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如影:從古代暴君「射天」看當今中共「拜魔」

中國古人“每事俱是敬天畏天”,對於“射天”,別說去做,僅只想一想都是對上天的大不敬。但《史記》中的確記載了兩個暴虐的古代國君“射天”的故事。一個是商紂王的父親帝乙(武乙)因射天被暴雷震死;一個是戰國時宋國最後一個國君宋康王,他因射天最終身死國滅。司馬遷對兩個故事的描述都比較簡略,明清小說以演義的形式對故事內容加以充實,申明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的規律,以勸善止惡。

武乙因射天被暴雷震死

武乙即位時,東部和北部的少數民族頻繁侵擾,人民不勝其苦,武乙不去征討,也不整飭朝綱,是個昏君。

武乙無道,群臣有談及敬天勸民者,他啞然笑道:“我使喚我的百姓,他們就該擁戴我,我隨便可以決定他們的生死。你說敬天,我乃天子,天下只有我一人為尊。我聽說有天神,天神那麼多,難道個個都比我強?超過我的,不過只一個玉帝。”群臣道:“先王成湯有云:‘肆台小子將天命明威’,又曰:‘敢昭告於上天神後,每事俱是敬天畏天。’”武乙又啞然笑道:“你們都說我應敬天,天神一定是有思維的,手段也必高過我,我與天神比試手段,讓你們百官看看我的能耐。”

武乙於是命匠人造一木偶人,高八尺,穿上衣服,抬到殿上。叫內官捧過賭博用的雙陸盤來,命一內臣代替天神賭輸贏。武乙仰天道:“你是天神,手段必然高過我。你要是賭贏了,是你天神高過我。若賭輸了,是你輸給我,還得算我厲害,你也得聽我號令。”於是,武乙與那木偶“天神”賭了幾局,“天神”果然輸了。武乙令代天神賭博的內臣跪在階下,道:“你是天神,畢竟有天大的手段,一個小小雙陸兒都比不過我,枉作天神。”喝令斬首。內臣聞說將他斬首,大呼:“我不是天神,王命我替天神賭博,為何殺我?”武乙笑曰:“你代他賭,你便是天神一路人。天神保護你,那一定殺不死你。”內臣又呼曰:“世上哪有殺不死的人?”武乙不聽,喝令武士把那個內臣推出朝門斬了。

武乙又問群臣:“你們看到天神了嗎?”群臣都低首不言。武乙道:“你們都親眼看到天神比不過我,被我殺戮羞辱,你們還不承認!”喝令武士每人賞他一下銅錘。群臣大驚,一齊跪下,道:“王勝天。”武乙大悅。

武乙又琢磨弄個手段欺瞞眾人,顯示他的本事。於是密令一內臣作一薄薄皮囊,囊內盛豬羊等血,造下兩個白羅鷂風箏綁在皮囊兩邊。風箏系兩條白絹繩,命內臣藏在高台上,將風箏乘風夾皮囊吹上空中。那白羅鷂風箏在空中與白雲無異,地上的人看不見皮囊。武乙對群臣道:“我前日與天神賭博,天神不勝我,殺的還只是替身內官,不稀罕。如今我要射天,怎麼樣?”群臣又低頭不言。

武乙見群臣不言,大怒道:“你們與我作對,偏袒天神是不是?我便射兩箭給你們看看。”於是朝着皮囊,連發三箭。箭穿囊破,只見空中有血滴下地來。武乙大呼:“手段如何?這天卻不被我射出血了。古來至今有我這等威武的嗎?”群臣中也有一分曉得的,暗地叫聲“欺天無道”。那不曉得的,唬得遍身汗流,思量:“難道真有過往的天神中了箭?”

武乙見群臣驚疑,怕看出他伎倆,即發駕回朝。道:“汝眾人乃凡夫俗子,看不見天神;惟朕看得出,所以認定射之矣。”

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更何況武乙如此狂悖射天殺神,哪能沒有報應?

城隍土地見武乙如此邪惡,立即報告天帝,天帝大怒,即令五方蠻雷速速擊死武乙。

一天,武乙帶文武數十員、軍校數千人,架弓搭箭,驅犬放鷹大獵於河渭之間。那五方蠻雷領了玉帝旨意,早同風伯、電母待武乙來於渭水之陽。武乙正於河渭驅鷹捉兔,天正時午,麗日當空。忽然天上陰雲布合,狂風驟起,電閃雷鳴。武乙在馬上坐不穩,猛聽得半空一聲霹靂,武乙翻身落馬。空中有人道:“武乙逆天罪大,死於非命。”半晌,雲斂風和,天氣清朗。眾文武定睛看時,但見武乙頭髮散亂,被雷震死,跪在沙灘。背上有硃批十六個字:

侮弄天神,污血射空。法犯雷震,永墮陰中。

眾臣看見,各皆大驚,正欲收屍歸葬,雷又大作,眾臣駭散,復批十六字云:

天地無私,報應分明。示眾三日,方許殮殯。

眾臣見天雷批示,不敢有違,只候至第三日,同太子太丁收屍回宮殯葬。武乙在位四年,而被雷震死。時人都道射天者惟武乙,故雷之震死者,亦惟武乙。

宋康王射天,滅國亡身

宋康王名偃。生有異相,身長九尺四寸,面闊一尺三寸,目如巨星,面有神光,力能屈伸鐵鉤,於周顯王四十一年,逐其兄剔成而自立。

立十一年,國人探雀巢,得卵已破殼,中有小鸇,以為異事,獻於君偃。偃召太史占之,太史卜卦後奏曰:“小而生大,此反弱為強,崛起霸王之象。”偃喜曰:“宋太弱了,寡人不興之,更望何人?”乃多選壯丁,親自訓練,得勁兵十萬餘,東伐齊,取五城;南敗楚,拓地三百餘里;西又敗魏軍,取二城;滅滕,占其地。

因遣使通好於秦,秦亦遣使報之,從此宋自稱強國,與齊、楚、三晉相併,偃遂稱為宋王,自謂天下英雄,無與為比。欲速就霸王之業,每臨朝,輒令群臣齊呼萬歲,堂上一呼,堂下應之,門外侍衛亦俱應之,聲聞數里。

見人尊敬天地,乃以革囊盛牛血,懸於高竿,挽弓射之,弓強矢勁,射透革囊,血雨從空亂灑,使人傳言於市曰:“我王射天得勝。”欲使天怕他;又往往拿錘或鞭子打地,欲使地懼他;見人多事鬼神,又焚滅祠廟裡的神像,欲使鬼神服他。

又為長夜之飲,以酒強灌群臣,而陰使左右以熱水代酒自飲,群臣量素洪者,皆潦倒大醉,不能成禮;惟康王清醒,左右獻諛者,皆曰:“君王酒量如海,飲千石不醉也。”

又多取婦人為淫樂,一夜御數十女,使人傳言:“宋王精神兼數百人,從不倦怠。”以此自炫。

群臣見宋王暴虐,多有諫者,宋王不勝其冒犯,乃置弓矢於座側,凡進諫者,輒引弓射之,曾一日間射殺景成、戴烏、公子勃等三人,從此舉朝莫敢開口,諸侯號曰“桀宋”,謂其殘暴。

齊湣王約楚、魏共攻宋,乃為檄文,列舉桀宋十大罪:

一、逐兄篡位,得國不正;

二、滅滕兼地,恃強凌弱;

三、好攻樂戰,侵犯大國;

四、革囊射天,得罪上帝;

五、長夜酣飲,不恤國政;

六、奪人妻女,淫蕩無恥;

七、射殺諫臣,忠良結舌;

八、僭擬王號,妄自尊大;

九、獨媚強秦,結怨鄰國;

十、慢神虐民,全無君道。

經過幾番爭戰,縱然宋王驍勇善戰,因其不施善政,百姓不附;不恤士卒,兵心渙散;結果眾叛親離,一敗塗地。窮途末路之時,逃至溫邑,為追兵所及,宋王自投於神農澗中不死,被軍士牽出斬首。齊、楚、魏於是共滅宋國,三分其地。正是:暴虐身應死,射天國必亡。其餘還可救,惟此沒商量。

中共高層集體拜魔鬼馬克思,其鬼話、鬼行、鬼態之邪,不在“射天”之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書中稱:共產黨殺的是什麼?共產黨要與天斗,與地斗,與人鬥爭,所以是殺天、殺地、殺人。

殺天——以“無神論”的名義殺掉對神佛的信仰,為“無神論”開道;

殺地——以改造山河的名義踐踏自然,破壞環境,實踐“無神論”無法無天的“大無畏”;

殺人——殺同黨,把滿足不了黨邪惡要求的成員清洗掉,以強化提煉黨性的邪惡;有針對性地殺精英,殺掉那些對實施邪靈計劃有阻礙的人,包括作為文化傳承者的社會精英;漫無目的地濫殺,挑動群眾斗群眾,為的是營造和維持那個殺氣騰騰的恐怖場。

《九評》揭示了共產黨的邪教和邪靈本質,《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曝光了馬克思成魔之路,並揭示共產主義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使百年紅魔害人的手段、流程、路線、目的昭然於世,無處遁形。

所謂“法輪功動向”是中共所有敏感神經中綳得最緊的那一根,中共高層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從“內參”中看到《九評》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對於這兩本奇書,作為個體黨員來言,可能有善的、正面的回應,也可能有惡的、負面的回應。但作為中共組織而言,它的回應一定是惡的、負面的。祭拜馬克思應劫而生200周年,就是在馬教義這灘冰冷的死灰中再次煽動陰風邪火,無疑是中共對《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最惡毒的回應。對於看過《九評》了解真相的人而言,中共拜魔只是一場醜惡的鬧劇,但是對於多年封閉信息環境下被中共洗腦的人而言,這種拜魔導向會使他們更加不分善惡難辨是非。在未來天滅紅魔的那一霎那,他們的處境是最讓人擔憂的。

相較於古代暴君“射天”之惡,中共拜魔之邪更應促使世人在沉淪中警醒:

其一,暴君射天是個人輕狂暴虐的行為,中共拜魔是集體躁狂,並極力將此躁狂傳染給全人類,裹脅式迫使每個人對其鬼話、鬼行、鬼態主動擁護或被動附和。

其二,暴君射天至少承認宇宙間有天神的存在,中共拜魔鼓吹無神,是連天神存在本身都否定的,拜魔與否定天神之間,是互為因果的關係。

其三,暴君射天至少是出自其個人對人神較量的主觀判斷,儘管這種判斷是驕狂自負的,而中共參與拜魔者個體是連馬克思的歪理邪說本身內容是什麼都不願去琢磨判斷的,是把拜魔形式當咒語、保佑其邪惡政權繼續大行其道而已。

其四,射天是暴君對其個人能力的炫耀,中共拜魔錶達的則是權欲熏心者對暴力和謊言的痴迷,和對失去權力的恐懼,其表面的高喊自信恰恰呼應其內心的真實怯懦。

其五,射天是暴君一時一事的惡行,拜魔者卻牽連到一千年前的古人,痛恨古人不“殺天”(即所謂“馬克思是千年第一思想家”);發誓沿拜魔的邪路走到底(十八大報告中的原話“絕不走改弦更張的邪路”,其本義即“走絕不改弦更張的邪路”)。

其六,暴君射天,其報應只落在暴君個人身上,而中共拜魔,在紅朝解體的時候,報應會落在每個曾經發誓拜紅魔的個體身上。中共幾十年洗腦宣傳,流毒廣布,受蠱惑利誘者何其多也!

願包括拜魔者個體在內的每個有緣人都能,看清中共拜魔之丑之惡之邪之毒,快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快快三退,天滅紅魔時千萬不要做它的陪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