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北大校長道歉信和懟林校長的跟信

如其他答案提到的,校長說他的重要講話都是自己寫的,但實際情況是,在念到‌‌「鴻鵠之志‌‌」時他卡了一秒,然後才念錯。稍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來,這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寫的,而且講話之前都沒仔細看過。誠信是學校教育應當培養的重要品格,無論搞學術還是從政經商,誠信都是一個基礎。校長帶頭撒謊,對學生會有多麼惡劣的影響?

5月5日北大校長林建華就鴻鵠讀音進行了回應。下文轉自北大未名BBS,原題為《致同學們》。

親愛的同學們:

很抱歉,在校慶大會的致辭中讀錯了‌‌“鴻鵠‌‌”的發音。說實話,我還真的不熟悉這個詞的發音,這次應當是學會了,但成本的確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這個錯誤會使很多同學和朋友失望,覺得作為一個北大校長,不應該文字功底這樣差。說實話,我的文字功底的確不好,這次出錯是把這個問題暴露了出來。

上中小學時,正趕上文革,教育幾乎停滯了。開始的幾年沒有課本,後來有了課本,也非常簡單。我接受的基礎教育既不完整、也不系統。我生活在內蒙古的一個小農場,只有幾十戶人家。現在人們很難想像當時的閉塞狀態,農場離縣城幾十公里,距離雖不能算遠,但乘馬車要一整天時間。當時不但沒有現在發達的互聯網,連像樣的書都很難找到。最近,我剛出了一本書《校長觀念-大學的改革與未來》,其中還提到了當時的情況:

‌‌“文化大革命開始時,我小學五年級,幾年都沒有課本,老師只是讓我們背語錄和老三篇。十幾歲時是求知慾最強的時候,沒有其他的書,反覆讀毛選和當時一本幹部培訓用的蘇聯社會主義教程。我的中國近現代史知識,最初都是通過讀毛選和後面的注釋得到的。《矛盾論》和《實踐論》當時都讀過,中學政治課又學了一遍。一分為二、對立統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這些概念都滾瓜爛熟,也深深影響了我們這一代人的思想觀念。‌‌”

我很幸運,77級的高考語文考試作文佔了80分,詞句和語法只有20分,否則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我只是在考試前的幾天,讀了一本語法方面的書,剛剛知道什麼是主語和謂語。語法概念不清,上大學之後學英語也多費了很大的勁。

我寫這封信,告訴大家這些,並不是想為自己的無知或失誤辯護,只是想讓你們知道真實的我。你們的校長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也有缺點和不足,也會犯錯誤。另外,我還想告訴大家,我所有重要講話,也包括上面提到的那本書,都是自己寫的,其中的內容和思想都是我希望大家了解的。

我是會努力的,但我還是很難保證今後不會出現類似的錯誤,因為文字上的修煉並非一日之功。像我這個年紀的人,恐怕也很難短時間內,在文字水平上有很大的進步了。

真正讓我感到失望和內疚的,是我的這個錯誤所引起的關注,使人們忽視了我希望通過致詞讓大家理解的思想:‌‌“焦慮與質疑並不能創造價值,反而會阻礙我們邁向未來的腳步。能夠讓我們走向未來的,是堅定的信心、直面現實的勇氣和直面未來的行動。‌‌”

再次致以歉意!

熱愛你們的校長,

林建華

知乎作者:通吃島島主

315人贊同

體現出的最大問題就是:道德敗壞

首先是撒謊,而且是專門寫一封道歉信來撒謊。

如其他答案提到的,校長說他的重要講話都是自己寫的,但實際情況是,在念到‌‌“鴻鵠之志‌‌”時他卡了一秒,然後才念錯。稍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來,這根本不可能是自己寫的,而且講話之前都沒仔細看過。

誠信是學校教育應當培養的重要品格,無論搞學術還是從政經商,誠信都是一個基礎。校長帶頭撒謊,對學生會有多麼惡劣的影響?誠然,走入社會後,很多人為了各種現實的因素習慣於滿口胡話,但在學生面前你好歹有點良知吧?答曰,一點也沒有。

2.其次是胡亂甩鍋、推卸責任。

什麼都能往文革身上甩。更過分的是,通篇都在用文革來解釋自己為啥讀錯,結果最後來了一句‌‌“並不是想辯護‌‌”,簡直是剛當完BIAOZI,立刻就立個牌坊。

另一方面,他這個鍋甩得十分可疑。家中也有長輩是文革前後念的中學,當時的文言文數量可能確實較少,但是《狼》《捕蛇者說》《陳涉世家》都絕對是在語文課本中的,甚至有位長輩至今都背得滾瓜爛熟。

因為這些篇目表現古代勞動人民的勇敢、鬥爭、反抗精神,或是被壓迫的悲慘生活,正符合階級史觀。我那位長輩很喜歡語文課,因此至今記得真切。即使林校長不喜歡文學,‌‌“燕雀安知鴻鵠之志‌‌”‌‌“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總還是有印象吧?

所以這個甩鍋很可能又是在撒謊。這個謊話出現的頻率,真的是堪比我頭像啊……

相比之下,認識水平的低下都不算是什麼問題了。‌‌“質疑不能創造價值,反而阻礙我們邁向未來的腳步‌‌”,這種NC的話都講得出來。

你豈不知馬克思的座右銘就是‌‌“懷疑一切‌‌”(De omnibus dubitandum)?在馬克思的200周年誕辰,講出‌‌“質疑不能創造價值‌‌”,你是故意和中央唱反調吧?

也可以歸為‌‌“兩面人‌‌”一類吧?

這種人,一無道德,二無文化,連政治立場都不是馬克思主義的。怎麼當上鵝城TOP2之一的怕坑大學的校長的?

知乎作者:荒桑

530人贊同

補充一下,我說稿子‌‌“大概率可能不是‌‌”校長寫的,是因為之前被杠精們懟怕了,所以給自己留點餘地。不過看見評論里大家都覺得稿子不是他寫的,沒有人攻擊我,我真是喜出望外️️️

我覺得吧

1讀錯一兩個字沒什麼

2.林校長發言說到鴻鵠的時候,有1秒多的停頓,很難相信這篇稿子真的是他寫的。

3.一邊說自己道歉真誠,一邊把一些責任推給時代。我個人並不覺得道歉是真誠的。

4.關鍵是我身邊的同學大多轉發票圈,說林校長有學者風範,說他很真誠說他們自己很感動。犯了錯誤承認錯誤,這麼習以為常的事情,只是發生在了位高權重者的身上,北大的同學就很感動哦,我覺得背後的邏輯很臟。我覺得接受他的原諒,可以。過份拔高,不行。

5.我不明白這件事有什麼好質疑的,讀錯一個字不代表林校長沒有資格做校長,讀‌‌“鴻鵠‌‌”卡殼,說明他大概率(也不能說一定)提前沒有看過稿子。這個配合著他在道歉中說是自己寫的稿子就不光彩了。

6.其實我對這件事不是很感冒,但是身邊好多同學都沉浸在對危機公關和道歉裏面最後一句(我認為很愚蠢)的雞湯里無限的感動之中,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7.真正讓我們走向未來的,有質疑,有恰當的焦慮,更會有堅定的信心,直面現實的勇氣和直面未來的行為。但是後面一句話的意思不是說在網上把讀錯字的視頻給封了。。。北大這幾年做的事情,很抱歉我看到過的都是‌‌“維穩‌‌”‌‌“封禁‌‌”,甚至不惜恐嚇同學和家長。我不認為這樣就是直面問題、面相未來。自己做了太多陰暗的事情,還能覥着臉說別人的質疑和焦慮沒有價值。。。我可以罵人嗎?

8.如果校長的稿子是別人代寫的,希望寫稿子的人不要為校長的錯誤買單。

9.我也會犯錯誤,你覺得我不對就說服我,我很樂意改正我的錯誤。不要進行人身攻擊。如果你可以輕易原諒校長的錯誤,也不會只因為我身份低一些就惡言相向,對嗎?

10.從4月到目前為止,我覺得學校發生的這些事情很臟,我挺不屑但又有一些悲傷。

一位北大學子的回信:

親愛的林校長:

很開心,看到你的道歉信。寫的懇真實。

但我有幾點看法:

1,你既然承認文化少,水平低。

請讓位。

才不配位,是一種恥辱!

不僅僅是你的,還是北大的,北大學生的,全中國人民的,恥辱。

2,你的思想是什麼?

北大,建立之初,就有蔡元培先生提出的:兼容並包,思想自由。

林校長,你的思想是什麼呢?

岳日斤之事,餘溫未了,估計她還處在膽戰心驚。

在你的管理之下,北大差一點再一次出現林昭一樣的悲劇。

你有什麼臉面說要我們理解你的思想?

3,焦慮和質疑不能創造價值?

看看,你果然水平很低,人類有了焦慮和質疑才可以產生真理。

如果沒有焦慮和質疑,人類還在山洞裏,在樹上,在大海中。

只因為覺得不安全,不合適,不方便,有了焦慮和質疑。

才會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如果不質疑,太陽還是宇宙中心,地球也是宇宙中心。

甚至,地球是個烏龜背上的盤子。

人類的進步,都是基於焦慮和質疑。

只有焦慮和質疑,才會讓個體,民族,國家,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4,就目前來看,你辭職是最佳選擇。

你自己也說了,這麼大歲數,很難短時間高。

那麼,就辭職吧。

給自己保存尊嚴,給北大保留顏面,給中國人留一點念想。

雖說,你比謝靜宜水平高點。但是,也已經成為笑料。人生難處,不是挺身而出,而是抽身而退、前者需要勇氣,後者需要智慧。

林校長,辭職吧,對你對北大都有好處。

你的學生

2018.05.05

延伸閱讀佚名:北大校長洋蔥道歉信

親愛的同學們:

我又來道歉了,對之前的道歉信做一個二階道歉。

在第一封道歉信中,我說‌‌“焦慮與質疑並不能創造價值,反而會阻礙我們邁向未來的腳步口能夠讓我們走向未來的,是堅定的信心、直面現實的勇氣和直面未來的行動。‌‌”

這句話引發了不少批評。說實話,我還真的不熟悉‌‌“質疑‌‌”有什麼‌‌“價值‌‌”,這次應當是學會了,但成本的確是太高了一些。

我想,我的這個錯誤會使很多同學和朋友失望,覺得作為一個北大校長,不應該批判、求真精神這樣差。說實話,我的批判、求真精神的確不好,這次出錯是把這個問題暴露了出來。

我上中小學時正趕上文革,教育幾乎停滯了。沒有現在刪帖、封號的局域網,我們那時候直接扇臉、滅口,有批判、求真精神的差不多都死光了。最近,我剛出了一本書《校長觀念大學的改革與未來》,其中還提到了當時的情況:

‌‌“文化大革命開始時,我小學五年級,幾年都沒有課本,老師只是讓我們背語錄和老三篇。十幾歲時是求知慾最強的時候,沒有其他的書,反覆讀毛選和當時一本幹部培訓用的蘇聯社會主義教程。我的中國近現代史知識,最初都是通過讀毛選和後面的注釋得到的。《矛盾論》和《實踐論》當時都讀過,中學政治課又學了一遍。一分為二、對立統一、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等等,這些概念都滾瓜爛熟,也深深影響了我們這一代人的思想觀念。‌‌”

我很幸運,77級高考不考批判、求真精神,否則我可能就考不上北大了。

我寫這封信,告訴大家這些,並不是想為自己的無知或失誤辯護,只是想讓你們知道真實的我。你們的校長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也有缺點和不足,也會犯錯誤——我知道這句話也很招黑,畢竟也沒人把我錯當成完美的人。

另外,我還想告訴大家,我在第一封道歉信中說了謊,校慶講話稿並不能算是我自己寫的,至少‌‌“要立志,立鴻鵲志‌‌”這句,是從習總書記前兩天在北大座談會上的講話中copy的。不要問我他當時是怎麼念的,也不要問我是不是沒有認真聽,不要問,不要說,一切盡在不言中,這一刻,偎着燭光讓我們靜靜地度過。

我是會努力的,但我還是很難保證今後不會出現類似的錯誤,因為批判、求真精神的修煉並非一日之功。像我這個年(地)紀(位)的人,恐舊也很難短時間內,在批判、求真精神上有很大的進步了。

真正讓我感到失望和內疚的,是我的這個錯誤所引起的關注,使人們忽視了瀋陽事件引發校園性騷擾、領導包庇、學校推誘責任、刪帖封號、鎮壓合理訴求學生等一系列問題。我個人的職業是短暫的,北大的制度是長久的,我希望大家還能繼續關注那些更有意義的話題,繼續鞭撻我們。

再次致以歉意!熱愛你們的校長,

林建華一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網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