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鳴:講道理真嘅很難

人與人相處,該講道理,應該係一個社會起碼的底線。但事實上,做到這一點很難。觸目所及,不講道理的現象,比比皆係。你要係耐着性子講道理,一般情況下係把自己氣得半死。

首先,跟不明事理的人係沒法講理的。這些人大腦里就沒有道理這根弦,或者講沒有裝相關的程序。他們只認強權,只服蠻力,你跟他們擺事實講道理,基本上油鹽不進。跟他們講道理,如同對牛彈琴。他們不承認人類社會的基本常識,甚至不認為太陽從東邊出來,雞蛋係雞下的,跟我們像係兩個世界的人。幾多年來,沒有人跟他們講道理,甚至沒有人把他們當人,他們每日所見,只有霸蠻,只有強迫命令,欺負了你,也沒有人給他們一個講法。時間長了,他們也就習慣了,聽道理的那扇門,就關閉了。

其次,有些貌似知書達理的人,也沒法跟他們講道理。因為他們總係自以為自己係對的,甚至真理在握。所以,他們只認自己對的道理,對相反的意見,根本不加理會。即便你把事實擺出來,事實證明他們的觀點不對,他們也不認賬。關鍵係,他們也不承認基本的常識,不講邏輯,不遵循基本的辯論規則,為了堅持自己的觀點,會不斷地繞開主題,不斷地另起話題,甚至胡攪蠻纏,甚至以聲高取勝。

還有的時候,人們唔係尊重基本的事實,也唔係看邊個講的更有道理,而係看持哪個觀點的人多,只要多數人贊同某個意見,他們就會跟隨,你再怎麼講,人家聽都不聽。或者,只要持某一觀點的人中,有權威人士,他們就會講,你看,連某某都這樣講了,還會有咩問題?人家係廳級幹部,還能有錯?人家係北大的教授,權威!每到到這種時候,道理還沒等講呢,就胎死腹中了。

更可怕的,係有些人權力在手,由於權力的緣故,根本不屑於跟下面的人講道理。一般情況下,他講了,就係對的,不對也對。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一個處罰出來,沒地方講理去,有權就係一切。別講跟他意見相反的意見,就算意見不相左,僅僅做些補充,也係不行的。只有在極少數情況下,而且碰巧趕上他們的心情不錯,他們才有可能聽進去一點意見,而且講出意見的方式,還得十分的妥帖。有時,即使唔係他們的下屬,而係平級單位的意見,他們也不會聽,如果有機會討論的話,基本上不講道理,強詞奪理,無論怎麼講,都一定要佔上風。

即使後來的事實證明了他的意見係錯的,而被他壓制的意見係對的,他們也不會認賬。甚至像三國時袁紹那樣,下屬的意見被事實證明係對的,他們更不能容忍,把人殺了,倒係沒有可能,但打擊報復,穿小鞋,卻係現成的。

這種時候,他們只能聽懂一種聲音,那就係權力的聲音,只有權力比他們大的人的話,他們才會聽進去,不僅聽進去,而且俯首帖耳。這種時候,當然也不用講道理,他們的俯首帖耳,也唔係因為上級講的有道理,僅僅係因為權力。

即使在本該講道理的學界,學術討論,也經常不講道理,充斥着硬坳,強辯,甚至胡攪蠻纏。搞人身攻擊,潑婦罵街,也係常見的。我們這個民族,對道理,沒有起碼的尊重,當然也沒有認同。最流行的認同,係贏了就好,成功者係不受譴責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張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