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88歲原配撕80歲瓊瑤 這部狗血劇演了50年

在沉默了50年後,平鑫濤的原配林婉珍正式手撕“小三”瓊瑤?!

前兩天這條揭“瓊瑤奪夫”內幕的新聞,震驚娛樂圈↓

在即將出版自傳《往事浮光》中,林婉珍寫到,“有時候看到其他人寫到關於我的事情,明明同一件事情,卻跟我的所見所聞差異甚大。我想,也是時候可以來談談我的版本了……”

整本自傳有1/4的內容都和瓊瑤有關,詳細記錄了瓊瑤是如何一步步搶走自己老公,走到正室的位置的——

四十年前,我們簽下了一張小小的、十五公分見方的分手證書,不久,“平太太”的稱謂就換成了另一個人。

而昨天瓊瑤則發佈了一條臉書,用岳飛的《小重山》表達自己此時的心情,其中“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寫的便是老公平鑫濤。

文末,瓊瑤還貼上了一則視頻,並告訴網友“細看,細思”。

視頻里是一位小和尚和他師父的對話,內容如下:

徒弟:天長地久是多久啊?

師父:說天長地久,其實就是認定你啦!……天長地久,就是從今天開始,到死亡之前。

徒弟:師父,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在愛里受傷呢?

師父:所謂愛一個人,就是給了他傷害你的權利。但世事無常,最怕復出了一切,卻只換來一身傷啊。

徒弟:師父,葉子離開樹,是樹對它不好嗎?

師父:不是。

徒弟:那是風搶走了它?

師父:也不是。

徒弟:那它們在一起好好的,為什麼要分開呢?

師父:分開只因為,它們不再合適啦。

徒弟:不再合適?那…是誰錯了?

師父:離開就是離開,分手就是分手,錯對沒有意義。不再合適的兩個人,與其耗盡對方養分一同枯萎,不如坦然聚散各自相安,一切的一切都要看緣份哪。

這段視頻也被解讀為瓊瑤對林婉珍炮轟自己的回應,希望她能看開點,合則聚不合則分,一切要看緣分的。

小妹不禁擦了擦額頭的汗,文化人撕逼果然不一樣吶。

這場三個人的愛情,雖然以林婉珍自剖式的口吻展開在我們面前。但這段婚姻創傷,留下了多少精神折磨的烙印,誰都不得而知...

林婉珍是誰?

提到林婉珍,除了知道她是平鑫濤的前妻,人們更多的是從瓊瑤的《浪花》《新月格格》等作品,對男主妻子的描寫中猜測她的形象:不懂得“真愛”,不懂風花雪月,沒法和丈夫心靈交流,沒法包容丈夫和小三的“強勢”女人。

然而,林婉珍本人不僅不是個粗鄙的女人,反而知書達理,多才多藝,更是平鑫濤事業上的好夥伴。

年輕的林婉珍算是個美人,她出生於福建一個富有家庭。17歲來到台灣,19歲考上台灣肥料公司後,與平鑫濤相識。

當時的林婉珍是公認的廠花,平鑫濤曾發誓一定要追到她。

1955年,她與平鑫濤結婚,婚後育有一兒兩女,原本是很幸福的家庭。

後來平鑫濤創立皇冠雜誌,是林婉珍的父母拿錢資助的。

林婉珍本人則成為第一位員工,身兼客服、財務、跑腿多重角色,而且分文不取。

她會講國語、上海話、台語和日語,根據客戶的不同切換到不同的語言,以此來拉近和客戶的距離。

做好工作的同時,林婉珍也沒有忽視對家庭的付出,因為平鑫濤喜歡吃腌筍鮮,而當時他們所住的南港買不到竹筍和火腿,她需要坐單程50分鐘的公交去台北買,買好後回家燉3個小時給丈夫吃。

不僅如此,當時皇冠簽下了一些作家,讓他們住在離家不遠的地方。有時這些作家想要吃某樣菜,也是由林婉珍來負責燒。

每天遊走在皇冠、家務和帶孩子中的林婉珍忙昏了眼,以至於瓊瑤出現時,她只把她當作一位普通的工作夥伴。

第一次來到平鑫濤家的瓊瑤,還對這一家五口表現出了羨慕之情。

卻未曾想,這一面直接改寫了一個家庭的命運...

瓊瑤是如何上位的?

林婉珍在書中提到,平鑫濤對自己說,有一次見到瓊瑤的素顏,沒有畫眉毛,“好嚇人啊!”,聽到丈夫這麼形容其他女人,再加上當時瓊瑤還沒離婚,所以林婉珍對她絲毫沒有戒心。

然而在瓊瑤的書《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中,平鑫濤卻對她說,第一次見到她時,天搖地動,彷彿看到了一道電光。

兩人一見如故、覺得彼此是命中注定。

後來,瓊瑤和平鑫濤合作,靠着《窗外》一戰成名。

不過《窗外》也招來了她父母的不滿,父親認為她只是在出賣自己的風流往事,母親則認為《窗外》中對女主人公父母的描寫,是在故意醜化自己,被氣到絕食。

順帶一提,瓊瑤有個姐姐膚白貌美很有頭腦,在美國讀金融博士,據說正是《一簾幽夢》中綠萍的原型。

想到綠萍在小說里的遭遇,不知道瓊瑤的姐姐有沒有也氣到絕食……

此時瓊瑤的丈夫也也因為她寫的東西飽受壓力,開始徹夜不歸,夫妻感情越來越淡泊,最後以離婚收場。

因為家庭的不和諧,瓊瑤聽從了平鑫濤的建議,從高雄搬到了台北,在平鑫濤家的對面租了房子。

兩個人由此迅速打得火熱,瓊瑤會穿着新買的衣服,來問平鑫濤好不好看;

在電話里調情,問他:“我在吃牛肉乾。要不要從電話里送一點給你吃?”

家裡的窗帘也換成了平鑫濤最喜歡的大紅色。

平鑫濤亦掩藏不住對瓊瑤的喜歡,每次出國回來都會帶一些衣服,一半給林婉珍,一半給瓊瑤。

林婉珍再遲鈍也覺察出不對勁了,所以後來平鑫濤回國後,都是讓瓊瑤的弟弟去機場,先把要給瓊瑤的東西領走,再回家。

平鑫濤和瓊瑤相處得越來越熱絡,有一天半夜12點多平鑫濤很晚都沒有回家,林婉珍找了他一圈都沒有找到,最後打給了瓊瑤。

結果瓊瑤說平鑫濤在自己這兒打麻將。

那是林婉珍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的丈夫還會“打麻將”?!

得意的瓊瑤還將了林婉珍一軍,“你自己來把他接回去。”

被羞辱的林婉珍仍然不死心,直到後來在平鑫濤的書房中,發現了瓊瑤寫給他的情書:

"此刻你正在妻子的臂彎里吧,何奈,何奈!"

“你來了,寂寞就溜走了。”

此外還對兩人接吻的淮安細細描述,字字句句情深意濃,可以看出倆個人已經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

在朋友的鼓勵下林婉珍決定和瓊瑤談談,可還沒等自己開口,瓊瑤就噼里啪啦地講了40分鐘林婉珍他們的家事,這讓林婉珍大受挫敗。

當然,就如同瓊瑤筆下的白蓮花小三一樣,瓊瑤本人也曾糾結過自己和平鑫濤的感情是否該繼續下去。她在《我的故事》中寫道自己和林婉珍談判的畫面,“充滿了同情”,“實在不該捲入別人的婚姻里去!”

然而,對自己破壞別人家庭瓊瑤給出的補救措施是,建議“二女共侍一夫”。她對林婉珍說,“如果你還愛他,不準備放棄他,就牢牢地守着他。他來我家,你也可以跟着來我家。”

畢竟林婉珍是個正常人,她當然不同意瓊瑤的要求,可又放不下平鑫濤和三個孩子,遲遲不同意離婚。

“談判離婚,竟談了八年之久,這也算一項紀錄吧!”,這是瓊瑤對林婉珍遲遲不肯離婚給出的評價。

於是,瓊瑤和平鑫濤又開始了狗血drama,瓊瑤見林婉珍不同意離婚,就想要離開平鑫濤。

平鑫濤則以死相逼,如果要分手,自己就開着車要衝到懸崖底下去。

瓊瑤哭着趴在汽車引擎蓋上,表示如果平鑫濤要衝下懸崖,就先把自己壓死吧!

聽起來轟轟烈烈的故事,林婉珍卻在《往事浮光》啪啪打臉,表示當時車子上還有瓊瑤的弟弟,平鑫濤怎麼可能真的墜崖,瓊瑤的弟弟肯定會拉着他啊。

兩個人只是演了一出感動自己的戲碼。

林婉珍還揭露,在“墜崖事件”之後,平鑫濤曾讓她去帶着瓊瑤看醫生。等瓊瑤精神穩定下來了,他便和瓊瑤兩人去歐洲旅行了一個月。

“我決定遵從命運,不再輕言分手。”

而可憐的原配,則從來沒有出過國,第一次出國還是再婚後,由第二任丈夫帶她去的。

決定將壞人做到底的瓊瑤,之後的日子裏一直在逼迫平鑫濤和林婉珍分手,最後平鑫濤告訴妻子:“你以後不要管皇冠的賬了。”,直接將林婉珍趕了出去。

離開了自己一手打造了10年的公司,林婉珍當時萬念俱灰,想過要自殺,可一想到自己還有三個孩子,只能含淚接受了現實,同意與平鑫濤離婚,自此瓊瑤小三正式上位。

兩個已經年逾80的老奶奶還要為了50年前的感情糾葛撕逼,一個埋怨對方是小三,一個勸對方緣分已盡。

可在小妹看來,她們都忽略了平鑫濤的存在,他才是最應該被譴責的對象。

用現在的話說,平鑫濤是個典型鳳凰男,創業時靠的是娘家的經濟支援和原配的支持;後來看中了瓊瑤的才華和潛力,一腳踹了原配。

瓊瑤在平鑫濤主編的某報紙上發表小說,塑造了兩個女人形象——原配極其無聊,只知道柴米油鹽;而小三則是完美的、多情的。平鑫濤作為報紙的負責任,居然能縱容小三如此公開地詆毀自己的原配,洗白他們的出軌行為。

更可惡的是,在林婉珍同意簽字離婚後,他對林說,“你比較堅強,她(瓊瑤)比較軟弱。”

用這種方式來表達自己的情非得已,真是渣男中的戰鬥機。

面對這樣的渣男,林婉珍為何選擇保持沉默50年?又為何在悶不做聲之後,突然將自己推上風口浪尖?

這一連串的謎題,都有着迎刃而解的關鍵點。

林婉珍為什麼現在撕瓊瑤?

離開平鑫濤的林婉珍,後來和大她12歲的醫院主任秘書王子平結婚。

晚年生活過得十分豐富,她喜歡上了山水畫,還辦了個人畫展。

本想就這樣平靜地過完這一生,但沒想到林婉珍突然出版《往事浮光》,將自己推到風口浪尖上。

起因還要追溯到,去年瓊瑤對平鑫濤失智後的一系列反應。

她先是在臉上po文告訴大家,平鑫濤失智自己有多麼的悲傷。

她細緻描繪了平鑫濤生病的狀態,並希望他能夠轟轟烈烈地活着,而不是凄凄慘慘地躺着。

在針對是否要插胃管的問題上,她和平鑫濤的三個子女產生了分歧。

兒女們認為父親插胃管延續生命是天經地義,不該上升到“值不值得活着”的高度。

瓊瑤則寫了封公開家書告訴自己的兒子兒媳,如果自己以後生病不能動了,記不得人了,請把她送去“安樂死。”

這樣的話在平鑫濤的子女聽來,像是在盼着父親早死一般,心裏當然不舒服。

兒子平雲公開發表聲明,譴責瓊瑤只關心情情愛愛,不能與父親同甘共苦,更提到了親生母親林婉珍所受的屈辱。

隨後,瓊瑤也會聲明回應了平鑫濤的兒女,表示“我錯了!我當初就不應該把《窗外》寄給皇冠。”

她還強調今後不會再回應繼子女,最後列出13項丈夫日常所需用品和注意事項,包括尿布、營養品、換洗衣服、床單的次數等。

“我現在萬念俱灰,也不再相信人間有情,我跟你們爸爸之間五十幾年的感情,在你們的攻擊下,也變得蒼白薄弱!”

之後她便帶着自己65本小說的版權離開了皇冠。並透露,自己的作品在皇冠沒有受到重視,有的書賣完了卻不選擇再版。

“幾乎被打擊到…死亡”,瓊瑤流淚說道。

她表示,不想讓自己畢生心血被這樣糟蹋了,希望“它們可以重生。”

因為當初並沒有簽訂協議,在皇冠出版小說之時她和平鑫濤的“愛的約定”,所以對瓊瑤的出走,皇冠現在的管理者,平鑫濤的子女們也無可奈何。

緊接着,瓊瑤便出版了新書《雪花飄落之前》,這也是瓊瑤第一本沒有在皇冠出版的作品,講述了自己照顧平鑫濤的心路歷程。

其中也有談到林婉珍,對她後來能得到幸福表示了祝福,還隔空喊話,表示當年即使有錯,也是平鑫濤的錯。

平鑫濤的子女們從小便很討厭別人叫他們“瓊瑤的孩子”,所以這次出書的行為,於他們看來,是“外人”在消費和詆毀已經命不久矣的老父親。

正是這樣的利益和情感雙重衝突,讓林婉珍站出來維護子女,正面開懟瓊瑤。

“往事浮光,猶如千鈞”,事情已經過去50年,也許這麼多年來林婉珍一直沒有放下心頭的恨。可《往事浮光》的出版,也只是讓人們再譴責瓊瑤和平鑫濤一次,並不能改變任何事。

從“言情教母”到“小三鼻祖”,瓊瑤的人生和她的作品一樣,成為了一種扭曲的浪漫。她任性地去用傷害別人的方式去霸佔平鑫濤,便要接受今後這份愛情永遠得不到祝福的局面。

而平鑫濤拋棄了糟糠之妻,選擇了瓊瑤過着戲劇的一生,如果他插着胃管,尚還有一點清醒的意識的話,會不會後悔當初的選擇?

不管是瓊瑤、林婉珍還是平鑫濤,都是這場愛情悲劇的輸家罷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娛樂八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