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妻子葬禮後老布殊病倒 73年婚姻竟是….

4月21日,美國休斯敦聖馬丁教堂外,幾乎所有的人都在抹眼淚。

這些普通民眾,和出現在教堂里的四位美國前總統一樣,都是為了來送芭芭拉・布殊(Barbara Bush)最後一程。

芭芭拉・布殊,美國史上身份最特殊的第一夫人。她不僅是美國第51屆第41任總統喬治・布殊(老布殊)的妻子,也是美國第43屆總統小布殊的母親。

在當地時間4月17日晚,她在丈夫喬治・布殊的陪伴下安然離世,享年92歲。

葬禮上,坐在女兒身邊的喬治・布殊數度哽咽。眼眶通紅的他,從妻子去世那天起就沒有再睡過好覺。

前總統辦公室主任讓・貝克也說:“痛失摯愛的老布殊十分心碎,一整天都握着妻子的手,守護在她身邊。”

葬禮結束後,身體狀況極度糟糕的老布殊,依然停留在亡妻棺木前不捨得離去。他坐在輪椅上,一句話也沒說,靜靜地凝望靈柩長達15分鐘。

4月22日,葬禮結束的第二天,老布殊就因為“血壓在一段時間內持續下降”被送進了醫院。

子女們都很揪心,不知道如何才能安撫剛剛經歷了喪妻之痛的老父親。因為最擅長哄老布殊開心的,只有他剛剛去世的妻子,芭芭拉。

對於老布殊而言,芭芭拉不僅是那個和他一起攜手走過了73年人生風雨的親密伴侶。也是永遠是那個77年前,讓他一見鍾情的女孩。

他們的初次相遇,是在1941年的聖誕舞會上。那時候老布殊才17歲,芭芭拉16歲。

在舞會上,布殊第一眼看到芭芭拉就怦然心動,忍不住偷偷問自己的小夥伴Jack:“那個美翻了的姑娘是誰?”

“那是出版集團老闆的女兒,芭芭拉。怎麼,你看上人家啦?”

看布殊一臉羞澀,熱心的Jack果斷把他帶到芭芭拉面前,說:“芭芭拉,介紹一下,這是我的朋友Poppy。”

從此,Poppy這個昵稱,也就成了芭芭拉對老布殊的愛稱。

芭芭拉曾說,她對Poppy也是一見鍾情,“幾乎沒法呼吸,他實在是太帥了”。

寒假過後,各自回校上課的兩個人成了筆友,飛快地陷入熱戀中。

然而,當時正逢二戰全面爆發。面臨國家危難,芭芭拉選擇了支持布殊去應徵入伍。雖然是異地戀,兩個人幾乎每天都要寫信。字裡行間都是滿滿的愛,和對重逢之日的憧憬。

身為海軍魚雷中隊飛行員,老布殊將自己的飛機都全部起名為他最愛的名字——

“芭芭拉”

“芭芭拉1號”

“芭芭拉2號”

“芭芭拉,你是我夢寐以求的一切。”

一心想要早日回家跟芭芭拉團聚的布殊,在戰場上也是相當勇猛。1945年1月,立下了58次空襲任務軍功的他,終於凱旋而歸。還穿着海軍制服的布殊,剛回到家就和芭芭拉舉行了婚禮。

然而婚後,兩個人卻並沒有從此過上歲月靜好的生活。從布殊卸下軍職,考入了耶魯大學起,他們一共搬過29次家,到過17座不同的城市。

為了布殊,芭芭拉放棄了自己的學業,全力在他身後支持他。在他創辦石油公司期間,總是為他加油鼓氣,芭芭拉同時還要肩負教育好六個孩子的重任。

她為孩子制定了嚴格的家規,例如晚上9點入睡,早上5點起床……在她的管教下,孩子個個都很優秀,其中就有未來的總統小布殊。

等到事業穩定發展,好不容易成了石油大亨時,老布殊又想折騰了——1964年,他決定棄商從政。

當然,第一時間支持他的人,還是芭芭拉。

此後,一路從國會議員到駐華“單車大使”,從中央情報局局長到美國總統……無論有怎麼樣的艱難曲折,芭芭拉都一直陪在布殊身邊。

她總是說:“我相信喬治,他總有一天會成為一名優秀的美國總統。”

果然,芭芭拉的信任沒有被辜負。1988年,布殊當選為美國第51屆41任總統。

慶祝舞會上,芭芭拉笑容燦爛得像從前那個16歲的少女。

在布殊入主白宮後,成為第一夫人的芭芭拉不僅把家庭照顧得很好,還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公眾形象,成了丈夫最好的盟友。

在白宮宅邸工作人員眼中,芭芭拉是他們見過的最友善、最隨和的第一夫人。她不僅參加了上千場與消除文盲有關的活動,為識字掃盲慈善機構募集了數億多美元。還長期致力於推動社會公平正義,為種族隔離發聲,“沒有一位女性像她那樣,給百萬人帶去了愛與識字的機會”。

1989年,當艾滋病還被視作洪水猛獸時,芭芭拉卻探訪了華盛頓的一個HIV感染嬰兒之家,擁抱了那裡的孩子們。

出現在國際新聞里的布殊夫婦,總是手牽手一起去往世界各地。雖然頭銜變了,他們臉上的笑容卻一如往昔。

成為總統的老布殊,也是一如既往地愛着自己身邊的這個女人。

雖然他對動物過敏,但為了哄芭芭拉開心,還在白宮給她送了一隻狗,名叫米莉。在政務繁忙時,老布殊也總是會抽出時間陪芭芭拉一起遛狗,享受二人時光。在老布殊卸任後,芭芭拉還特意用狗狗的名字寫了本回憶錄——《米莉的書》。

73年的婚姻,於他們而言,是永不厭倦的陪伴和寵溺。

她或許老了,白髮蒼蒼,身材走形,但在布殊眼中,她卻永遠是自己魂牽夢繞的芭芭拉。

累了的時候,不會忘記抓緊彼此的手,互相鼓勵。

開心的時候,也要迫不及待地向對方分享自己的喜悅。

布殊90歲時,想從直升機上跳傘,陪伴和支持他的是芭芭拉。

老布殊患上了帕金森綜合征時,芭芭拉依然是寸步不離地照顧他。而在芭芭拉生病時,布殊也是會一整天都握着她的手,守護她。

在結婚70周年紀念日,老布殊在網上深情表白:

“70年前的今天,

紐約州萊伊的芭芭拉・皮爾斯,

使我成為這個地球上最幸福、最幸運的男人。”

72周年紀念日,芭芭拉在接受採訪時說:

“喬治是我一生中唯一親吻過的男人。

我老了,但我仍然愛着那個男人,正如我72年前嫁給他時一樣……”

在今年一月,他們還一起慶祝了第73個結婚紀念日,成為美國總統歷史上婚齡最久的一對。

從執子之手那天起,一直走到了兒孫滿堂。

他們真正做到了——無論疾病健康、貧窮富有,我都愛你、珍惜你,直至死亡將我們分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