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楊雅芳:買房藏骨灰 死不起的中國逝者

公開數據顯示,目前崇明地區房價大多在2萬元每平米上下,一些小區均價低於萬元。而上海墓地全市均價每平方米超過6萬,高端墓地每塊近30萬。雖然一套房總價遠超一塊墓地,但比起只有使用權、20年後還要續租的墓地,手握一套大產權房子顯然更有吸引力。房子面積大,多個獨立空間相當於好幾塊墓地,骨灰多了還打隔斷分開放,互不干擾,是可以安置整個家族的私家墓園。

儘管清明假期已過,但圍繞‌‌“死不起‌‌”,‌‌“骨灰存在哪裡‌‌”等熱門話題的討論仍然未曾終止。誠然,墓地價格的上漲,着實是個難題。

清明前夕,一則發生在2016年的新聞再度成為網友熱議的焦點,據界面新聞報道,一些上海居民在房價較低的崇明島原農場地區買房,用以存放親人骨灰,定期前來祭掃,受訪小區居民還表示,清明節前後有人在樓道里燒紙。

北上廣居民周邊城市買房藏骨灰

公開數據顯示,目前崇明地區房價大多在2萬元每平米上下,一些小區均價低於萬元。而上海墓地全市均價每平方米超過6萬,高端墓地每塊近30萬。雖然一套房總價遠超一塊墓地,但比起只有使用權、20年後還要續租的墓地,手握一套大產權房子顯然更有吸引力。房子面積大,多個獨立空間相當於好幾塊墓地,骨灰多了還打隔斷分開放,互不干擾,是可以安置整個家族的私家墓園。

買房子藏骨灰的事情非獨崇明一地,另據媒體報道,北京周邊張家口、廊坊等城市有網友反映,多個小區都有類似情況。

在不違背法律法規的情況下,業主有權決定房子的用途,但大部分人認為,買房藏骨灰太自私,缺乏公德心。

2017年6月,江蘇如皋江安鎮一小區曾被爆出有上海炒房團來買房藏骨灰,此事隨即被如皋公安局證實是謠言,但當時群情激憤,業主拉橫幅上門討要說法,可見絕大多數人是無法接受自己的隔壁住着骨灰的。

墓地比房子漲得多,買不起還買不着

死人住的比活人貴已不是新鮮事。AI財經社檢索發現,上海一平米不到的墓地均價超過6萬元,高端墓地每塊近30萬;北京六環外的通惠陵園最普通的一塊墓要價46800,地段稍好的陵園,均價基本在10萬以上。這還只是裸墓的價錢,算上殯葬費、佔地費、管理費等等各種費用,最終的價錢可能還要翻一番。

2017年3月19日,福壽園舉行業績說明會。作為國內最大的殯葬服務供應商,2017年福壽園營收達14.77億元,同比增長16.5%,凈利潤4.2億元,同比增長23.1%。

福壽園給出的數據顯示,其業績的上漲主要來源於墓園漲價。2017年,公司的墓地銷售數量基本沒有變化,但單價卻由8.74萬元提升到10.24萬元,漲幅達17.16%。而根據《2017年度胡潤全球房價指數》,2017年北京房價漲幅為12.8%,上海為12.3%,墓地價格漲幅明顯超過房價漲幅。按照這個趨勢,不但生前買不起房,死後可能連一塊墓地也買不起了。

但即便墓地價格如此高昂,大城市裡卻是無墓可葬。以北京為例,近10年來北京沒有再增加任何公墓用地,多家公墓已無墓可售。據民政部發佈的《中國殯葬事業發展報告(2012~2013)》,全國大部分城市的現有墓地都將在10年內用完。

日本多人共享墳墓,巴西建造垂直公墓

墓地緊缺並非中國特有的現象。

在日本,東京都荒川區町屋光明寺的住持大洞龍德開創了一種名為‌‌“共享墳墓‌‌”的新產業,目前町屋光明寺已開闢出1500個共享墓地,一個墓地最多可6人共享。

早在2012年年初,東京都政府獨闢蹊徑,在可容納4萬人的小平陵園打造了一個‌‌“樹木葬‌‌”。‌‌“樹木葬‌‌”是在櫻花樹等樹下準備一個深約2米、寬1.5米的共同埋骨洞,可容納5至10人的骨灰盒。該陵園的‌‌“樹木葬‌‌”一期工程共設有500個共同埋骨洞,前來申請安葬的多達8000餘人。

除了‌‌“樹木葬‌‌”以外,日本報告文學作家松原惇子創建了一個可供獨身女子們‌‌“合葬‌‌”的墓地。在這個墓地里為自己預訂‌‌“位子‌‌”的獨身女子,都是松原惇子‌‌“獨女會‌‌”的會員。這些獨身女子生前一起定期聚會談天說地,死後也願意不分彼此地葬在一起。而日後掃墓維修祭拜等事宜就由年輕一些的‌‌“獨女‌‌”們負責,讓一批會員送走另一批會員。

在一些因信仰不允許火葬的國家,墓地緊缺更為嚴峻。這些國家的人發明了一種垂直墓地,外表看上去就像一座立體停車樓,能提供傳統土葬7倍以上的利用空間。

目前,世界上最高的垂直公寓是巴西的‌‌“公教紀念公墓‌‌”,層高達32層,能容納1.4萬人的遺體。這座公墓里有安置骨灰瓮、棺材的房間,也有守靈室、地下墓穴、火化室、小教堂和一個車輛博物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AI財經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