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短到極致的微小說 卻動人到極致!

某日,看到一篇有關母親的文章,兒子很感動便打電話回家

第一次和媽媽說了一句,我愛你媽媽。

母親那頭笑着說了一句,說吧要買什麼要多少錢?

兒子說,什麼也不要,只是想你了。

母親急忙問,怎麼了?出什麼事了?不要想不開

兒子一再解釋,最終母親勉強相信。

掛掉電話,兒子淚流滿面。

那天我接到一個小女孩的電話。她興奮地喊我爸爸,說她和媽媽都好想我,問我什麼時候回家。

我安慰她說,我很快就會回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她不停的打電話催我回家。我無奈的說,你打錯電話了,掛掉了電話。於是她再也沒打過來了。

後來我打電話給她,她媽媽告訴我,她得了白血病,已經在醫院去世了。

電話裏面「sorry,this is a wrong number.please check up and take thetelephone number again~~~~(對不起,您撥打的號碼有誤,請查證後再撥)」;

電話外面「孩子,你為什麼每天都說外語,媽聽不懂,但是媽想你~~~~」

她離鄉打工,獨子豆豆交給爺爺帶。豆豆調皮,經常跟隔壁的妮妮打架。

她恨鐵不成鋼,春節回家,訓斥豆豆:「不準打架,跟媽媽去隔壁道歉!」

豆豆委屈的哭:「誰叫她罵我是騙子。」母親到了鄰居家。

一見到妮妮,豆豆攥緊媽媽的手,驕傲的對妮妮說,「哼,你看!我沒騙你吧?我也有媽媽!」

兒子:我要好吃的。

父母:好好好,買,多吃點別餓着。

兒子:我要衣服

父母:好好,買,多穿點別凍着。

兒子:我要結婚

父母看着住了半輩子的房子,再看看兒子,微笑着說:好,買房。

幾年後,兒子跪在墓前泣不成聲:我要你們。

這次他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1949年之後,有一士兵,每天早上都會凝視母親,目光溫柔。

他不與母親說話,母親也看不見他。

只是看着母親餵雞,看着母親坐在門口,偶爾一聲嘆息。

在母親入土那天,他輕輕的放下手中的望遠鏡,在海岸上,對着母親沉睡的廈門磕了一個響頭,緩緩地走回自己在台灣的家。

有人說善良是一種選擇,但我覺得,善良是一種品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正面能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