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兩億段友被「抓」回現實世界 會是那根最後的稻草嗎?

開寶馬車抗議的“內涵段友”

被當局以“低俗”之名下令關閉的“今日新聞”搞笑軟件“內涵段子”,引發另外一種形式的抗議。許許多多“段友”,其中大多很年輕,在北京廣電局門前,在長安街,以及在外省其他地方的市中心按汽車喇叭“鳴滴”圍觀抗議,“滴......滴滴”。當局沒想到,關閉一個軟件,引發如此抗議狂潮。

網絡上流傳着許多視頻,到處是群集的打喇叭抗議的汽車,有住在北京的人士見證,晚間內涵段子的汽車鳴笛聲音響徹北京上空,刷爆網絡。

這是一群“不玩政治”,討厭政治,享受的一代,玩電子軟件長大的一代,現實且可以不管,你把他的虛擬軟件禁了,你不讓他娛樂,“等於差不多要他的命”。新浪微博即便封閉所有評論仍能留下幾句網民的即時反應:

“封的掉的是平台,封不掉的是人心!”

“哎,為啥不管快手呢,內涵段子一關,我靈魂世界消失一半快樂,再也不能刷段子刷半宿了,有點難過!滴.....滴滴!”

“滴......滴滴”這是月流量兩千萬的段友們之間的聯絡暗號,是他們的抗議,是他們的憤怒!

“暗號不變,江湖再見。滴,滴滴。內涵段子不死”。

還有:“段友不散,滴......滴滴。此生無悔入段門”。

“失去了患得患失的網絡平台,登上了波瀾壯闊的人生舞台,江湖猶在,暗號未改,滴......滴滴”

有網友評論,段子手依靠網絡文化建構動員符號讓人耳目一新,汽車滴滴兩下就可以形成動員規模,共享的網絡社區符號瞬間能轉化成動員符號,在中國民間抗爭史上似乎並不多見。

榮劍評論,用汽車喇叭向廣電總局說不,這個方式前所未有,抗議者是90後00後,是中國首個擁有汽車的抗議一代?他們至少衣食無憂,因為喜歡內涵段子而形成一個龐大的“段友”,也是因為被剝奪了“低俗”的權利而已新的方式表達不滿,他們原來不問政治甚至討厭政治,現在不得不面臨政治的侵略,他們會是政治的新新人類?

低俗本來也是生活中的不能省略的一個重要方面,有存在的權利。如果百姓還可以享受低俗的空間,說明政府的權力還沒有達到滲透一切的程度。

網上傳播着據說是當年布拉格流傳的一首地下搖滾歌曲,歌詞大意是:他們害怕老人的記憶,害怕年輕人的思想,害怕墓地的鮮花,害怕工人,害怕教堂,害怕所有的快樂時光。他們害怕電影,害怕畫家,害怕音樂家,害怕石塊和雕塑,他們害怕電台,害怕技術,害怕信息自由流動,害怕所有的波長,那麼我們為什麼要怕他們?

有人說,當局這次真的是捅了馬蜂窩。這幫段友是誰?玩電郵長大,成天在虛擬世界打打殺殺。現在可以來真的了,他們覺得好刺激!他們為什麼行動起來了呢?封殺內涵段子,讓這些年輕人體會到了自由被剝奪的痛苦,道理就這麼簡單。

有些網友想不明白:中共為什麼硬是要把成千上萬的年輕人推向對立面,內涵段友們本來覺得自己是一群不問政治只管開心的人,怎麼也想不到中共會整到他們頭上。

當局為什麼禁止這麼一個搞笑軟件,有人分析,內涵段子已形成規模,月活躍用戶超過兩千萬;有暗號:遇到同類就鳴響一長兩短的喇叭,互相交換暗號;有凝聚力:存在着海量的段友群;有線下活動:段友們經常線下聯絡交流。關鍵的一個因素是段友們對此有很深的喜好。

當局可能沒想到,這種事殷鑒不遠。歷史學者章立凡在推特上講了一個弄巧成拙的先例: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倒台前,埃及政府曾斷網,導致大批不問世事的魔獸玩家上街散步.......後果世人都清楚。

文章來源:法廣RFI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法廣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