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程曉容:中共的「亂說亂動」是何罪狀?

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先生被校方取消教授待遇,只因“亂說亂動”。圖為孫文廣2012年清明節當天被國保強載到黃河大橋(孫文廣提供)

“亂說亂動”,是中共特色的整人大棒。所謂“亂說”,即言中共欲蓋之真相;“亂動”,即行中共懼怕之事。因此,被中共指“亂說亂動”者,往往是忠勇之人,敢於逆流而上,突破禁區。

近日,兩條大陸新聞恰與此題相關。其一,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先生,收到校方通知,稱“從今年4月15日開始不再享受教授待遇,每月改為只給生活費。如果兩年內不再亂說亂動,不再發文章可再考慮恢復教授職稱。”

“不再亂說亂動”,成為恢復教授職稱的前提,這倒打一耙的邏輯,凸顯中共的卑鄙。

孫文廣教授以敢言出名,多年來受到官方的嚴密控制,歷經“被旅遊”、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鬧劇。今年“兩會”召開前,國保強行取走孫文廣的手機,把他關在濟南郊外的一處山莊內,切斷他的通信,40天後,孫文廣才回到山東大學的宿舍,仍被24小時監控。

官方特地整理了孫文廣在海外媒體的言論集,以示“罪狀”。校方文件說:“在省市多個部門和學校的綜合管控、有效打擊下,孫文廣的活動空間進一步壓縮,影響力日趨弱化。”

中共自曝其惡——壓縮正義人士的活動空間、生活空間,削弱他們在社會上的影響力。此事也折射了當局對整個社會在意識形態上的監查。

再看另一條新聞:李文足徒步尋夫,在前往天津的路上一度被國保扣留、騷擾,被強行帶回北京。李文足質問:“我走路怎麼了,違法了嗎?”現在,當局派人包圍着李文足的家,迫使她暫時放棄步行計劃。

對一位年過八旬的老者,步步緊盯,無理降低退休費。對一名苦苦尋夫的民婦,不僅拒其與丈夫會面,還搶奪手機,騷擾威脅。中共撕下法律偽裝,砸巨資“維穩”,足見其恐慌和虛弱。

“亂說亂動”,是中共製造的一個荒謬無比的借口,用以壓制言論自由、行為自由,壓制維護正義的踐行。中共試圖以暴力恐嚇,把人們禁錮在“紅線”圈子內,讓百姓事事聽命,接受黨灌輸的一切信息,遵從變異的是非標準,做一個被徹底洗腦、最後放棄良知和意識主權的愚民。

任何人,若是挑戰中共的遊戲規則,有勇氣揭示真相,或是發出質疑,就是“亂說亂動”,當局就可以對其大打出手。在中共邪惡統治的框架里,只有精美的法律文字,並無實現法律公正的可能。

王全璋律師已經失蹤了一千個日夜。一位無私付出的好律師,功勞反成罪過,他被非法抓捕、被離奇“失蹤”。妻子和律師要求會見,要求還他自由,正義的聲音說:讓王全璋回家。然而,對於這些正當要求和伸冤呼籲,司法機關不理不睬,反而壓制李文足的維權舉動,對她進行騷擾和詆毀,讓已經痛苦不堪的她再度受創。這就是“人民”政權對付人民的鐵腕。

68年多來,在“亂說亂動”的背後,掩藏了多少悲劇和不公。“反右”、“文革”、“六四”、“709”抓捕維權律師,監控網絡和出版,解聘逾越“紅線”的講師、教授,抓捕和迫害傳播真相資訊的各界人士。多人少“因言獲罪”:高智晟律師、王全璋律師、余文生律師、新浪微博知名博主鄭景賢、重慶師大副教授譚松、北京人權活動家胡佳、北京畫家華涌,還有大批訪民等等。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只因說真話,傳真相,便遭到瘋狂打壓,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親屬也受株連。法制錯亂、善惡顛倒。

令人不平的消息接連湧現,引發憤慨和酸楚。中共的存在,註定與民眾的幸福權益為敵。它的目的就是要碾碎自由的意志,毀滅人的道德,阻擋心靈升華的通道。因此,面對種種亂象,未來的出路只有一條:摒棄邪惡,堅守良知,回歸傳統。唯此,中國人民才能自由地表達心聲,自由地在藍天下行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