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逆天而為痛悔遲49:1942——毀佛遭天譴 慘死野人山

圖49-1:河南周口鹿邑縣老君台。1938年日軍攻佔時,13發炮彈打到台上均未爆炸,日軍嚇得全體跪拜,59年後日軍老兵立碑紀念。

第四十九章1942:毀佛遭天譴,慘死野人山(下)

河南省周口市鹿邑縣的老君台,始建於漢代,故初名“升仙台”。台高8.84米,台底面積765平方米,32層台階,加上正殿前一層,恰為33層,正合道教祖師老子升33層天之說。

1938年6月1日(漢歷五月初四)上午,一部侵華日軍從安徽毫州向西進發到鹿邑縣城東的營子寨村。在離縣城牆三華里的地方,日軍望見城內有兩個高大建築,以為是防禦工事,開炮。一炮就炸碎了左邊的高樓,再炸右側高台時,連發12炮,竟然都沒爆炸。這是從沒有過的事情,日軍面面相覷,炮手也嚇得不敢再放了。指揮官氣急敗壞,親自放了一炮,又沒響!再看城中沒有軍隊動靜,就撲向高台。

日軍摸到台上,見空無一人。多發炮彈被殿牆彈落在地上,把牆打出了幾個大坑,有一枚卡在柏樹上,還有兩發在上面的薄牆穿入,一枚卡進房梁,另一枚竟然落在了老君的神龕上。當時大殿後邊有兩間小殿,其中一間存滿了黑火藥,這些炮彈只要爆炸一枚,就能引燃火藥庫,老君台就不復存在了。日軍看明之後,紛紛向老君像跪倒,全體磕頭請罪,還祈求老君保佑自己平安回家。

上個世紀80年代,一位日本老人來這裡叩拜,他告訴人們他就是當年日軍的炮手梅川太郎。以後他多次到這裡參拜謝罪。1997年,梅川和戰友在日本製作了和平方碑空運過來,四面用中文正體、簡體、日文、英文分別寫着“我們祝願世界人類的和平”,恭敬地立在老君台前。

當地人羅永年清楚地記得,當年他們在老君台上只找到了12發日軍炮彈,和梅川太郎13發的說法有出入。但是到了2002年,老君台西南角被雨水泡塌,修復時挖出來一顆同樣的日軍炮彈,完成了對神跡的歷史性證實。這枚炮彈腐蝕嚴重,不便保管,就交給縣武裝部。武裝部引爆時,爆炸力依然強勁驚人,有錄影為證。

神跡就是這樣,那是高維空間的實情,卻不能輕易在人間顯現,只能是偶爾露真容。因為鳳毛麟角般地稀少,所以十分珍貴。

還有一個與毀佛毀道相關的神跡是林彪炸廟。

圖49-2:1969年林彪派人去五台山建別墅,炸廟時的照片竟顯現出菩薩,兩年後林彪一家三口叛逃墜機。

1969年,林彪派人去五台山修建秘密別墅。來人看中了五郎廟和金剛窟的絕佳景地,下令三天內清空周圍僧侶百姓,而後調工兵爆破施工,將原廟所有塑像、建築、文物,一概就地炸毀。攝影師現場拍照,沖洗照片竟然看到爆炸煙塵中有菩薩顯靈!在五郎廟炸毀的廢墟上,建造了茅蓬山莊,林彪一家就來住過一次。1971年,林彪帶着妻兒叛逃,在蒙古機毀人亡。

上面的珍貴照片,如今就供在五台山顯通寺內。神佛如此顯靈,向近代被無神論欺騙的世人敲響了警鐘。

看到這裡也就不難明白,1942年10萬遠征軍征戰緬甸,4萬多慘死野人山,與主帥杜聿明連炸200來座佛塔的內在因果。

(接前文逆天而為痛悔遲48:1942——毀佛遭天譴,慘死野人山(中))

13.家國在召喚,陷落野人山

上一章我們講到,1942年金星守牛宿的天象之下,在緬甸戰場上演了“將軍陷魔咒”、“將軍作亂”的奇怪悲劇:中、英、美盟軍,誰當老大誰犯傻,英軍總司令亞歷山大妖言攪局,美國派來的史迪威瞎指揮打亂了戰局,中國遠征軍實際掌權人杜聿明昏招迭出,三次陷害建立奇功的孫立人,又三番暗中違抗蔣介石電令,竟然把遠征軍主力帶入野人山死地。

尋根問源野人山

野人山是喜瑪拉雅山脈的末端山地,喜馬拉雅山系在緬甸的余脈,是廣義的野人山。廣義野人山範圍較大,包括緬甸北部以及延伸到中部的大片山區。戴安瀾率200師撤退,鑽行的是野人山的東部;孫立人率新38師跋涉去印度,穿越的是野人山的西部。當時人們也這麼叫,後文我們可以看到,身處局外的錫金國王,在致詞中也是這樣鄭重闡述的。而今我們還原這段歷史,也是從宏觀上俯瞰整個廣義的野人山區。

圖49-3:1942年中國遠征軍撤退路線簡圖。

人們常說的野人山,一般是指狹義的範圍,特別是緬甸戰爭的局內人,往往把野人山在密支那以北的地區,那片最廣袤的、只有零星野人居住的原始森林叫野人山,包括胡康河谷地帶。胡康河谷,緬語的意思就是魔鬼居住的地方。

在古代,如今的緬甸地區是中國的領土。三國時期諸葛亮南征,七擒孟獲時到過這裡,設置管轄,播種文明。明太祖朱元璋,在今雲南以南的緬甸、老撾、泰國一帶設立6個宣慰司,緬甸基本都在大明的版圖之內。清朝時,緬甸又成為清朝的藩屬,後來被英國武力佔領,清政府被迫與英國簽訂不平等條約,承認緬甸為英國殖民地。

到了民國時期,狹義的野人山區還是中國的領土,後來中共巨頭周恩來為改善中共的惡劣國際形象,討得緬甸的支持,就瞞着國人,把這些地區逐次地、偷偷劃給了緬甸,這份賣國的大禮,在當時完全令緬甸意外!在《第四十一章紅朝造偽史,預言見真知》中講過,割地賣國是逆天大罪,僅次於滅佛,這些罪業不會像常人想像的那樣隨着時間而流逝,在天法中,罪業會隨着時間的推延發酵,就像前面講過的南京大屠殺那樣,都在等著最後天象下的清算。

圖49-4:狹義野人山區在民國時還是中國領土,被中共無償送給了緬甸。

魔影憧憧應天譴

從1937年日本全面侵華,到1942年民國艱難防禦,只剩下西南西北半壁江山的民國,戰略物資只夠維持3個月,全靠外援支撐,而沿海均被日軍佔領,國際援華物資只能通過滇緬公路運輸到國內。遠征軍去緬甸抗日,主要也是為了保住國際補給線,但是開戰不到2個月,遠征軍就陷入大敗的局面,蔣介石理所當然要把當時國軍最精銳的遠征軍召回國內抗日,這是家國的召喚。

上一章我們講過,如果杜聿明遵照蔣公兩次急電的指令,火速沿大路撤回國內,整個遠征軍和全套機械化裝備應能全身而退,可是杜聿明好像中了邪:先是貪財不要命,耽擱十來天搶佔英軍留下的戰略物資和緊俏商品;同時三次加害孫立人和他的新38師,把他們往死里整;而後被日軍先頭部隊斷了歸路,又命財兩不要,命令遠征軍主力穿行野人山——魔鬼居住地,表面上在聽從蔣公的命令,實際像在聽從魔鬼的召喚,在應驗當年金星守牛天象的天譴。

14.偽裝仁義救傷患,杜帥一謗孫立人

前面我們提到過杜聿明第5軍新22師第65團少將團長鄧軍林的回憶錄。鄧的回憶錄中,不但不提孫立人的救命之恩,還把第5軍對孫立人的誹謗記錄下來:“當部隊進入森林前已到了公路盡頭,發現路旁空地上有遠征軍長官部和新38師扔棄的小吉普車30多輛,還有幾輛卡車,有些汽車已被破壞。”

“有輛汽車上還有孫立人部隊遺棄的重傷患三名,其中一人尚能爬著找東西吃。軍長杜聿明看見,馬上找到正在指揮部隊撤退的廖耀湘,當面指示他派擔架隊收容這三名重傷兵,並規定任何部隊不準遺棄傷兵;所有汽車要徹底破壞,不得留給日軍使用。”

大家想想這可能么?孫立人的38師全部在他們後面掩護撤退、拚命阻擊日軍兩三個師團的追擊,怎麼可能跑到他們前邊去了?運輸汽車都被杜聿明掌控著,孫立人的傷患都得步行,撤退在前面的傷兵,怎麼可能是孫立人新38師的弟兄?

回憶錄中展現杜聿明救護傷兵的愛心,杜真是這樣高大上么?唯一走出野人山的女兵劉桂英老人這樣講:1500名傷患杜聿明沒法帶他們,自己爬山都困難,更沒法抬擔架,反而問這些傷患怎麼辦。傷患要汽油,就發給他們汽油,傷患自焚後很多日,焚燒的味道經久不散,所有路過的士兵,都自動去磕頭祭奠……誰命令給他們發汽油?誰膽敢私自給傷兵發汽油?唯有獨斷專行的杜聿明自己!

鄧軍林還說沒有看見那三個“孫立人新38師遺棄的”傷兵,是聽說的。聽誰說的?全軍都那麼說。標準口徑出自誰?顯然是親見傷患、親自處理的杜帥之口,可見杜聿明對孫立人的嫉恨。

孫立人的隊伍是怎麼對待傷患的?後面我們會看到,那真是高山仰止,在人間留下了輝煌的見證。

15.最終獲救無感恩,杜帥二謗孫立人

孫立人新38師的3個團被分割使用,完成掩護第5軍主力撤退任務後,孫師長帶着114團,反方向向南急進,趕往溫早去營救被圍困的112團。日軍萬萬沒想到新38師會殺回來,回溫早來反包圍。激戰一晝夜,日軍被擊斃800餘人,在向南潰逃的同時,派大軍迂迴到溫早北面截住新38師的回國之路,企圖南北夾擊予以殲滅。而孫立人立即率部秘密向西撤往印度。一路在森林和高山峽谷中行進,甚至晝夜在齊胸深的河流里蹚水而上,終於得以暗渡欽敦江,再次擊潰趕來的敵軍,在雨季提前到來的前一天到達印度,此時已經晝夜行軍作戰20天了。

新38師在印度歷經波折,再次獲得世界讚譽。在獲得英軍補給修整之時,孫師長得知第5軍被困在野人山還沒出來,馬上決定營救,一面偷偷派人潛入緬甸森林尋找,一面要求英方提供飛機搜救。英美根本不願意救,他們知道杜聿明的軍隊是一再耽誤才被日軍截住的,這支貪搶物資的匪軍他們根本看不起。在孫立人一再請求感化下,盟軍才開始派飛機,多次搜尋,才偶然在一個晴天發現原始森林中有人活動的蹤跡,開始空投。

孫立人得到第5軍消息後,馬上派112團周友良連長率領全連士兵及軍醫,攜帶糧食、擔架、藥品、衣服等,分路進入野人山,向緬甸新平洋方向展開搜救,並在沿途建立了多個補給站。

周友良發現友軍時,見他們個個骨瘦如柴、形同乞丐,精神萎靡,都走不動了,唯有一個坐在擔架上的大胖子,在瘦骨嶙峋的人群里特別突出,胖得嚇人,像畫中欺壓小鬼的大胖魔鬼。上前問了半天,才知道大胖子竟然是杜聿明,得病全身浮腫。趕緊用藥,然後用擔架抬着,對其他人或抬或攙,這樣一步步地救出了野人山。

當時,搜救連奉孫師長命令,只給友軍熬稀飯吃,以免這些飢餓日久的人撐死。其實,這隻隊伍得到空投後,已經有不少人因為第一次猛吃不止而撐死了。但是後續走出來的人不知道,在軍中大罵孫立人,說:“他們的部隊吃飯,讓我們喝粥!”杜聿明知道實情卻不制止,任誹謗蔓延開去。

16.英軍蔑視不救濟,杜帥三謗孫立人

杜聿明被孫立人派人抬出野人山後,以為能得到與新38師同樣的待遇,結果英國根本不給他們補給。在英方看來,杜聿明這支遠征軍先做劫匪,後成乞丐隊,精良裝備全部自毀不說,戰鬥力全失,是十足的難民,不配得到軍方的標準補給。是新38師把自己剩下的米糧、衣物、藥品器具送給他們,才得以過活。

杜聿明的殘軍開始大罵孫立人崇洋媚外,巴結洋人又給他們使壞,剋扣他們的給養。

史迪威很快把他討厭的杜聿明送回國,然後開始和孫立人着手訓練遠征軍。

17.山林遍布魔鬼影,杜帥屢下“殺絕令”

野人山到底吞噬了多少遠征軍的生命?按照杜聿明的“精確”統計,野人山大約死了14700人——那是杜帥推脫責任的謊言,很多零散部隊跟着杜帥走,他都沒算進去。

比如遠征軍新28師第83團的楊勵初團長,他和孫立人的新38師同屬於第66軍張軫軍長的麾下。楊的雜牌團負責在行軍中掩護第5軍,走在最後面,加上新28師師部的直屬部隊,有5000多人跟着楊團長走,也都是徒步跋涉,足見雜牌軍的地位。他們在撤退中曾用電台聯繫上孫師長,請教撤退方法。孫師長讓他們殺出一條路回國,楊說無戰鬥力;再讓他們和負責總掩護的新38師113團合兵一處,殺出重圍去印度,他不敢;又讓他們向東撤到雲南,他害怕東路日軍。最後楊團長還是遵照杜帥的命令走野人山回國,最終只剩下130多人,死亡率達97%,戰鬥力全失,傷亡率和杜聿明的軍隊一樣,達到100%!楊團長在途中也得了赤痢,幾乎喪命。後來楊在昆明見到孫立人後,放聲大哭,痛悔沒聽師長之言……

從宏觀上看,10萬遠征軍入緬,戰死1萬多,生還3萬多,考慮有失蹤成為戰俘的,4萬多人白白死在杜聿明的軍令之下。

泥沼、山洪、瘴氣、毒草、毒蟲、螞蟥、蚊子、馬蜂、螞蟻、毒蛇、蝙蝠、野獸、野人,都在吃人;猩紅熱、登革熱、回歸熱、瘧疾、痢疾、流腦、傷寒、腳氣、破傷風、寄生蟲……飢餓、感染和各種疾病,把這些中國最精銳的士兵,這些20歲上下的青年,折磨得沒有人樣,有人絕望自殺,有人為了不連累戰友而自殺,更多的人頑強地堅持下去,一路走,一路死。

保存體力就是保命。杜聿明不讓抬傷病兵,開始是給傷兵發汽油,後來任傷患被野獸和蚊蟲啃食,而他自己,得病後卻一路躺在擔架上。給他抬擔架的,直接累死的至少有20多,累傷的更多。累傷了,還能走得出去么?

奇怪的是,杜帥的每一個命令都把遠征軍推向了最壞的結果,都是在斬盡殺絕。

1)命令孫立人新38師:同進同退,最終要走野人山

杜帥拒絕孫立人掩護之後撤往印度的要求,命令他們和主力同進同退。要不是孫立人抗命,他們走在最後面就是日軍不追,死亡率也必然超過新28師楊團的97%,何況日軍窮追堵截,一定要全殲孫立人的隊伍報仇。

2)命戴安瀾的200師:從東線北撤回歸軍部,走野人山

戴安瀾4月25日徹底收復棠吉後,26日接到命令:放棄棠吉,沿東線追擊日軍。29日戴安瀾在雷列姆周邊布置好,30日拂曉準備進攻日軍之前,突然接到遠征軍參謀團發來的命令:撤退!就近向東回國。當時這條東歸之路相對最好走,風險只是闖過1條公路。

遲疑之間,又接到杜聿明的軍令:從東線北撤,和軍部合兵一處,一起撤退。戴安瀾當然要聽上級主帥的命令,於是捨近求遠,北上野人山。是他走到後來,發現不對,抗命,要求自行選擇回國路線,這樣才在北面突破了五條封鎖線。在最後一戰,戴安瀾中彈,感染而死,全師回國後剩下4000人,死亡率44%,而且都是戰死、是烈士。如果戴安瀾完全遵從杜帥的命令,死亡率同樣會超過楊團的97%!甚至會全軍覆沒,因為他的行程太遠,從圖49-3的撤退路線圖中可以看到。

圖49-3:1942年中國遠征軍撤退路線簡圖。

3)不準士兵向回走,全進野人山

初進森林,很多士兵發現沒活路,就往回走,準備出去跟鬼子拼了,那樣還有活的希望,就是戰死也是烈士。杜聿明馬上叫人追趕,把這些人拉了回來,命令不許走回頭路,一定要跟着他走。

4)命軍部和新22師:避開200多日軍,走野人山

杜帥命86師為前鋒去打密支那,他帶着第5軍軍部和精銳的新22師隨後,在從英多去孟拱的道路,被穿插進來的200多日軍擋住。新22師當時還有7000來人呢,第5軍直屬部隊還有幾千人呢,杜帥卻下令,避開敵人不打,鑽入深山,走上死路。

5)命96師:避開500多日軍,走野人山

余韶奉命率96師去攻打密支那的日軍,到了孟拱,探明密支那僅有500多日軍,可是杜帥變卦,讓余韶7000多人避戰,放棄密支那回國的大路,走野人山去孟關。

6)命96師:再返回密支那,渡江回騰衝

余韶到了孟關,杜帥又電令:返回密支那,渡過伊洛瓦底江,再翻山越嶺回國內——這是死路,余韶知道伊洛瓦底江有日軍游輪巡邏,偷渡不易,即便僥倖成功,騰衝一帶已被日軍大隊佔領,豈不自尋死路?於是回電抗命:希望自行選擇回國路線。

7)命96師:焚毀車輛走山路,抬大炮回國

杜帥對遠在孟關的余韶,只能任其抗命,但是追加命令:燒毀車輛,走野人山小路,一定要把大炮抬回國!

這道命令,表面看起來,太匪夷所思,但是,又深合杜帥卑鄙的為人。

說命令匪夷所思,原因有二。其一,原來大炮都是拆散了由騾馬馱著走山路,負重的騾馬經常滑倒摔死,何況雨季在森林地帶爬山?現在騾馬都吃光了,讓精壯士兵抬大炮,拿人當畜生使,這一路回國,地圖上的直線距離400多公里,還要穿越野人山,翻越高海拔的高黎貢山,抬着大炮走?這明明是把人往死里整!其二,看圖49-3的遠征軍撤退路線:其實身處孟關的余韶96師,離印度已經很近了,而且他們走的是簡易山路,去印度很容易,而此時杜聿明軍部已經偷偷決定去印度了,他為什麼不讓96師去印度呢?這太令英美人費解了。

說命令深合杜帥為人,因為他是偷偷去印度,不能公開,必須讓96師遵照蔣公命令公開回國,以掩蓋他偷偷去印度的陰謀。讓96師抬大炮,是保全一點點中國當時最精良的裝備,向蔣介石表忠心,掩蓋杜帥自毀機械化軍備的罪責。整死多少人他不管,只要表面上向蔣公效忠就行了。

抬大炮直接累死了上百人,累傷無數,在軍兵提議之下,余韶最後不得不抗命,埋掉大炮,全師士兵才有了活路。

8)命96師副師長:在印度門口,橫穿野人山,找師長回國

96師副師長鬍義賓跟在杜聿明後邊,一直走到了大洛,離印度很近了。他們追上杜聿明,像劫後見了親人一樣,可是杜帥變臉了:責令胡的隊伍,返回頭再走野人山,去找師長余韶歸隊。結果胡折返野人山,被日軍趕上,遭伏擊犧牲,少量敗兵逃走。

96師是杜聿明的部下,他們之間很默契,沒有仇啊,為什麼像死整孫立人的部隊那樣,死整96師呢?

杜帥就這樣,像中了詛咒一樣,不但向自己的前鋒部隊96師連下毒手,還把黑手伸向了身邊直屬部隊、親兵衛隊,以及護衛他的新22師,讓他們鑽野人山的密林深處。本來不太難走的通向印度之路,對他們就變成了吃人的迷宮,雨季暴雨滂沱,疾病肆虐,這一路人的死亡率,竟然遠高於路途最遠的、穿行野人山、翻越高黎貢山的96師!

可見杜聿明完全喪失了理智,對遠征軍的命令,都是斬盡殺絕的毒手,和以前遠見卓識、英勇無畏的英雄將軍,已經完全不是一個人了!遠征軍也像中了詛咒一樣,被杜帥一步步拖進了野人山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

遠征軍厄運連連,如同遭受天譴一般。為什麼會這樣?人間得犯下多大的罪業,才有這樣的天罰?余韶師長的回憶錄,展露出一個驚人的因果——

18.杜帥毀佛,速成惡果

余韶在回憶錄中寫道:“平滿納漢(老平滿納)西南丘阜地上有一寶塔群,約二百座上下,大小不一,用白色混合土做材料,在地面上塑一圓柱,柱上塑一大圓球,球頂裝一玻璃盒,內置寶石,貴賤不一。”

“四月七日,杜聿明來此察看地形,命我師工兵營將這群寶塔及自平滿納漢以南至列威間的一切堅固建築物悉數炸毀。這是為了在我軍轉移時,免得敵人利用這些物體掩護進行抵抗。我認為敵人不會利用這些寶塔。杜嚴肅地說:‘這是個有效措施,必須執行。’又加派軍工兵團的一個連,攜帶炸藥前來協助。”

去過緬甸的人,可能馬上會明白:余韶描述的這種寶塔,是緬甸的簡易佛塔!緬甸是佛教國度,幾乎人人信佛。

在《第十四章古剎與天象的見證:正法興,國運盛》里,我們展現了中國古代13次盛世出現的一致根源:“佛道正法大興”;在《第二章守房守太微,天譴滅佛罪》中,我們講述了歷史上三武一宗滅佛的雷同惡果;在本章開頭,又引用了兩段毀佛毀道時的警世神跡——由此看來,杜帥下令一天炸毀200來座佛塔,這個毀佛的大罪,雖然比不上滅佛的天大罪業,在人間也是屈指可數的啊!罪業之大,下毀佛令的杜軍長一個人是償還不清的,實施爆破的士兵也是擔當不起的,天譴,降臨在整個第5軍的頭上。

19.人間看功過,上天有法則

讀者可能會說:這不公平啊!很多遠征軍官兵不知道此事,為什麼要替下令毀佛的杜聿明分擔罪業呢?

其實,這是人的想法,天法可不是這樣衡量的。人間就是迷,不管你知道還是不知道,只要做了壞事,就必須償還,只要做了好事,未來或來世就一定有福報——當然,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壞事,罪業肯定比故意做惡的罪業小。

肉身易主,判若兩人

那為什麼杜聿明這麼大罪業還逃過了這一劫,得以善終呢?而無辜的遠征軍4萬多卻慘死野人山呢?其實人間不知道,杜聿明在炸毀200來座佛塔之後,靈魂主體已經被打入地獄了,從這種意義上說,真正的杜聿明已經死掉了,而撒旦魔靈就進去了——前面我們一再講:杜聿明前後判若兩人,從一個在中國鼎鼎大名的英雄將軍,變成了一個怯懦愚蠢、惡毒陰損的小人,昏招迭出、對遠征軍屢下死手,其實,那都不再是杜聿明本人做的,而是那個肉身中的魔靈刻意而為,為什麼一定要遠征軍走野人山——那個魔鬼居住的地方呢?就是要把他們吞噬在那裡。

余韶的回憶錄中寫道:“士兵之中,有發狂的,如有一小孩,年約十五六歲,自稱炮兵團勤務員,要求同我回國。我要他跟着走,一過橋他就折轉頭狂奔,如是反覆數次,時笑時哭,精神失常。”

這個小孩的表現,是魔鬼們在向遠征軍展露手段。控制人的思維,是它們禍害人的慣技,它們要把這些受到毀佛詛咒的第5軍困死在這裡。一群一群撒旦,在高於人間的時空里群魔亂舞,但是不會顯露在人間這個空間。96師副師長鬍義賓何嘗不是這樣被害的?眼看快要走出野人山,要到印度了,杜帥讓他們轉向,再進入野人山去找余韶,翻越高黎貢山回國。從大洛到孟關,本來八、九天的路,胡義賓走了35天,大部分時間在森林裏轉圈圈,3000多人餓死、病死大半。等他們再走到孫布拉蚌,就被日軍趕上伏擊,胡義賓陣亡。

人身被低層魔靈控制之後,會瘋瘋癲癲的跟跳大神的巫婆一樣,而越是高層魔靈,控制人身之後表現的越“理性”,越讓常人看不出來。杜聿明毀佛罪業太大,所以佔據這個肉身的是高層的撒旦,表明上看很“和善”,可是每到關鍵的時候,他使出的招術就是最害人的。直到這個肉身的陽壽盡了,天地才會清算躲在其中作惡的魔靈。杜聿明的這種情況,和當代迫害信仰滅佛的江澤民非常相似。

遵從毀佛,在劫難逃

那麼,詛咒為什麼要降臨在那麼多無辜的遠征軍身上,要讓他們分擔杜聿明毀佛的大罪業呢?這樣公平么?

天法是公平的。杜聿明為什麼能一言毀佛?聽命於杜聿明的第5軍士兵,是杜軍長強大的基礎,杜的權威,是第5軍整體烘托出來的,毀佛是杜軍長代表全軍的整體乾的,在上天看,整個第5軍,都是和杜軍長一夥的,所以毀佛的大罪人人有份!

撤退的時候,第五軍的96師、新22師,軍部直屬部隊,後來的200師,至少開始都是按杜聿明的路子撤退,那就都是杜聿明那路人,所以都在天譴詛咒之中,要滅掉。當今跟着中共滅佛一路走來的人,最終結局也將是這樣,這就是人間未來最大的劫數!

地網天羅,何以解破?

誰不在毀佛的天罰詛咒之中啊?不屬於第5軍的、並且對杜帥抗命的孫立人新38師不在其中,也就不受這個天譴。後來戴安瀾、余韶相繼抗命,自謀生路,200師、96師才有活路。

那麼為什麼杜聿明和一直服從他的廖耀湘,儘管損失最慘,也能活着走出野人山呢?其實,本來他們是要被折磨到最後,一個不留,都要爛在野人山裡。他們的隊伍一路上損失最重,因為受到的詛咒、天譴最重。佛慈悲眾生,不親自懲罰人,而佛教的那些天龍八部護法,對毀佛罪業是絕不輕饒,所以在放任低層撒旦魔鬼去懲處他們。在低層,撒旦不但操控他們的思維,還擺下魔陣圍困;在高層,有佛教護法布下的天網,所以這一路是無論如何也走出不去——真正獲救的原因,是孫立人要救這些袍澤兄弟,要救屢屢加害他的杜聿明,此念一出,天羅地網便逐次解除……

這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么?是救人的善心感天動地么?不全是。換了別人,救人的心念再精誠純正,也沒有這麼大的威力。為什麼孫立人可以呢?不僅僅因為他曾經是諸葛亮,有累世修行的威德,更因為他的生命有更為天機的一面,將在後文展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