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谷牧生前曾當面數落江澤民 有在床上談工作的嗎?

谷牧突然批評江澤民,「現在外面傳得沸沸揚揚的,你和宋祖英的關係影響很壞嘛!」江澤民說:「我和宋祖英沒有關係,我們是研究工作。」谷牧:「工作關係?有在床上談工作的嗎?」江澤民說:「我們在辦公室里談累了,休息一會。」見谷牧有點兒變臉,江澤民馬上站起來,說:「老前輩,您批評得對!關於和宋祖英的事,回去我一定把它處理好,請您放心好了。」

“小沙龍”里曾有一個熱門話題,有人說,江澤民和宋祖英的爛事,肯定是真事。谷牧活着的時候,當著江澤民的面數落他和宋祖英的關係,“這一幕,我在場”。

旁邊有人潑冷水:“吹牛吧!這樣的機密,怎麼可能讓你這無名鼠輩看見?”

爆料的人說,這算什麼機密?家喻戶曉的臭事,我都懶得說它!我的意思是,大夥罵江,沒冤枉他,傳的黃段子,江自己都認賬。

江澤民和情婦宋祖英(網絡圖片)

聽爆料的人這麼說,大夥不起鬨了,請他仔細說說。於是他講了下面的故事:

谷牧是什麼人?一個中共歷史上少有的幾朝元老。75年,他被提拔當了國務院副總理,按老毛女兒李納的話說,“谷牧是毛澤東時代的最後一位副總理”。這個人在共產黨歷史上不僅資歷老,在毛、鄧、江、胡各時期都受到器重,在中共元老派里很有人脈。2009年他的追悼會規格高低且不說,黨內高層到場的遺老遺少空前。

谷牧在鄧小平時代提拔了一個人,就是江澤民!鄧小平搞改革開放新政策,在“對外開放”上重用谷牧。中央以谷牧為主任成立了兩個部委級的委員會:國家進出口委員會和外國投資委員會。那時候江澤民在一機部正混不下去了,時任上海市長的汪道涵向谷牧力薦江澤民,說他符合鄧小平選拔幹部的“三化”:革命化、專業化、年輕化。80年,谷牧調江澤民進“兩委會”任副主任,相當於副部長級別。江澤民的這一步升遷,是他日後仕途的關鍵一步。如果沒有谷牧這次提拔,江很可能就到哪個大學當老師去了,仕途上沒戲。

谷牧算作江澤民的恩師,江澤民常去拜訪谷牧。江登門謝恩,顯得有情有義,而實際上是江向谷牧討高招,求谷牧給他疏通各路關係,幫自己站住腳跟。鄧小平死後,江澤民掌了實權,玩不轉的時候,還是常登門拜訪谷牧,“請教老前輩”。谷牧心裏有數,所以對江澤民說話也從來不客氣。江澤民因為有求於這位“太上皇”,只能忍氣吞聲。

谷牧當面數落江澤民和宋祖英關係的這一幕,是在江宋醜聞鬧出來以後,江在台上的時候。那天我拜訪谷牧,是為自己經濟理論的若干困惑去討教。沒聊完呢,通報江澤民來了,我要迴避,谷牧說不用,你作陪好了。

江澤民見屋裡有生人,好不自在。谷牧指着我說,這不是外人,多聽聽他們年輕人的意見有好處。聽谷牧這麼說,我就不便離開了,江也只好聽命。

忘了說到什麼事上,谷牧突然批評江澤民,“現在外面傳得沸沸揚揚的,你和宋祖英的關係影響很壞嘛!”江澤民說:“我和宋祖英沒有關係,我們是研究工作。”谷牧:“工作關係?有在床上談工作的嗎?”江澤民說:“我們在辦公室里談累了,休息一會。”見谷牧有點兒變臉,江澤民馬上站起來,說:“老前輩,您批評得對!關於和宋祖英的事,回去我一定把它處理好,請您放心好了。”谷牧說:“江澤民,你現在是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人,你要注意影響!”江澤民面紅耳赤,反覆說:“對,對,您批評得對!以後我一定把這個解決好,不再讓老前輩為我操心。”谷牧說:“我們老了,幹不了什麼了,你們還年輕嘛。”江澤民說:“您放心好了。”說完告辭,出門前還向我點了點頭。

故事講到這,有人忍不住插話:“江真向你點頭啦,什麼意思啊?”講故事的人說:“請我為他多多包涵,別往外傳唄,還能有什麼意思?你想想,他在我這麼個無名鼠輩面前,讓谷牧訓成那副熊相,多掉價啊!這一幕,連同我這個目擊者,讓江澤民什麼時候想起來什麼時候暈,肯定如鯁咽喉。他不敢惹谷牧,敢治我呀,幸虧谷牧死得晚,我不該命絕。”

大夥都笑了,說故事給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