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飲食文化 > 正文

讀《紅樓夢》跟老太太賈母學養生哲學

一部《紅樓夢》,不僅寫盡了一個大家族的興衰盛敗、幾對男女的愛恨情仇,同時還把每一個人的為人處世的人生哲學和養生理念寫到了細處。飲食、中醫、待人接物、一顰一笑,都蘊含深意。而其中最富有人生經驗而又會調養身心的,當屬賈家最有福氣的老太太賈母。

那麼,就讓我們順着曹雪芹的筆觸,跟着賈母去學學養生吧。

在《紅樓夢》中,無論是賈家興盛時期還是到了後來的敗落,這一個大家族中,要論最有福氣和最會養生的,當然要屬老太太賈母了。不僅因為她老人家長壽多福,兒孫滿堂,還在於她精明豁達、善良樂觀的處世態度和知冷知熱知進退的人生哲學。同時,賈母在養生方面,也時時表現出一個老年人的人生智慧。

“老太太”到底有多老?

關於賈母的年齡,一直是各紅學家們研究的題目。而比較可靠的答案是,劉姥姥第一次見到賈母時,賈母問老親家多大年紀了,劉姥姥答75了,賈母說:比我大好幾歲呢。如此看來,賈母好像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老,最多也就七十左右。

如果放在現在,七十並不算太老,但是在《紅樓夢》那個年代,醫學遠未昌盛,肯定是“人生七十古來稀”啊,能活到七十絕對可以被人稱為“老壽星”。精明能幹頗通人情世故的劉姥姥就是這樣稱呼賈母的。

賈母的高壽,自然和她出身富家有關,從小吃喝講究,嫁的又是世家,一輩子營養豐富,也有好的醫生相隨。但更重要的,是她豁達開朗的心胸,早就不用勞心勞力地管家了,估計先是放手給王夫人,這幾年王夫人也不怎麼理了,全憑能幹的孫媳婦鳳姐張羅忙活。且不要小看這件事,管着這麼大的一個家,上有老下有小,中間還有好幾層大姑子小姨子,還有丫頭婆子,哪一個是省油的燈,所以鳳姐先就把自己的身子累壞了,連個兒子也沒保住。

而賈母呢,她自己是這樣形容自己的生活的:親戚們來了,我怕人笑我,我都不見,不過嚼得動的吃兩口,困了睡一覺,悶了時和這些孫子孫女玩笑一回就完了。這麼輕鬆自在的生活,豈有不長壽之理呢。

能不管就不管,能開心就開心,這還真不是人人都能學得來的。

除了交權不操勞,賈母的高壽還和她好善樂施、惜老憐貧的善良分不開。在賈母的帶動下,賈府對丫環僕人“從不朝打夕罵”的(襲人語),對劉姥姥這類窮親戚也極盡照顧。而賈母的善心不但為自己積了福,也為從不做好事的鳳姐積了福,後來賈家敗落,劉姥姥捨命救出了鳳姐的女兒巧姐。這是後話。

精明的處世哲學:抓大放小,裝聾作啞

別看老太太平時吃喝玩樂,但心裏比誰都清楚着呢。鳳姐手頭緊張,偷偷問賈母的大丫環鴛鴦借貸,鴛鴦雖然掌管着老太太的財產,但並不敢真就偷着把老太太的錢借給鳳姐,於是私下裡悄悄問過賈母,得到了賈母的允准。可賈母怕事情傳出去,開了這個頭,這麼多兒孫,這個也來借那個也來借,所以就假裝不知道。

其實,老太太老歸老,不管事歸不管事,但她絕不糊塗,心裏明鏡兒似的。家裡的事情鬧到老太太跟前,老太太也特別清楚孰重孰輕,賞罰得當。鳳姐和賈璉醋吵架,老太太認為是“什麼要緊的事。”於是講笑似的幾句就勸住了,之後,該罵的罵,該安撫的安撫,三下五除二就處理得乾乾淨淨皆大歡喜。可是後來大老爺逼娶鴛鴦,鴛鴦哭告到老太太面前,老太太並沒有一味地縱容兒子欺負丫環,不但嚴厲地罵了大老爺,同時也藉著這個由子狠狠地敲打了一下平時只聽丈夫的、“公婆面前不過是應個景兒”的大兒媳。再看看寶玉被打時,老太太罵賈政的那些話,帶針夾棒的,弄得本來還覺得自己挺有理的賈政一時間買塊豆腐撞死的心都有了。

賈母人精明,又會躲清閑,而且還是一個愛熱鬧會玩之人。你看薛寶釵點戲,都是照着賈母的喜好,點些熱鬧的戲來聽。

細看《紅樓夢》的前八十回,幾乎一半以上的篇幅,都是在寫吃喝玩樂。也就是榮寧二府加上一個大觀園,便變着花樣玩出了無數的詩情畫意。起詩社,作詩填詞,聽曲看戲……這無數好玩的東西裏面,包括了無比莊重的接娘娘和無比滑稽的帶劉姥姥逛大觀園,凡是玩得比較“瘋”和比較“透”的,都是賈母領着的。只要老太太在,其他的太太奶奶姐姐妹妹們就一下子湊齊了,連大忙人鳳姐也必須到場湊個熱鬧。只要老太太一乏,大家也就飛快地散了。大觀園興盛的那些年,雖然老太太不住園子里,但她依然是園子的主心骨。什麼為難的事,無論是病啊痛啊還是吵啊鬧啊的,老太太一來,就鎮住的,該治的治該哄的哄,片刻間雨過天晴。

老太太平日的飲食:新鮮、清淡、軟爛

俗話說,葯補不如食補。在吃飯喝茶這些事情上,賈母也是非常講究的。因為從小生活在名門望族中,什麼好東西都吃過了,所以賈母講究的倒不是山珍海味或者大魚大肉,而是老人家必須的清淡、新鮮和節制。你看,劉姥姥一來,賈母就很高興,書中這樣描述:“賈母又笑道:我才聽見鳳哥兒說,你帶了好些瓜菜來,我叫他快收拾去了,我正想地里現擷的瓜兒菜兒吃,外頭買的,不像你們地里的好吃。”

你看,賈母的養生觀,跟幾百年後的現代人比一點也不落伍啊。地里新鮮摘的瓜兒菜兒的,又是自家種的,肯定比外面買的好啊。另外,賈母跟劉姥姥閑談也說,“不過嚼得動的吃兩口”,所以鳳姐和王夫人他們都很注意,在聚餐時一定要準備軟爛的食物供賈母選擇。

賈母不但喜歡吃新鮮、軟爛的東西,也很注意節制。廚房送上各式點心什麼的,她常常是咬了兩口,就遞給身邊的小丫頭了。給她送了螃蟹餡的餃子,雖然是個稀罕物兒,但賈母並不待見,說:“這會子油膩膩的,誰吃這個。”元宵那天晚上,賈母和眾人玩笑到很晚,有點餓了,鳳姐趕緊說預備了鴨子肉的粥,但賈母還是很注意地說:“我吃清淡的吧。”最後選了杏仁茶。

說到喝茶,來看看賈母是如何選擇茶的。話說賈母帶着劉姥姥們吃喝了一番之後,到了妙玉的櫳翠庵。妙玉急急把賈母迎進來,賈母也不進去,說就在院子里坐坐,吃一杯茶就走。妙玉奉茶的時候,賈母說:“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說:“知道,這是老君眉。”賈母接了,又問是什麼水,妙玉笑回“是舊年蠲的雨水。”賈母吃了半盞,便笑着遞與劉姥姥說:“你嘗嘗這個茶。”

這裡賈母上來便說,我不吃六安茶,看得出妙玉應該是經常拿六安茶待客的。六安茶指的是六安瓜片,屬於綠茶中的特級茶。這個茶好雖好,但是綠茶比較寒涼,自然不適合賈母這種老年人。而老君眉,經眾多紅學家們研究,有說是產自洞庭一帶的黃茶,也有人說是產於武夷山一帶的烏龍,屬於紅茶。而不論是黃茶還是紅茶,都屬於溫性的茶,且可以消食解膩,賈母剛剛吃了些酒肉,喝老君眉消消食自然是最好的了。除了茶要好,賈母對水也是有要求的,所以妙玉用了去年的雨水,賈母也接受了。

由此看來,賈母在養生中的一貫哲學就是,大事不糊塗,小事不計較,節制飲食,喜歡熱鬧。這樣的老壽星,也是蠻受人歡迎的吧。可惜後來賈家家道敗落,不然的話賈母應該還會多幾年長壽之福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 大洋網-廣州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飲食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