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章華:「西單民主牆」前後的鄧小平

1978年12月18日—22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無論對於鄧個人還是中共來說,這次會議都是重要的轉折點。鄧扳倒了華國鋒,確立了他在中共的中心地位,他感到自己和中共已度過了危機。一朝大權在握,立刻對爭取自由的民眾變臉,重新回到政治極權、定於一尊的老路。

用於藝術作品的民主牆照片(魏京生基金會)

中共總喜歡玩“先給人點甜頭,再讓人吃盡苦頭”的伎倆,鄧小平是這方面的高手,玩得爐火純青。

當鄧在中共內部權斗中立足未穩,需要利用民間力量打擊政敵的時候,他就打扮成開明、民主的形象,放任、鼓勵西單民主牆的發展。一旦把華國鋒趕下台,他立刻卸磨殺驢,對參與西單民主牆運動的民眾大開殺戒,關的關,判的判,將反對中共極權統治、爭取自由人權的聲音壓制下去。

“西單民主牆”的興起

毛澤東死後不久,文革結束,中國出現了一個民間自由思想的短暫活躍期,史稱“北京之春”。它發端於西單民主牆。

1978年至1979年,華國鋒身兼黨主席、政府總理、中央軍委主席數職,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這是鄧小平、陳雲等中共元老不能接受的。他們利用民意,向汪東興、華國鋒等施加壓力,為倒華奪權造輿論。另一方面,十年文革使中國社會瀕臨崩潰,民怨沸騰,中共為了度過執政危機,也需要在政治上給中國人鬆鬆綁,擴大一點自由度,以賺取民心。在這個背景下,西單民主牆應運而生。

它位於北京城西單東北角,是一道200米的灰色矮牆。

1978年9月,《中國青年》復刊號刊登了四五運動的報導和詩選,被中共中央副主席汪東興下令查封。有人將該雜誌一頁頁撕開貼到西單牆上,吸引了很多人圍觀。此後,大字報、小字報不斷,幾百米的灰牆全被貼滿,層層覆蓋,圍觀者里三層外三層,有時多達四五千人。站在裏面的人高聲念,外邊的人邊聽邊點頭附和、議論、記筆記、照相。外國記者夾雜在人群中,忙着攝像、與中國人隨意交談。這裡通宵達旦,人流不息,一時間成了全國的輿論中心。西單民主牆就這樣發展起來了。

打造開明形象,利用民意倒華

一開始,葉劍英、鄧小平、胡耀邦、鄧穎超、康克清等都對西單民主牆表示了支持。

鄧小平趁著當時主管外事工作,有意為自己打造了一付“開明、民主”的形象。他針對華國鋒,在講話中總是反對權力過於集中,強調分散權力。1978年11月26日他對日本民社黨委員長佐佐木良作說:“寫大字報是我國憲法允許的。我們沒有權力否定或批判群眾發揚民主、貼大字報。群眾有氣讓他們出氣。”(1)11月27日,在會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羅伯特.諾瓦克時,鄧小平明確表示:“民主牆”是好事,人民有這個權利。(2)

消息傳到西單民主牆,大約七千人從西單遊行到天安門廣場,在紀念碑下舉行慶祝集會。新華社將鄧小平講話的摘要,刊登在第二天的全國各大報刊上。據說,中共元老們還派出衛戌部隊,日夜守護民主牆。一時間,出現了中共高層“倒華派”和民間自由民主派上下呼應的“蜜月期”,這在中共建政以來是少有的。

社會上有人開始稱鄧小平“鄧大人”、“鄧青天”;他作為1978年度世界風雲人物,登上了美國《時代周刊》的封面。人們以為中國自由民主的春天真的來了。

曇花一現的“北京之春”

西單民主牆很快就越過了就事論事批評華國鋒的範圍,向反思中共歷史、現狀和意識形態的縱深發展,開始有了真正獨立思考的聲音,而不是被官方操縱和煽動的政治派系的論戰。內容涉及:評價毛澤東的功過,要求言論自由,保護人權,反對獨裁腐敗,主張政治民主化、經濟市場化,呼籲警惕出現“新的獨裁”等。一些外地訪民甚至在街頭髮表演講,申訴自己的冤情。在靠近毛澤東紀念堂的柵欄上,還出現了要求重新評價毛澤東、重新評價文革的大標語。

1978年12月5日,出現了一張題為“第五個現代化——民主及其他”的小字報,署名“金生”,作者是北京電工魏京生。文章大膽指出,毛澤東三十年來實行的是獨裁統治,人民仍然沒有民主、自由。“中共在全世界建立了最美好的制度”是謊言。馬克思關於資本主義發展前途的判斷是錯誤的。文章引起強烈關注和共鳴。

民主牆催生了民間刊物的誕生。如當時華北最有影響的《四五論壇》,青年詩人北島、芒克等合作創辦的詩刊《今天》,由一群“四五運動”受迫害者創辦的《北京之春》,魏京生等人主辦的《探索》等等。從1978年冬到1981年春,全國各地至少有26個城市出版了127種民刊或大學生刊物。大學校園裡的青年學子們爭相傳閱。

民主牆還引發了自由結社、自由集會。如,1979年1月1日,任畹町等人發起成立“中國人權同盟”,舉行上萬人集會,宣讀、討論並通過了《中國人權宣言》。

這些針對中共專制極權的批評和爭取民主權利的活動,引起了鄧小平等中共權貴的戒懼,鄧開始收斂支持民主派的言論,對於體制內和知識分子中的政治改革言論,也表現出越來越不耐煩,甚至深惡痛絕。

卸磨殺驢,“他開始了自己的獨裁時代”

1978年12月18日—22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無論對於鄧個人還是中共來說,這次會議都是重要的轉折點。鄧扳倒了華國鋒,確立了他在中共的中心地位,他感到自己和中共已度過了危機。一朝大權在握,立刻對爭取自由的民眾變臉,重新回到政治極權、定於一尊的老路。

1979年1月18日,女工傅月華因在民主牆張貼大字報,並組織“反飢餓,反迫害”“要民主,要人權”的示威遊行,被捕入獄。

3月29日,北京市發佈《北京市革命委員會通告》,明令禁止言論自由。當日,魏京生等人因“反革命罪”被捕。

逮捕魏京生的第二天,鄧小平在理論務虛會上發表了“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為題的長篇講話。他指責爭取民主權利是“少數壞分子鬧事”,是“公開反對無產階級專政”“嚴重破壞工作秩序、生產秩序和社會秩序”。他斬釘截鐵地宣布“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必須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必須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必須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四項基本原則。

講話傳達到社會上,人們私下議論:鄧小平繼毛澤東之後,開始了他自己的獨裁時代。

不久前還被鄧大力支持的民主牆和“四大”,成了大開殺戒的目標。

1979年11月,中共第五屆全國人大第二次會議作出決議:取締西單牆。

1980年9月,根據鄧小平的提議,五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取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45條中規定的公民擁有“大鳴、大放、大辯論、大字報”的“四大”權利。

緊接着,幾百人奉命上街洗刷所有的大字報、小字報;上千人遭拘審、逮捕。曇花一現的“北京之春”瞬間被扼殺了。

結語

若干年後有網民評論說:“民主是鄧手裡的武器。他要打倒華就拿起這個武器。等華倒台了,他就又取締了這個武器,因為他發自內心地害怕別人或人民用這個武器把他打倒。”

無數次歷史教訓表明,善良人向中共要自由、要人權,無異於與虎謀皮。每當中共高唱民主的時候,都是在算計著騙取民眾信任,達到它自己的目的。如,延安整風、五七年“反右”是為了“引蛇出洞”,“西單民主牆”是為了剷除黨內高層異己。中共的本性是不會自我監督、自我約束、主動放棄專制極權的。

注釋:

(1)《鄧小平年譜》,第436-437頁。

(2)《鄧小平年譜》,第437-439頁。

參考文獻:

1.1980年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2.《鄧小平時代》(2012香港版)傅高義、馮克利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