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曾慶紅放風習保證放棄終身執政?此事才是生死攸關!

北京當局修憲刪除國家主席任期上限,很多人認為習近平會尋求終身制,但也有不同觀點。香港《南華早報》3月14日文章說,為了讓中共領導層支持修憲,習近平可能不得不做出放棄終身執政的保證。不過另有分析認為,中共在喪失了道統和法統合法性的同時,習近平不拋棄中共體制繼續執政,將是生死攸關的大事。

3月14日香港英文《南華早報》文章說,首先,為了讓中共領導層支持修憲,習近平可能不得不做出放棄終身執政的保證。

其次,中國國內民眾對修憲反應消極,這也會給習近平及其團隊造成壓力,即使他有終身執政的想法都會再三考慮。

再者,習近平對待歷史很嚴肅,他可能會吸取歷史教訓。

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分析,香港南華早報早前被馬雲收購,但馬雲表示該報的具體執行和出版內容他並不管。這家報紙實際還是在曾慶紅的勢力範圍內,所以出現過打擊栗戰書的文章,然後再刪稿。南華早報自然有內部消息來源,這給它帶來公信力和影響力。但因為其背景,所以也只是中南海政治鬥爭的工具,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媒體。該媒體多年來支持江派。這篇文章可能是來自曾慶紅的放風。

香港《明報》近日評論文章說,習近平如果尋求延續權力,可以留任總書記或垂簾聽政,本不必在意國家主席這個虛職。而他興師動眾、不顧留下罵名也要一意孤行,很可能是想把國家主席的權力做實,演變為總統制。

《美國之音》引述學者分析,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其實是對〝總書記任期不得超過兩屆〞這一黨內潛規則的〝憲法說明〞。習近平修憲,目標並不是國家主席這個虛職,而是為超期連任總書記和軍委主席掃清障礙。

中共沒有道統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撰文提出中共當今道統法統盡失,習近平若不擺脫中共體制,繼續執政,將是生死攸關的大事。

文章介紹,中國道統之說,普遍認為韓愈的“原道”對於道統的內容、功能及相傳的系統,說得最明白。韓愈所謂道統,就是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孟子相傳的先王之教;其內容是仁義道德以及禮樂制度日常生活所需的事物,易明而易行;其功效則小之修己,大之治國平天下。

儒家之道是道統,孔子集先聖之大成,而孟子發揚光大之,不但奠定儒家學說的基礎,也形成了中國文化的道統。中華民族珍視此一道統,代代相傳,王夫之所謂“政統可斷,道統不可斷”。英國學者李約瑟在其所著《中國之科學與文明》中,有同樣的看法,這可證明中國道統的力量。自西漢至清末,每次大亂之後,撥亂反正,重建新秩序的人,大多是確通道統的儒者。

文章總結,簡而言之,道統就是中國歷代統治者維持統治所秉承的文化和信仰。中國傳統文化是一個包容的文化,儒釋道三教的並存,保證了中華傳統文化在政權不斷更替之後的延續,中國歷史有近一半的時間都被異族統治,但其政權都被中華傳統文化所同化,正所謂“政統可斷,道統不可斷”。

中共也沒有法統

文集介紹,法統就是一個政權執政的合法性,也稱正當性。在政治學中通常用來指政府與法律的權威為民眾所認可的程度。合法性被認為是政府行政的最基本條件:如果一個政府缺乏必要程度的合法性,它將很快地崩潰瓦解。

在中國的傳統政治觀念中,法統是指政權之正當傳承。中國傳統政權以黃河流域為主,即所謂“逐鹿中原”或“問鼎中原”;在歷史上,蜀漢、東晉、南朝、南宋、南明等給驅趕至南方後仍以“正統”自居,而將原地統治者稱為“偽政權”;而在北方,曹魏、十六國的前趙、後趙、前秦、北朝、金朝、清朝以“正統”自居,視南方政權為僭偽。傳統史書及文人亦以其為主就是認為自己才是傳統文化、法律正當承繼者,與地域無關。

在中國政治哲學當中,從周朝開始,統治者和政府的政治正當性由天命所授,不公義的統治者會失去天命授權,繼而失去對人民的統治權利。

中共道統法統盡失

夏小強指出,如今相對於中共政權對於中國的統治,已經徹底地失去了一個統治政權應該具有的道統和法統。

中共統治中國六十多年,通過一系列政治運動和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的宣傳,徹底地摧毀了中國社會延續幾千年的中華傳統文化和信仰,儒釋道三教齊滅,仁義禮智信無存,中國社會在喪失了傳統文化、倫理道德和信仰之後,中共統治也喪失了維持統治的道統。

在當代國家中,合法性更加依賴於政治權力的有效性,這也是近代政治的基本特徵之一。這包括了政府能否有效的對社會事務進行管理,經濟能有持續發展。這取決於政府的財政能力和政策能力。

對合法性基礎的認識最經典的是馬克斯•韋伯的概括,他將之分為傳統型,法理型和個人魅力型。傳統型:合法性來自於傳統的神聖性和傳統受命實施權威的統治者;法理型:合法性來自於法律制度和統治者指令權力;魅力型:來自於英雄化的非凡個人以及他所默示和創建的制度的神聖性。韋伯認為以上類型都是理想類型,歷史上的合法性形式都是這三種類型不同程度的混合。

中共的政權缺乏合法性,其既不來自皇權天命,又不來自民主選票,更不是出於個人的能力。不像民選政府每一屆都可以依法平穩地在完成權力交接,如何維持獨裁統治始終是中共的心病。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徹底地破產,自改革開放以來積累的政治信用喪失殆盡,中共陷於極其嚴重的信任危機。

文章最後強調,中共的統治正在加速給中國製造巨大的國難。這種國難還不包括中共曾經帶給中國社會和民眾的無數財產、生命、環境惡化等災難,而是中共統治高層嚴重分裂不惜以犧牲中國民眾生命和社會動蕩而造成的災難。

面對如今中共政權外憂內患的局面,習近平如何利用手中逐漸穩定的權力,擺脫中共體制的束縛,擺脫掉這個已經完全沒有道統和法統的邪惡中共政權,使中國社會和平穩定過渡到一個沒有中共的法治健全的正常社會,是一個生死攸關的重要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