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警察無能 真假「胡紅岩」 無辜女十年案底無法消除

現年33歲的胡紅岩身上綁着兩個案底,她因此舉步維艱,多方求告。然而五年來,警方沒有找到假冒者,也對其要求消除“犯罪記錄”的訴求置之不理。

據《新京報》5月22日報導,事情要追溯到十年前,2008年6月,大學畢業的胡紅岩投奔鄭州的姐姐胡海麗,準備複習考研,過起了苦行僧的生活。與此同時,在距離鄭州大學老校區12公里外的馬李庄,發生了一起盜竊案。

金水區法院刑事判決書顯示,被告人“胡紅岩”的戶籍信息和胡紅岩完全相同。

這一年,正在考研的胡紅岩身高158cm,不到110斤,圓臉,留着齊瀏海,眼睛細長,帶近視眼鏡。而另一個“胡紅岩”在看守所羈押時留下的資料顯示:身高166cm,大眼睛,圓臉,寬肩,皮膚偏黑。

在得知自己在公安系統中留有犯罪記錄前,胡紅岩過着平靜的生活。雖然出生於普通農民家庭,但父母將姐妹倆送入了大學。她考上了北京科技大學的研究生,後來結婚生子。

2013年7月,她入職新鄉市某環保科技諮詢有限公司。工作之餘,她決定為公務員考試做準備。在參加一級建造師考試時,她入住鄭州市玉龍鎮預訂的賓館,剛來到房間,警察就找上門以“犯過事兒”為由讓她走一趟。

胡紅岩這才知道,在公安系統里,自己有兩起違法犯罪前科記錄。第一起案件中,“胡紅岩”被鄭州市嵩山路派出所治安拘留。另一起則是盜竊刑事案件,柳林派出所經辦。

胡紅岩被告知,要想證明自己不是涉案的“胡紅岩”,必須找當年受理案件相關警方刪改信息。胡紅岩中途棄考,直奔嵩山路派出所和柳林派出所。

警方採集了胡紅岩的指紋和DNA後,承諾一旦比對出結果,會依據真實情況刪除不實記錄。但直到2014年5月初,她到鄭州參加環境影響評價工程師考試,進站檢票時再次遭到警察攔截。

懷着六個月身孕的胡紅岩在警訊室內解釋半天,鐵路公安回復:“那你拿着證據消除記錄我才能信你。”被放出來時,火車已開走近一小時。

此後,她坐高鐵時再次被查。她向鄭州市公安局、河南省公安廳、鄭州市紀委、鄭州市信訪局等多個部門寄材料、打電話,沒有相關部門給過她明確回應。

派出所方面稱,“也向省廳打了十來次報告了”,都沒了下文。鄭州市公安局柳林分局稱:“關鍵是案件從胡紅岩身上刪除了,不就等於盜竊案不存在了,誰來擔負這個責任呢?也不符合程序嘛。”

一張“違法犯罪人員信息修改所需材料”顯示,第三條要求提供(雙方)戶籍信息,即要有假“胡紅岩”的真實身份信息。

為了找回清白,胡紅岩向法院申訴,希望由法院出具新的裁定書,證明其沒有犯盜竊罪,然後拿着新的裁定書去找公安局消除不實犯罪記錄;而法院認定,必須先由公安機關開具作案人“胡紅岩”不是胡紅岩本人的證明材料,並消除胡紅岩不實案底,法院才會出具新裁定書。

五年來,警方一直以假冒者“找了”,“快出現了”,“就要找到了”敷衍胡紅岩。胡紅岩不只生活偏離了軌跡,而且深陷冤枉的痛苦。

真假胡紅岩案引起各方關注。有網民表示:“按照現在的科技水平,查一個人有那麼難嗎?”“警察這是不負責任,為了應付,找不到假的,結不了案,警察就是失職,抓個真的充數。”

還有網民表示:“是怕黑蓋子被揭開引發窩案,關鍵阻力是當年的辦案人員中肯定位居高位,竭力阻止翻案!中國官場被這些齷齪佔據,實在可悲!”

有評論說,因為個人信息泄露而導致公民利益受損的情況,並不鮮見。中國銀聯日前通過大數據分析稱,電信詐騙案、冒用他人銀行卡、網絡消費詐騙等,其中超過90%是由於個人信息泄露引致。“如果依然聽任個人信息瘋狂泄露,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胡紅岩。”

江蘇省蘇州市一位網民表示:“說實話,社會上的很多戾氣和潛藏的暴力都是由於類似事件一點點積累起來的。(一個社會)公信力、權威、公平正義的建立漫長而遙遠,而崩塌只在瞬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