣東惠州家中,見到了長期關注他的網民湖面一舟(本名:葉曉崢)等五人。湖面一舟告訴記者,黃文勛記憶力出現衰退,就連他本人及辯護人隋牧青律師都不認識。在五年牢獄生涯中,黃文勛每天僅獲睡眠四、五個小時。

數年前,黃文勛因發起“光明中國行”推廣民主理念,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五年。5月13日黃文勛刑滿出獄後,繼續受到嚴密監控。本周三,廣東方日報民湖面一舟、陳校容、李秋青、袁鶴及廖慈雲五人,成功探訪了黃文勛。湖面一舟周四(24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黃文勛的記憶力明顯衰退,說不認識他,令他吃驚:“昨天下午見到了黃文勛,他說他不認得我,不認得惠州的所有老朋友,包括隋牧青律師,他都不認得。他說他現在的記憶力衰退得比較嚴重。近期的事情還記得住,我們一共五個人去了黃文勛家裡,待了沒有多久就出來了。因為黃文勛家周邊都有攝像頭,也有人員在監控,還有人員來警告我們”。

網民陳校容對本台記者說,黃文勛在披露獄中的遭遇時稱,他每天只能睡四到五個小時。陳校容感嘆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被推殘成這樣,令她很心痛。她說:“他說話的時候不象年輕人說話,有點遲鈍,反應比較慢。我不能確定,我感覺他被人家餵過葯了,他的表達還是很清晰的。他不認識我很正常,一舟跟他是好朋友,而且他是受一舟的影響,才要去獻身民主。一舟見面時問他,說黃文勛你知道我是誰嗎,他說我不認識你。我說你不認識一舟嗎,湖面一舟哦,他說不認識。五年,他全部忘記了”。

湖面一舟說,五年的牢獄之災造成了黃文勛巨大的精神創傷,但是他追求民主自由的意志未變。黃文勛透露,他出獄後,政府人員曾委婉地向他表達,可以給他幾十萬元,被拒絕。

人權律師江天勇家屬曾透露,江天勇在獄中的記憶力也出現明顯消退,家人擔心與他在遭羈押期間,所受強制“吃藥”等虐待有關。

此次五位網民探訪黃文勛並不順利。湖面一舟說,他們一行離開黃文勛家後,在半路上車被攔截,又被帶到派出所做筆錄。因他在筆錄中提到遭公安打傷,公安沒有讓他在筆錄上簽字。湖面一舟還說,同一天,黃文勛的女友張愛嘉被國保帶到走:

“我們開車離開他家沒有多久,就被公安的警車截住了,公安就對我一個人動手,這麼多年都是我一個人在照顧黃文勛的父親,所以我感覺到公安在報復我”。

據黃文勛說,他的老父親患有精神分裂症,記憶中還是少年時期的黃文勛。陳校容稱,他們已知會國保,本周六還會去給黃文勛送一些生活日用品。但被警察阻止。國保還威脅說“村委打斷你們的腿,報警也沒用”。目前,黃文勛家周邊,村口均有保安駐守,國保甚至警告,無法保證到黃文勛家的網民的安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