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牟傳珩:中南海如何面對「真理標準討論」40周年

判斷一個政黨是否民主,是否有生機,是否有希望,就是要看它的代表是否可以公開發表自己的反對意見。在民主國家,一個執政黨的決策,要首先體現黨內民主,這是底線。

今年是文革後關於“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40周年。而胡耀邦則是中共改革開放以來,黨內推行“真理標準問題討論”,思想解放、政治寬容的開明派代表人物。

胡耀邦曾經說,我們有些很受尊敬的領導人常常吃飽了飯沒事幹,對一些非馬克思主義的東西大驚小怪,“難道中國真的形成‘輿論一律’才叫社會主義?我看不見得”。胡還批評那種“要求世界上最豐富的東西——精神只能有一種存在形式”的審查制度。胡耀邦在思想界、理論界鼓勵反思、批判,在文藝界寬容諷刺文學、傷痕文學、揭露文學,“不抓辮子、不戴帽子、不打棍子”,為知識分子消除顧慮,解放思想,創造了“寬鬆、寬厚、寬容”的政治環境。

反觀近些年來,官方一面鼓動全社會歌功頌德的“正能量”,製造奉迎拍馬的社會輿論,讓花千芳、周小平等網絡吹鼓手,接受“皇恩浩蕩”欽點,同時大批培養專業“五毛”,並帶動出各種“自干五(自帶乾糧的五毛)”隊伍,一起參與制造思想文化的奴性生態,個人崇拜登峰造極;另一方面中南海將黨內外一切“異見”訴之謂“砸鍋黨”,砸人飯碗,甚至投入大牢。這是公然背叛胡耀邦“政治遺產”的思想專制。如今中南海強調全黨不搞“開明紳士”那一套,特別是出台新版《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被稱為史上“最嚴黨紀”,規定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破壞黨的集中統一的,可按情節輕重不同予以處罰;黨員領導幹部違反有關規定組織、參加自發成立的老鄉會、校友會、戰友會等,情節嚴重的,給予警告、嚴重警告或者撤銷黨內職務處分。此兩條最嚴“幫規”,引發輿論惡評如潮,“解放思想”被戴上了"統一思想"的枷鎖。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報》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文章指出:檢驗真理的標準只能是社會實踐,任何理論都要不斷接受實踐的檢驗。其主旨從是根本理論上對"兩個凡是"的否定。該文的原始作者是身為南京大學哲學系副主任的胡福明。當時,中共主流媒體"兩報一刊"正提出"兩個凡是"的謬論。胡福明決定向"兩個凡是"開火,開始撰寫"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內容的文章。這篇文章當時正巧迎合了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幾經上下多人修改,特別是胡耀邦的鼎力推動才得以面世。之後,中國開始了大量平反被毛澤東定為鐵案的冤假錯案,由此也召喚了一場人民民主思想解放運動。特別是民主牆上百家爭鳴,民間刊物百花齊放。由此可見,思想解放的精髓是"放"而不是"統"。"放"就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而絕不能定於一統。強求統一,就是對思想解放實質的閹割與背叛。

記得,中山大學政務學院院長任劍濤教授曾在接受記者馮小靜專訪談到解放思想時強調:"不能以某種政治理念、政治前提禁止討論。這樣才能使改革開放在思想上處於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的狀態,從而對改革的思想探求提供充分的政治空間。"他還指出:不能將思想解放的活躍狀態解讀成思想解放的混亂狀態。思想解放,肯定有個主流,需要有關方面自覺地站在國家核心價值的角度進行籌劃。但也有非主流的意見,應當容許它長期存在,並能一定程度的發展。

眾所周知,當時真理標準問題的大討論之後,思想解放很快便被已取得了黨魁地位的鄧小平套上了"四項基本原則"的籠頭。從40年前的“兩個凡是”,到40年來的一直堅持的"四項基本原則",再到今天的強求統一,“不得妄議”。面對如此政治生態,中共黨內一份問卷調查證明,有54%的人認為目前在黨內生活中講真話、講心裏話“比較難”,有21.8%的人認為“很難”,兩項相加,超過四分之三的調查對象認為目前在黨內難講真話。

判斷一個政黨是否民主,是否有生機,是否有希望,就是要看它的代表是否可以公開發表自己的反對意見。在民主國家,一個執政黨的決策,要首先體現黨內民主,這是底線。例如,新西蘭工黨在黨的政策出台前,先在黨內進行廣泛、激烈的辯論,然後以意見書的形式提交給黨的政策會議。法國社會黨2002年參加總統和立法選舉受挫後,在黨內組織了約5000場各種形式的座談會、辯論會,動員各級領導和基層廣大黨員深入反思,發表不同意見,以圖表達、代表和協調立場,才能最終達成黨內共識。西方黨團內部多有辯論制度、表決制度,對不同意見成員的保護制度等等。無論成員間觀點如何矛盾衝突,辯論如何激烈,但都按規則行事。

一個有希望的政黨,黨內政治生態一定是開放與寬容的。2004年,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尚提出,要“營造黨內不同意見平等討論的環境,鼓勵和保護黨員講真話、講心裏話。”而如今出台“最嚴黨紀”,劍指“妄議中央”,強制統一思想,實乃是出爾反爾。如此不得“妄議中央”這種提法,實質是中國皇權時代不得“妄議朝廷”的再現,是極其荒唐的逆時代潮流的倒退,從根本上封殺了黨內的思想交鋒與政策辯論,以及自我批判與反思的可能性。由此可見,在當今社會“真理標準討論”,已經被不得“妄議中央”一劍封喉。而一個沒有異議、不會自我批判與自我反思的政黨,就是一個毫無希望的政黨。

當年,胡耀邦說:“提出真理標準的目的就是提供一個破除新舊個人迷信,粉碎新舊精神枷鎖的理論武器。”且看今年中共修憲廢除任期制後,導致社會到處歌功頌德,個人迷信盛興,媒體輿論“道路以目”,民間社會只能“翻白眼”的政治生態下,中南海如何面對即將到來的“真理標準問題的討論”40周年紀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