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鈎沉 > 正文

林彪評價黃永勝的放蕩糜爛生活:是小節問題

作者:
黃永勝私生活之糜爛,軍中無人不知,其妻項輝芳甚至還就此給葉群寫過長信反映情況;據陶漢章講,1966年廣州軍區的四級幹部會議,「軍區有很多幹部對黃永勝意見很大」,「我們雖然做了不少的工作,但有一些工作是做不通的,有一些問題是我們無法解答和解釋的」,很快,林彪回答了這些陶漢章們的問題:「黃永勝是小節問題,大節是忠於毛主席的。」

黃永勝私生活之糜爛,軍中無人不知,其妻項輝芳甚至還就此給葉群寫過長信反映情況;據陶漢章講,1966年廣州軍區的四級幹部會議,「軍區有很多幹部對黃永勝意見很大」,「我們雖然做了不少的工作,但有一些工作是做不通的,有一些問題是我們無法解答和解釋的」,很快,林彪回答了這些陶漢章們的問題:「黃永勝是小節問題,大節是忠於毛主席的。」

林彪與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合影

羅瑞卿之女羅點點曾在夏日的北戴河遇到過一位「瘦小黧黑」的陳姑娘。從這位陳姑娘的遭遇中,羅點點看到了「可惡的老男人」人性中最極致的醜惡:

「她姓陳,她的叔叔是一位解放軍的高級將領。她總是到我們浴場來是因為她當時正和在我們浴場裏出入的某男(姑且叫他楊大哥)談戀愛。我之所以對她印象深刻,似乎因為她眼睛裏有一種特殊的神情,那是一種非同尋常的膽怯、自卑和哀怨。多年以後,我終於聽到了這個淒婉的故事。原來,陳姑娘的叔叔是個劣跡累累的無恥之徒,侄女在他家不僅受夠了寄人籬下的苦處,竟然還被他很早奪去了貞操。楊大哥知道真象後,經過痛苦的思想鬥爭,最終沒有和陳姑娘建立家庭,但他卻一直受到良心的譴責。後來不清楚陳姑娘的下落了,只知道那個可惡的老男人並沒有受到應有的懲罰,繼續做荒淫無恥的事,更可恨的是繼續高官穩做。」①

這位高級將領「陳叔叔」是何許人也,有興趣者不妨稍加求索,答案並不難尋。類似「陳叔叔」這般人物,算不得稀奇。聶鳳智將軍的傳記中說:

「空四軍的人都知道,說要找×政委只要去五個地方:巨鹿路招待所、新華一村、455醫院、華東醫院、某些文藝團體。一句話,女人多的地方。……×××在我軍高級將領中,無疑是位強手,是個不可多得的佼佼者。可在個人生活上,他確實有不夠檢點的毛病。而江騰蛟,好像專門是為迎合上司的這些毛病而生存的。在南空,他就多次為×××的這一毛病『服務』。」②

對於糜爛的私生活,某些高層有着不同於普通民眾的思維邏輯。1966年8月10日,林彪對許世友、楊成武、劉志堅等公開講話:

「看幹部,首先要看他擁護毛主席還是反對毛主席,是不是突出政治,革命幹勁好不好。要看主流。……有些幹部小節不那麼好,生活作風、男女關係、工作態度、工作方法有毛病,不太好。但他擁護毛主席,突出政治,有革命幹勁。還有一種幹部,小節毛病不多,沒有什麼男女關係問題,人緣也好,是和事佬,也不偷雞摸狗的,但是他反對毛主席,反對突出政治,如果用這種幹部,我們的軍隊就會變成修正主義的軍隊。我們的幹部政策要注意大節。」③

這就是林彪著名的「大節小節論」。

「大節小節論」,其實也是有的放矢。陶漢章將軍回憶:

「我第一次聽到有關大節小節問題的說法,……是對廣州軍區另一位副司令說的。這位副司令生活作風問題嚴重,把一個賓館的小姑娘搞大了肚子。運動起來後,有人把這個問題揭了出來,七百多人聯名寫了大字報,送到軍區機關。……我們把情況報告了軍委,很快林彪辦公室主任葉群打來電話,說請示了林副主席,林副主席說,這個幹部大節是好的,小節有點問題,你們要幫助幫助他。」

「大節小節論」在軍中全面傳達流行開來,要「歸功」於林彪的四大金剛黃永勝。黃將軍私生活之糜爛,軍中無人不知,其妻項輝芳甚至還就此給葉群寫過長信反映情況;據陶漢章講,1966年廣州軍區的四級幹部會議,「軍區有很多幹部對黃永勝意見很大」,「我們雖然做了不少的工作,但有一些工作是做不通的,有一些問題是我們無法解答和解釋的」,很快,林彪回答了這些陶漢章們「無法解答和解釋的」的問題:

「黃永勝是小節問題,大節是忠於毛主席的。」④

注釋

①羅點點:《點點記憶》,載《當代》1998年第4、5期。

②松植:《血色年華——聶鳳智將軍傳》,上海文藝出版社。

③高皋、嚴家其:《「文化大革命」十年史》,天津人民出版社。

④陶漢章:《回憶與思考》,國防大學出版社。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騰訊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8/0328/1091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