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那些年近半百出國做站街女的中國大媽們……

在國外“站街”的中國女子(圖片來源:網絡)

上周五下午4點左右,美國紐約警方來到位於哈帕克(Hauppauge)Motor Parkway901號的皇家Spa(Royal Spa)進行搜查,逮捕了4名華裔女子。

這4名華裔女子被控未獲授權從事專業活動,其中三人還被控賣淫罪名。此外,Islip鎮火警部門也向該按摩店發出多個違規令及傳票。

英文相關報道(圖片來源:截圖)

據報道,從1990年代起;一批批大陸的“徐娘”以偷渡、旅遊、商務考察等方式大舉進軍美國。對於這批以“賣淫”為職業的“徐娘“,紐約華人給她們的雅稱是“找飯票”的或“送外賣”的。

“徐娘”按華人定的標準,是指非黃花閨女、已邁入中年的女子。大部分都有過婚姻,也許有過兒女的婦人。據悉,她們中很多人做這一行是為了給國內的兒子買婚房。

近年,大陸的“徐娘”一波又一波登陸美利堅,短短的3-5年,美國的賣淫行業,尤其是華人集中的幾個大城市,華人幾乎佔據了整個賣淫市場的80%以上。

“徐娘”們透露,早先,她們每月有3000美元的收入,最好的月入可達3萬美元,她們不太求身份,只在乎“美金”。她們說,一般來美國3-4年,回中國時有百萬身價的,100%是賣淫所獲。這一行,以前福建人多,後來以東北人為主,現在全國各地的人都有。

電影《下海》劇照(圖片來源:截圖)

2017年,比利時導演奧利維耶曾拍攝了一部電影《下海》。這部影片講述的是在法國做站街女的中國女人,更確切地說,是東北女人。

上世紀90年代,中國東北部地區發生了一場很多人生活軌跡中的滄桑巨變——老工業基地國企改革,成千上萬的人失去了飯碗。

工作沒了,娃還要照常吃飯上學,日子還要繼續過下去。這種時候,聽到中介說去法國當保姆能掙大錢,只是每天照顧下老人做點家務,誰會忍心拒絕呢?

於是,許多東北女人懷揣着掙錢的嚮往前往法國。她們帶着或籌或借來的錢,輾轉來到異國他鄉。她們身上,除了全部的家當,還有對無限陌生的彷徨。

到達目的地後,她們才懂得什麼叫理想與現實,保姆的工作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好做。而且,當她們忍辱負重地幹了一個月,卻被華人中介告知工錢要被無故扣掉一部分,甚至可能連一半都拿不到的時候,她們或許就已經設想:如果有一個行當能做完了就拿錢,還不被扣錢,她們一定不會做保姆。

於是,她們中很多人選擇了可以日賺1000歐元的行當——站街。兩年前,在巴黎大約有2500個東北女人在做這個行當。

電影《下海》劇照(圖片來源:截圖)

但他們遇到的客人,大多是法國社會的底層,或是非法移民。這就意味着,暴力與不公在所難免,有時甚至還會有生命危險。

2012年8月,在巴黎站街的胡某被一位偷渡到巴黎名叫奇亞德的嫖客殺死,這位56歲的女性,在國內還有一個女兒。

2013年11月,聖蓋博市一處住所內,45歲的陳某被發現死在寓所中,屍體狀況慘不忍睹——面部和頸部都被繩索纏繞,面部已經完全扭曲,而兇手至今未抓到。那時陳某的兒子還在國內上學,丈夫的身體不好,她想來國外賺錢供孩子把大學上完。在國外賣淫是和她的死訊是一起傳回國內的,他的丈夫和兒子都以為她在國外的超市打工、給人做做保姆。

電話中的陳某永遠報喜不報憂,每個月都給家裡寄錢。

“媽媽辛苦了一輩子,到那時就該是兒孝順時候,讓我享幾天福”,她曾這樣對兒子說,但她期待的天倫之樂,終究是沒有到來。

人們不明白她們有的是被黑中介騙到國外的,還有的是懷揣夢想來到發達國家,但更多時候,她們承擔著家裡所有的經濟來源,要供養老人、養育子女……在父母的醫藥費、子女着急要交的學費面前,她們的自尊一文不值。

沒有人想人到中年還要出去賣,只是生活不會理人的意願,它只是自顧自地向前走,從每一個“低端人口”的身上碾過去。我們嘲笑這些中年大媽出國賣淫,但誰也不知道她們的生活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網友評論:

@patronleo:“幾十歲做了這一行,十之八九是生活所迫,她們用屈辱和玷污自己的身體,並非為了給自己換來奢侈放縱的生活,更多的是將錢寄回國了。”

@無畏:“給中國的房價害的。”

@真話難聽:“很多年了,逼良為娼的社會!”

@老胡:“厲害了,我的國!……最可恨的是國富民弱!……無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