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叫人瘋狂的犯禁:紅線不確定

——紅線 不確定

今天去面試一個電影宣傳崗位。面試官知道我剪視頻,就問我b站現在上傳需要審核嗎、我的視頻有沒有什麼審核不過的、我剪不剪惡搞的視頻。當時還沒看見新聞,只以為對方想挖掘鬼畜人才。這會兒回過味兒來,才發覺人家問題問得很是與時俱進。

中午約了朋友吃飯,朋友告訴我那新聞的時候我還不信。為此,當各方好友紛紛截屏新聞向我致‌‌“哀‌‌”時,第一個朋友笑了我好久。

朋友說,‌‌“其實我沒在笑你,我只是在笑,看見你就像看到剛聽見這消息的我自己。‌‌”

好笑嗎?不好笑。

可不找點樂子又當如何呢?就在這幾百個日夜裡,聽一些歌曲是違禁的,看一些綜藝是違禁的,讀一些八卦是違禁的。

寫字是犯禁,剪一些視頻也犯禁。

朋友說,此次整肅不至於牽連到普通的剪刀手個人,針對的仍然只是一些過分的低俗或違規。

嗯,我相信這個說法。我也相信,我的視頻大抵並不會受到什麼牽連。但也只是大抵。因為我並不知道這‌‌“針對‌‌”背後的規則是什麼,又是不是時時變動着。

我不確定今天安全的我,是否明天就成了政治不正確的我。上線,下線誰都看得明白。只是紅線,我越發沒有那個我明白着的自信了……

一個很微妙的感受。

小時候看某一段歷史,分辨是非反思對錯,沒有一次不是代入‌‌“我是人民‌‌”的角度。我從沒想過,也許有一天,當問題再出現的時候,我自己可能也是沒有資格戴紅箍的人中的一個。

欲加之罪,百口莫辯。

難怪那麼多人中精英瘋的瘋、死的死。‌‌“求告無門‌‌”,那是何其重的一個詞。

求告無門,只能阿Q一般,循精神勝利法苦笑一笑。畢竟,剪視頻的日子還得過下去。剪了雖然不能如何怎樣,但不剪,卻是連人生里不多一點苦中作樂的途徑又封死了一條。

據說新幣要印千元大鈔了。可是千元大鈔甚至買不起一點不用風聲鶴唳的苦中作樂。

‌‌“然後睜不開兩眼看命運光臨,天空又在湧起密雲。‌‌”

好吧隨便吧,我就閉着眼笑着了,你們隨便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窗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