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鄧學平:北大校長林建華為讀錯字致歉了 但他的致歉信合格嗎?

很多人為林校長的致歉信叫好。但我要說:對不起,林校長。致歉行為本身凸顯了您學者身份值得尊敬的一面,但致歉信的內容並不合格。這次您犯的錯誤更大,更加讓人難以接受和原諒。因為讀錯字說到底只是一個小錯誤,隨時可以補正,而價值觀和方法論則是根本性、全局性的。

堂堂北大校長,一國文脈中樞的掌舵人。把初中生都知道的“鴻鵠之志”讀成“鴻浩之志”,確實太過諷刺,難以接受。

意外的是,今天,北大校長竟然勇敢的站出來公開致歉。林校長稱“不想為自己的無知或失誤辯護”,強調自己“並不是一個完美的人”。相對於學養和知識上的一處錯漏,林校長的坦率和誠懇還是值得肯定。尤其在當下體制內,應屬難得。

不過,等看完林校長致歉信的最後一段,才發現問題又來了。這個錯誤比讀錯字更加嚴重,更加難以接受。

林校長聲稱:“焦慮與質疑並不能創造價值,反而會阻礙我們邁向未來的腳步。能夠讓我們走向未來的,是堅定的信心、直面現實的勇氣和直面未來的行動”。

眾所周知,思想的本質就是批判,科學的原動力恰恰就是質疑。沒有質疑,陳見就會成為真理,熟視定會無睹。沒有質疑,歐洲走不出中世紀;沒有質疑,牛頓發現不了萬有引力定律;沒有質疑,愛因斯坦提不出相對論;沒有質疑,馬克思也根本無法形成系列學說和理論。

質疑本身的確不會創造價值,但質疑能引領和激發價值創造。邏輯上而言,也是先有質疑,後有創造。沒有質疑,簡單的照葫蘆畫瓢,簡單的機械重複即可,根本無需創造。可以說,質疑才能打開人類命運的進步空間,人類社會取得的一切文明進步都始於質疑。

作為學者,說出這樣脫離科學常識的話,讓人跌破眼鏡。林校長如果沒有質疑,我們會好奇他個人怎樣開展學術研究?寫論文就是為了強調既有理論的正確嗎?北大如果沒有質疑,我們會好奇其怎樣建設一流大學?所謂一流大學的一流,不正是一流的問題意識和一流的批判思維能力嗎?如果只有肯定、附和,北大和南翔技校又有何區別?

如同華東政法大學劉紅教授所言:“他在對質疑的認知問題上犯的錯誤要比讀錯字更嚴重。涉及教育理念、科學家的基本素質。培養學生批判性思維是一個民族一切領域得以創新發展之根本啊!世界上哪個一流法學院不宣稱自己培養學生批判性思維的能力?更何況科學?”

當下中國,正處於社會轉型的複雜敏感期。非常理解有關部門不希望“質疑”不加約束,導致治理失控。也非常理解站在北大校長的位置上,存在艱難的立場選擇。更加理解,質疑本身需要基於理性和科學精神,不能簡單的為質疑而質疑、為反對而反對。不過,北大校長公開發文貶低質疑的價值、扼殺學生乃至公眾的批判思維,是否已經突破了教育最基本的底線?

很多人為林校長的致歉信叫好。但我要說:對不起,林校長。致歉行為本身凸顯了您學者身份值得尊敬的一面,但致歉信的內容並不合格。這次您犯的錯誤更大,更加讓人難以接受和原諒。因為讀錯字說到底只是一個小錯誤,隨時可以補正,而價值觀和方法論則是根本性、全局性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財新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