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傻眼!參加全球區塊鏈峰會的都是 學歷低的大媽大叔!

全球區塊鏈峰會在偏遠的龍崗舉行,本身已足以讓人感到疑惑,而參會的嘉賓大部分是學歷較低的大媽、大叔,甚至還有抱着小孩來參會的,這更讓人感到疑惑。

一位穿着紅色蕾絲裙的胖大媽,一落座就脫下鞋子在會場上翹起二郎腿,會場門口更是煙霧繚繞,不少人抽着煙,還有一位中年發福的大姐在門口嗑瓜子。

參會的人按照等級不同,掛着不同顏色的參會牌。其中紅色代表合伙人,地位較高。主辦方將開始坐在前兩排戴藍色、黃色牌照的人移到其它位置,將前兩排一百多個位置留給了這些戴紅色牌照的合伙人。這些所謂的合伙人多是組團前來,有來自蘭州、寧波、江西等全國各地的人。

本次主辦方深圳某區塊鏈公司,在百度上幾乎查不到任何與該公司相關的信息,其CEO為蔡先生、創始人為張先生,天眼查並沒有與兩位先生相關的信息。

展台上貼了各大媒體支持的標誌,但大會結束後並沒有看到哪家媒體發佈稿件。

主辦方之一的某貿易交易所,其總裁李先生上台演講時,表示國家已成立產業基金並出資30%,地方政府出資30%,公司出資40%,用於區塊鏈落地的研究基金。但我們並沒有在網上看到與此相關的消息,反倒是查到不少該公司被起訴的案件。其中從第一頁到第十一頁,被告均是該交易所。

隨後區塊鏈負責人介紹了他們發行的代幣。號稱只要下載他們的系統,通過代幣即可交易其商場的品種,表示只要有了該系統,便可以刪除手機上所有的APP。

為了讓群眾對該代幣的未來有個美好的認識,PPT里展示了比特幣從誕生到如今漲了幾千萬倍。只要當初買一萬塊錢的比特幣,現在就是世界富豪;同時將目前代幣千萬級的參與人數與約2億炒股的人數進行對比,表示未來炒幣的人將越來越多,越早進入越有機會發家致富。

對代幣一方介紹後,負責人問台下:比特幣漲了幾千萬倍,我們代幣漲百倍沒問題吧。台下一陣呼喊,會場四周還有掌托,不時地領先鼓掌,帶動全場氣氛。

大叔大媽們在台下聽得雲里霧裡,各自忙着用自拍桿拍照。

另一個自稱某某資本的F姓男子,舉了一個區塊鏈與實體結合的例子:客戶通過在咖啡店消費而獲得基於區塊鏈的代幣,該幣可以用於購買咖啡。未來咖啡店開出500家分店,客戶持幣越多,就可以分享咖啡店的紅利,成為股東。

這種模式,何必用到區塊鏈,只是類似一個代金券或者憑證。

筆者將參會人員發到鏈詢問一遍,資深人士表示,不曾聽說過這些公司及創始人。

大會還邀請某全景區塊鏈創始人吳先生,他表示,經其近十年的探索研究,最終打造出了完全屬於中國自主知識專利產權,能夠真正全景化實現企事業服務、商品流通、互動娛樂以及日常社交生活為一體的全球首創全景區塊鏈生態系統。

吳先生表示,只要用了他們的全景區塊鏈,微信、微博統統都可以不需要。他還特別自豪地表示,只要用了他們的產品,分享日常生活點滴的時候,用戶無需添加好友即可互相看到動態。他要為連接人與人、企業與企業賦能,甚至要為國家賦能,他說他是帶着使命來做這件事。

這場大會還提出了一個重要的觀點,他們要顛覆BAT。他們認為,人工智能是互聯網大佬才能玩得起的,因為巨頭掌握了數據。但區塊鏈卻是為弱者而生的,區塊鏈是可以顛覆BAT的,未來台下在坐的人都有機會顛覆BAT。看來顛覆馬化騰的任務就要交給台下的各位大媽了。

而在區塊鏈如何落地時,他們又表示只要用區塊鏈連接醫療數據、樓宇間的數據,就可很好解除數據隱私共享問題,從而推動區塊鏈發展。

矛盾的是,如果互聯網巨頭拿不到這些數據,這幾個區塊鏈“大佬”如何拿到數據。前面剛說巨頭掌控了數據,掌控了人工智能,自己沒有能力參與,隨即便又表示要將區塊鏈與數據結合,數據從何而來?難道不是前後矛盾。

為了弄明白這些人如何募資,我們和一些參會的人聊了聊。

變相ICO:五萬元即成為合伙人,幻想財富自由

一位從外地遠赴深圳的合伙人表示,他在朋友的介紹下投資了五萬,成為了該公司的合伙人,圈內流傳一共是招募了199位合伙人,如果數據屬實,即主辦方募集了一千萬資金。主辦方給每位合伙人價值21萬的代幣,分批次到賬。目前每個幣值2元,未來這些幣能值多少,他們心中也沒有底。

“未來就看他們公司運營的怎麼樣了,如果用的人多我們就可以套現。”一位合伙人表示。“公司還有別的規定,只要能發展其他人購買代幣,便有一定的獎勵”

當被問到是否擔心虧損時,合伙人表示:心中沒底,不過也就五萬,虧了就虧了,還投資了其他幣種。

不少合伙人剛參加完不久前在廣州舉辦的區塊鏈峰會,甚至還有到柬埔寨、等地參加區塊鏈峰會。“這種峰會一個月要參加好幾場”一位參會人士表示。

本次峰會可以說下了血本,無論你是股東還是臨時參會,一共五百多人,均可參加晚宴。約七點晚宴開始,一共約五十桌。有白切雞、清蒸魚、醉排骨、蝦(不新鮮)等十多道菜;還有兩瓶紅酒,一瓶茅台及雪碧,果粒橙。

參會的還有不少屬於遊資,專門玩弄資金盤。

一位資深幣圈人士表示,他們可以得到一些消息,跟着莊家操作,收割韭菜。就在前不久,他同樣參加了該區塊鏈公司舉辦的高峰論壇。

該區塊鏈CEO表示當天是他生日,所有來的都是自己人,能一起過生日很幸福。

另一位幣圈人士調侃:上一次晚宴是該區塊鏈CEO妻子的生日,晚宴上CEO唱歌和股東一起慶祝,而這一次則是CEO本人生日,又唱歌和股東一起慶祝,不知道下一次輪到誰生日。

“現在他們的代幣還沒在二級市場流通,他們下血本請所有人吃飯,一是為了培養接盤俠,等流通以後股東也可以套現;二是給股東一個交代,演示一下公司是有前景的。”上述幣圈人士表示。“幣圈的共識,就是幾個人一起持幣,並說服其他人,直到幣值達到3塊、10塊,或是其他面值的時候才會出售,這樣一定程度上加快了代幣的升值。”

晚宴進行一半,CEO要和大家互動,“我喊(某某)幣,你們喊漲漲漲好不好。”

於是晚宴出現神奇的一幕,台上喊着“代幣”底下的群眾喊着“漲漲漲。”不知道馬雲當年在湖畔是不是也喊着阿里巴巴,漲漲漲。

當晚CEO宣布送給在座的每個人送100個代幣,第二天可以來登記領取,並表示未來可能漲千倍、萬倍,他要將該幣的市值做到一千億。群眾情緒高昂,不少合伙人還當場點歌,陸續上台演唱。

大會還邀請到了當年一位火遍全國的超級女聲周女士的導師——年過七旬的知名音樂人劉老師。

為大家高歌一曲後,劉老師對台下觀眾表示:我們公司現在也在做“區鏈塊”業務,我們也在研究“區鏈塊”你們有空來交流。

台上的主持人趕緊糾正道:老師,是區塊鏈,是區塊鏈。

台下幾桌明白的人相視而笑:連名詞都說錯了,研究“區鏈塊”也不請個專業點的來站台。

2017年,中國人民銀行領銜網信辦、銀監會、證監會等七部委發佈《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指出代幣發行融資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准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要求自公告發佈之日起,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立即停止,同時,已完成代幣發行融資的組織和個人做出清退等安排。

如今有不少區塊鏈公司繞過監管,以招募合伙人名義發幣融資。而不少城市郊區地帶,拆遷戶們有錢卻無處投資,加上消息渠道閉塞,成了不少區塊鏈公司青睞的好韭菜。連知識界都還沒弄懂區塊鏈的時候,一群農村大媽已經被誘導着投身區塊鏈,走向財富自由之路。

五萬塊錢對不少人來說只是小錢,他們憧憬着未來翻上一千倍的可能,一夜實現財富自由。不少公司頂着區塊鏈的名義,利用人性中的貪婪與無知,收割群眾,率先實現了財富自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