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貿易衝突 川習都面臨解決前幾任遺留的惡果

美中雙方互相投出“懲罰性”關稅與“報復性”關稅清單,中美是否真會展開貿易戰已成為全球焦點。有專家指出,中美貿易問題的根源是非關稅“貿易壁壘”,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執政時期遺下的“惡果”。

川普向習近平示好批中共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周日(8日)晚發推說:“不管我們兩國在貿易爭端上發生什麼事,我與習主席將永遠是朋友。中國將取消貿易壁壘,因為這是正確的做法。稅收將是互惠的,雙方將就知識產權達成協議。兩國都會有美好的未來!”川普的話語不明,引起外界廣泛關注。

而在同一天清晨,川普發推文批評中共,他說:“美國40年來對中國都沒有過貿易順差。他們必須停止不公平貿易,取消貿易壁壘,只能僅徵收互惠關稅。美國每年損失5000億美元,幾十年來損失了許多億美元。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目前,中方的態度雖然強硬,但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還沒有直接表態。

中美要解決根子問題

時政評論家李天笑博士表示,川普指的貿易壁壘主要還是指對美國的服務業、金融業等,不讓進入中國這個壁壘要打開;稅收的問題,也要公平對待美國企業;不能強迫進入中國投資的美國企業進行合資。

李天笑分析,解決中美貿易問題有兩種方法,“一種是緩解、一種是化解。但解決根本問題就要找到根子。美國人最大的顧慮(concern),一個是中共方面搶奪、侵佔、盜竊知識產權的問題;再一個就是傾銷的問題,鋼鐵、鋁產品還有其它。”

“這兩個問題實際上都是江澤民時代留下來的,習近平只是在承擔後果和解決問題。川普也講過,他主要是前任多屆美國政府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做好留下了這個後果。習近平和川普,他們同期執政面臨了同樣的問題,都是在解決前任所留下來的惡果。”

“比如,江澤民在1999年,也就是在與鎮壓法輪功同一個時期,那時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要開始進行國有企業改革。權力欲使江澤民千方百計把整個權力攬過來,包括通過鎮壓法輪功;還有把朱鎔基提出的國企改革這個口號接過來,把朱鎔基架空、排擠出去,奪取國企改革權力。”

江澤民掌控國企悶聲發大財

在1999年中共召開十五屆四中全會時,江澤民親自主持會議,起草國有企業改革的決議;當時,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國有企業改革和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李天笑指出,江澤民所強調的所謂國企改革,實際上是堅持黨的領導,國家干預企業,以公有製為主。

“同時,也是通過他的兒子江綿恆從中得到很大的利益,包括底下一批江派集團的人,周永康、曾慶紅……周永康霸佔、壟斷石油企業,劉雲山的兒子霸佔了金融企業,還有李長春等都各自霸佔了一些國有企業。利用自己的壟斷和家屬這種特殊利益集團的權力,為自己謀私利。”

李天笑說,朱鎔基當時是想把國有企業跟國家干預分開,讓國有企業能自己經營、能夠從市場出發,是比較徹底的改革。

“而江澤民是要抓國營企業這個權力,讓自己家屬和整個江氏集團悶聲發大財;所以,造成今天的國有企業尾大不掉,而且很多成為殭屍企業,也使得整個國有企業失去了一次改革的機會。”

李天笑分析,習近平和李克強多次下決心要砍掉殭屍企業,但是做不了。因為,江派控制了大型國有企業和央企,不讓垮台,且通過金融系統不斷輸血,不死不活。“如果把這些企業砍掉,大概要有1000多萬人失業,還要承擔大量的失業工人的費用等等,代價昂貴,使得習近平動不了。”

中共透過行政措施禁進口

香港財經作家廖仕明指出,目前美中雙方之間根本不是關稅稅率的問題。舉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川普總統上台以後一談到貿易不平衡問題,中國馬上進口美國牛肉。但是,從美國進口牛肉的公司只能有兩家,也就是國營企業才能夠進口。

“進口的關稅是其中之一。中國進不進口?以及進口以後在中國市場上賣多少價錢?又是另一個問題。中共當局告訴你,說是市場規律決定的。但是,在美國6、7元美金左右一磅的牛肉,在(進口到)中國可以賣到300元。”

“所以實際上,這個東西叫做非關稅壁壘。也就是它透過大量的行政措施、通過指定的商家進行代理、通過各種各樣的內部操作進行控制。中共可以不定關稅,但是要收奢侈品稅、化妝品稅、增值稅……每一樣全收全了以後,會發現你的貨品進入中國大陸,結果是被課了非常高非常高的稅。”

自我創新產品具採購優先權騙技術

那麼,川普總統指出的中共侵佔、盜竊知識產權問題,又是如何形成的?李天笑指出,江澤民執政時期搞合資企業,《合資企業法》經過三次修改。外資企業跟中方合資股份不能超過50%,全是中國的僱員;技術必須交給中方技術人員和工人去生產,自然技術就落到中方手上。

“2006到2009年期間,江澤民主導幾個部,發了好幾個文件,名義是國家採取的採購或者重大國家工程的採購,必須首先要採納自我創新的產品、技術,才有優先權可以取得國家重點工程和國家採購的優先權。合資企業就面臨兩難的局面,退出中國的國家採購這一片市場,或者把技術交給中方這個合資企業。”

“中外合資法沒有規定強迫美方把技術交給中方,他們是通過三個部委:科技部、發改委還有財政部,他們以內部法規來做。實際這種形式就是,從國家法規這個角度迫使美資、其它國家的外資,把技術交給中方,這是一種很狡猾的方式。”

江澤民時代留下惡果成毒瘤

李天笑指出,這是中共搶奪美國知識產權的很重要的一種方式,都是在江澤民時代形成的,延續到今天已不單單是美國每年損失6000萬美元的知識產權,而且形成“盜版不是偷”這種強盜黨文化,危害性更嚴重。

“江澤民時代造成了中國人腦子裡面的黨文化強盜邏輯,絕大多數的中國企業用的軟件都是盜版,它不是偷、不是搶,認為都是理所應當可以做的事情。這個就是江澤民留下的一個最大的惡果。”

上周,川普總統要再對價值1000億美元的中國貨物增加關稅,北京隨即做出報復性回應。據報導,美國一重要議員、南卡羅來納州共和党參議員琳賽.格雷厄姆向媒體表示,如果中共徵收報復性關稅,美國企業和消費者將不可避免地受到傷害。他還表示,“對於那些認為中共在作弊的人來說,你有什麼想法比川普的主意更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梁欣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