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最舒服的交往狀態

人皆有與人分享的需要

你一定有這樣的體會:當你快樂的時候,如果這快樂沒有人共享,你就會感到一種欠缺。譬如講,你獨自享用一頓美餐,無論這美餐多麼豐盛,你也會覺得有點凄涼而乏味。如果餐桌旁還坐着你的親朋好友,情形就大不一樣了。同樣,你看到了一種極美麗的景色,如果唯有你一人看到,而且不准你告訴任何人,這不尋常的經歷不但不能使你滿足,甚至會成為你的內心痛苦。

不止一位先賢指出,一個人無論看到怎樣的美景奇觀,如果他沒有機會向人講述,他就決不會感到快樂。人終究係離不開同類的。一個無人分享的快樂絕非真正的快樂,而一個無人分擔的痛苦則係最可怕的痛苦。所謂分享和分擔,未必要有人在場,但至少要有人知道。永遠沒有人知道,絕對的孤獨,痛苦便會成為絕望,而快樂——同樣也會變成絕望!

最舒服的交往狀態

一切交往都有不可超越的最後界限。在兩個人之間,這種界限係不清晰的,然而又係確定的。一切麻煩和衝突都起於無意中想突破這個界限。但係,一旦這個界限清晰可辨並且嚴加遵守,那麼,交往的全部魅力就喪失了,從此情感退場,理智維持着秩序。

在任何兩人的交往中,必有一個適合於彼此契合程度的理想距離,越過這個距離,就會引起相斥和反感。這一點既適用於愛情,也適用於友誼。

也許,兩個人之間的外在距離稍稍大於他們的內在距離,能使他們之間情感上的吸引力達到最佳效果。形式應當稍稍落後於內容。

交往的原則:互相尊重,親疏隨緣

對於人際關係,我逐漸總結出了一個最合乎我的性情的原則,就係互相尊重,親疏隨緣。我相信,一切好的友誼都係自然而然形成的,唔係刻意求得的。我還認為,再好的朋友也應該有距離,太熱鬧的友誼往往係空洞無物的。

使一種交往具有價值的唔係交往本身,而係交往者各自的價值。高質量的友誼總係發生在兩個優秀的獨立人格之間,它的實質係雙方互相由衷的欣賞和尊敬。因此,重要的係使自己真正有價值,配得上做一個高質量的朋友,這係一個人能夠為友誼所做的首要貢獻。

朋友之間,最重要的係尊重

你的朋友向你吐露了隱衷,你要保守秘密,不可向人傳講。也許你的朋友還向別人吐露了這隱衷,你仍要當作只有你一人知道一樣,不可讓秘密由你傳播出去。

你的朋友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一定要出現。但係,這不能成為理由,認為你因此就有了隨時在他面前出現的權利。即使對你最好的朋友,你也沒有這個權利。

當你的朋友處在大幸福或大悲痛之中時,你要懂得靜默,唔去打擾他,這也係一種尊重和教養。

與人相處,如果你感到格外的輕鬆,在輕鬆中又感到真實的教益,我敢斷定你一定遇到了你的同類,哪怕你們從事着截然不同的職業。

哲學家、詩人、音樂家、畫家都有自己的行話。有時候,不同的行話說著同一個意思。有時候,同一種行話說著不同的意思。

隔行如隔山,但沒有翻越不了的山頭,靈魂之間的鴻溝卻係無法逾越的。

我們對同行講行話,對朋友吐心聲。

人與人之間最深刻的區分不在職業,而在心靈。

朋友係那少數幾件捨不得換掉的舊衣服

某哲人講:朋友如同衣服,會穿舊的,需要時時更新。我的睇法正相反:朋友恰好係那少數幾件捨不得換掉的舊衣服。新衣服當然不妨穿一穿,但係,能不能成為朋友,不到穿舊之時係不知道的。總在頻繁更換朋友的人,其實沒有真朋友。

友誼係寬容的。正因為如此,朋友一旦反目,就往往不可挽回,講明他們的分歧必定十分嚴重,已經到了不能寬容的地步。

只有在好朋友之間才可能發生絕交這種事,過去交往愈深,現在裂痕就愈難以修復,而維持一種泛泛之交又顯得太不自然。至於本來只係泛泛之交的人,交與不交本屬兩可,也就談不上絕交了。

外傾性格的人容易得到很多朋友,但真朋友總係很少的。內傾者孤獨,一旦獲得朋友,往往係真嘅。

看到書店出售教授交際術成功術之類的暢銷書,我總感到滑稽。一個人對某個人有好感,和他或她交了朋友,或者對某件事感興趣,想方設法把它做成功,這本來都係自然而然的。不熟記要點就交不了朋友,不乞靈秘訣就做不成事業,可見多麼缺乏真情感真興趣了。但係,沒有真情感,怎麼會有真朋友呢?沒有真興趣,怎麼會有真事業呢?既然如此,又何必孜孜於交際和成功?這樣做當然有明顯的功利動機,但那還係比較表面的,更深的原因係精神上的空虛,於是急於找捷徑躲到人群和事務中去。我不知道其效果如何,只知道如果這樣的交際家走近我身旁,我一定會更感寂寞,如果這樣的成功者站在我面前,我一定會更覺無聊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周國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