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被性侵者不止一人 北大禽獸門持續發酵

前北大教授瀋陽22年前多次性侵女學生高岩,致其自殺一事持續發酵。爆料者李悠悠表示,受害者不止高岩一人。

高岩不是唯一受害人

4月5日,居於加拿大的北京大學碩士生李悠悠在豆瓣發文,實名舉報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瀋陽在22年前性侵北京大學中文系女學生高岩,並污衊其有精神病,致其死亡的事件。

4月7日,李悠悠在接受《現代快報》採訪時透露,“高岩不是瀋陽第一個性侵受害人,也不是最後一個。”近期,李悠悠等人已經直接或間接聯繫到了多位受害者,有北大的,也有南大的。“我們已經明確的知道,這些女生有些也給我們講述了他們被瀋陽性侵的真實過程,我們也是感到非常驚訝和憤怒。”現在,還不方便透露受害者姓名,但在適當時候,其他受害人會站出來。

高岩的一名師弟、北大九六級中文系的校友也對《南方周末》表示,目前已聯繫到幾位受害者,但還不便透露姓名。“還在做疏導工作,一旦她們願意站出來,會聯繫媒體。”

高母掩面痛哭:“20年了,沒有人聽我們說”

4月7日下午,多家陸媒就瀋陽性侵高岩一事,對高岩的母親周樹銘進行採訪。

據高母透露,高岩生前,瀋陽曾在一天下午去高岩家中,高岩的父親回家時,正巧發現瀋陽在自己家,但未與瀋陽談清楚因為何事造訪。從那以後,高岩的精神狀態更加不好了。

高岩生前

高岩去世後,周樹銘曾到北京大學,“要進去找瀋陽和他談談”,但未能如願。“三個保安像看犯人一樣看着我,不讓我進去。”

“20年了,沒有人聽我們說,我們也不知道向誰說。”提起當年到北京大學討要說法的往事,周樹銘雙手捂面,哽咽不已,“從早上九點到下午三點,我一直在小院站着,中文系沒有一個人出來問過一聲。”

對於北京大學對瀋陽作出的“記大過處分”,周樹銘表示,“不合適,給得太輕了。”她並針對“高岩家屬並未對給瀋陽的處分提出異議”的說法回應說,20年中,沒有人代表北京大學正式告知她這一處理結果,更沒有人徵求過她的意見。“沒人告訴我,只有孩子們告訴我。”

在受訪時,周樹銘發表對媒體的一封公開信表示,要“揭發迫害高岩致死的瀋陽是如何使用手腕欺騙和侮辱高岩的。如果說高岩的死與瀋陽無關,那請問北京大學於1998年7月為什麼要給瀋陽行政處分呢?!”

周樹銘希望“給我閨女一個清白”,並保留追究瀋陽誹謗、損害高岩名譽權的權利。

三高校發聲明撇清關係

在瀋陽性侵事件曝光後,連日來,與之相關的三所高校相繼發聲明,撇清關係。

4月7日,南京大學文學院在其官方網站發佈《南京大學文學院關於北大校友網上發文的聲明》,建議瀋陽辭去南京大學文學院的教職,停止瀋陽從事南京大學文學院的教書育人工作。聲明還表示,北京大學的處分已經證實瀋陽的師德師風存在過問題,任何處分都不能代表事實的消亡。

聲明並提及,去年2月,瀋陽向南京大學和文學院提出調往上海師範大學,後又向文學院說明因對方原因未能調動。目前,瀋陽的人事關係仍在南京大學文學院。但據上海師範大學官方網站的介紹,瀋陽“現任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上海師範大學光啟講席教授,上海師範大學人文傳學院教授。”箇中原因,南京大學文學院並不知情。

隨後,上海師範大學也發聲明稱,從今日起終止2017年7月與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瀋陽簽訂的校外兼職教師聘任協議。

4月8日上午,北大就此事舉行專題會議,並公開了1998年對瀋陽的處分文件。在北大公開的處分決定書中,瀋陽雖承認曾與高岩摟抱、親吻,但將責任歸咎於高岩,稱是高岩要求瀋陽“表態和她建立戀愛關係”,瀋陽無意但說“那你就算我的女朋友吧”。瀋陽在高岩去世後,還解釋稱當時實出無奈,因為他感到高岩的“精神狀態有問題”。

在相關消息曝光後,瀋陽一直表示李悠悠的舉報為“惡意誹謗”,“保留控告的權利”。在得知北京大學、南京大學、上海師範大學先後發佈聲明後,瀋陽仍無悔改之意,並對媒體表示,“我想發出一個弱弱地呼喊:3個大學都拿‘師德’說事,請問這種定性靠什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端木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