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史達:川金會在即 川普成功嚇阻中共挑釁

——川普是流氓無賴的剋星 將重建世界新次序(三)

這一切,當然逃不過川普的眼睛,由此,川普在制服金正恩的時候,一定會同時對中共下手,因為子公司必定要聽母公司的。所以,表面的朝美核武較勁,其實是中美的核武對抗,金正恩的認慫,其實標誌着中共的退縮;如果川普成功嚇阻朝鮮也就等於嚇阻了中共的挑釁。

金正恩迫於美韓的壓力下,承諾棄核武。五月份川普與金正恩將有世紀會面。圖為2017年11月川普訪韓

川普自從宣誓就職美國總統以來,一直把解決朝核問題作為其工作的中心。這個難題,也是奧巴馬親自告訴川普的頭等難題。就目前事態來看,川普和平解決朝核,大有可能,就此韓國總統文在寅和美國一批國會議員都聯署倡議川普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不過,朝核問題最後的解決,會不會不得不付諸武力,還是個未知數。我們也不應該把這麼複雜的問題能夠那麼快解決抱太大的希望。就是川普本人也一直說是個大進展,但要走得路還很長。

那麼,讓我們回過頭來,看看朝核問題的根本是什麼。

大家都知道,朝鮮核武的後台是中共,金家三代無論有多大的能耐,也很難自己獨立發展其核計划到今天的地步。而朝核本來就是中共核武計劃的一部分。所以,要談朝核武,就必須了解中共的核武計劃。

儘管中共口口聲聲說不會首先使用核武,但是,中共的核武的喀什就是其黨酋毛向世界發出核武威脅後開始起步的。

1957年11月18日,毛澤東在莫斯科舉行的全球64國共產黨峰會上發表演說時發出狂言:“我們不應當害怕戰爭。我們不應當害怕原子彈和導彈。無論什麼樣的戰爭爆發,常規戰或核大戰,我們將贏得勝利。對於中國,如果帝國主義對我們發動戰爭,我們可能損失三億人。那又怎麼啦?戰爭就是戰爭。”

當時,在場的許多大大小小共產首領聽到此言都被震驚得鴉雀無聲,唯有宋慶齡笑出聲。波共總書記Gomuka對毛澤東的發言極為反感。捷共總書記Novotny拿着咖啡直哆嗦,說“毛澤東說他準備犧牲3億中國人,那我們呢?我們捷克一共只有1200萬人,我們將在核戰後死得一個不剩,將不會有任何活人,留下來傳種接代。”

1958年,毛澤東也曾多次在各種會議狂呼,為了消滅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而實現全球性的共產主義,打核戰爭,死2/3的中國人也值得。

毛在當年5月份的黨代會上就說,“別對世界大戰大驚小怪,至多人民死一半,這在中國歷史上多次發生,死一半人口最佳;死三分之一次之”。赫魯曉夫評論毛澤東,就像一個想讓他的國家顛倒的宮庭中的瘋子,迫不及待想統治世界。

當時,毛澤東的核武瘋話,有可能是為了爭奪共產國際領導權,給所有共產黨人顯示其瘋狂和狠毒,他的瘋狂,確實超越了蘇共。

據赫魯曉夫回憶,毛澤東曾經對他說同美國打核大戰不可怕。他說如果核戰讓世界人口損失一半,但還會剩下一半,那樣帝國主義將會被全部毀滅,而社會主義還會存在……毛澤東還嘲笑尼赫魯對核戰的看法太悲觀和膽怯。

毛澤東曾向赫魯曉夫表示,社會主義世界要比資本主義軍事更強大。當赫魯曉夫回應稱,“不能再依誰有更多人來計算軍事實力,各方軍隊人數的多少,在核戰中根本沒有價值”時,毛澤東卻試圖說服赫魯曉夫相信原子彈是紙老虎。

毛是想說服赫魯曉夫發動對美國的世界大戰,他說,“聽着赫魯曉夫同志,你只需挑起美國採取軍事行動,我將派給你要多少有多少的軍隊,一百,二百,一千個師去消滅他們”。

毛還提出了讓中國與美國拚死,兩敗俱傷的戰略,他說:“我認為若帝國主義進攻中國,你蘇聯不要干預,我們自已與他們打。你的工作是生存。讓我們自已照料自已。假如你們受攻擊,我不認為你們應當反擊,而應當撤退”。

如此,毛想以犧牲中國的代價,換取蘇聯的核武技術,結果,10年後,中國在1964年10月試爆成功了第一顆原子彈,兩年後導彈核彈頭試爆成功。1967年6月試爆成功第一顆氫彈。

許多人都知道所謂核武威懾能夠保持美蘇都不敢挑起核武戰爭,但是毛的想法可能讓人匪夷所思,他願意去為蘇聯開一個責任有限中國核武子公司,與美國在核戰中互相摧毀,然後讓蘇聯與共產國際贏得世界,實現全球的共產主義。當然也許毛酋只是提出這樣的思路,最希望的蘇聯與美國打核戰互相摧毀,然後他自己坐上領導實現全球共產主義的寶座。

打核戰來戰勝美國,實現大同共產世界,一直是中共的戰略思路。2005年8月有媒體報導,中國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少將於7月14日在香港由中共外交部主辦的官方簡報會中,回答記者“如果美國介入台海戰爭,中國將如何反應?”這一問題時,朱成虎用英語回答說:“如果美國用導彈和制導武器攻擊中國領土,我想我們只能用核武器來反擊”;“所謂中國領土,包含中國解放軍所屬戰艦及戰機”;“如果美國有心干預”,“我們也有決心做出反應,中國人已做好西安以東城市全數遭到摧毀的準備”;“當然,美國也必須做好準備,美國西岸100多個或200多個、甚至更多的城市可能被中國摧毀。”對於中國威脅進行核攻擊的原因,朱成虎說,因為中國沒有能力在一場傳統戰爭中打贏美國。

中共的小兄弟金家三代,可能繼承了毛的思想和做法,在朝鮮開了一個中共的核武責任有限子公司。如此,朝鮮用核武攻擊美國,就算美國把朝鮮炸成焦土,也不會由此用核武報復真正的母公司——中共。

當然,中共利用朝鮮的目的,倒不是為了摧毀美國,而是為了把美國逼出亞洲,實現稱霸亞洲的目的。用朝鮮核武來攻擊關島、菲律賓和日本基地的美軍,更有可能,而且現在朝鮮的核武能力,可能已經到了這一步。作為回報,中共給朝鮮輸血,以保證金家政權統治的延續,並且發展其核武庫。

這一切,當然逃不過川普的眼睛,由此,川普在制服金正恩的時候,一定會同時對中共下手,因為子公司必定要聽母公司的。所以,表面的朝美核武較勁,其實是中美的核武對抗,金正恩的認慫,其實標誌着中共的退縮;如果川普成功嚇阻朝鮮也就等於嚇阻了中共的挑釁。

川普在朝核問題上的強硬政策,與其在南海和台灣問題上的強硬態度應該是一致的。當然核武畢竟是核武,不能與其它的武器相比。如果核武問題解決,中共利用第三國用核武偷襲美軍的陰謀就被破功,中共要實現其軍事上稱霸亞洲的企圖就會被迫中斷,中共在南海的軍事挑釁不久將會掩旗息鼓。因為就像朱成虎說的,中國沒有能力在一場傳統戰爭中打贏美國。而直接公開與美國打核戰,中共也絕對沒有這個膽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