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海歸碩士辭去高薪工作穴居:我在思考人生!

在如今這個快節奏的網絡社會,刷朋友圈,發微博展示自己的生活,已經成為年輕人生活重要的一環,27歲的劉揚(化名)卻完全是一個生活在現代的“古代人”。90後的他,連朋友圈功能都沒有開通,也不上微博等社交網站。最近,他又做出了一個讓全家人都沒想到的決定——在深圳辭去月收入上萬元的工作,回到重慶老家獨自“穴居”。除了吃飯買菜,他幾乎不出門,也不社交。

出於擔心,劉揚在重慶的姨媽聯繫上了記者,希望可以幫忙開導劉揚。劉揚卻直接告訴記者,自己並不需要開導:“我只是在思考人生。“

辭去高薪工作

90後小伙回渝思考人生

“他已經這樣一個星期了,父母又在外地,他就一個人在重慶獃著,把屋頭的人急慘了。”12日,記者在沙坪壩區雙碑,見到了劉揚的姨媽呂女士。她一臉焦急,說當天好不容易說服侄兒過來吃飯,希望記者以朋友的身份,好好開導這位從深圳辭職回到重慶的侄兒。

呂女士說,侄兒劉揚2015在美國一所高校取得碩士文憑,畢業後在深圳一家科技公司任職,從事程序設計工作,月薪在1萬元以上。上月底,侄兒突然辭職,又突然從廣東回到重慶,獨自在家“穴居”,說自己要“思考人生”。

約摸半小時後,記者在呂女士家中見到劉揚。他大約1.75米的個子,穿着一身運動風格的套裝,還背着個書包,標準的理工科大學生的裝扮。不過,劉揚看上去絲毫沒有辭職後獨自居住的邋遢感,從頭到腳都看上去十分整潔,行為舉止彬彬有禮。給記者的第一印象,並不像呂女士所說,是個讓父母家人無比擔心的荒廢生活的年輕人。

得知記者身份後,劉揚並沒有絲毫緊張,只是要求記者不要寫出自己的真名。對家人所說辭職事實,劉揚點頭:“我父母都在外地工作,我就一個人住在沙坪壩家中老房子里,辭職,是我深思熟慮後的決定。”

不社交不工作

時間用來看書和冥想

劉揚告訴記者,此前,自己在深圳月收入在1.5萬左右。“美國畢業回來後,我收到了很多家公司的offer,當時沒有考慮太多,選擇了工資最高的那家公司。”

進入公司後,劉揚同大多數在一線城市的年輕人一樣,日夜工作。他說,深圳消費水平比較高,自己住着10平方米左右的單人間,幾乎每天都要加班到八九點,回到出租房間,根本沒有時間想別的,倒頭便睡。

“在我們這個行業,需要不斷地學習和積累,而我覺得,自己是日復一日在機械地重複工作,一年多過去也沒什麼長進。”漸漸地,劉揚感覺在這個公司越來越多的疲憊和壓力,一次,在因失誤受到領導批評後,他生出了辭職的想法。

他向父母提出辭職,遭到全家人的反對。但劉揚仍然決定——辭職,回到重慶。回到重慶後,他過上了宛如古代人一般的生活,整日待在家中,沒有朋友圈,在重慶沒有朋友的他也不出門社交。“不想做飯,就去外面吃一碗麵,回到家中繼續看書,思考。”

記者翻看劉揚的朋友圈,發現他根本沒有開通朋友圈功能,自己不能發朋友圈,也無法看到朋友的朋友圈。劉揚說,自己表達心情的方式,就是定期更換自己的微信頭像。“比如我到了一個新的地方,第二天就會換成當地的風景照。”對他而言,這樣的方式就足夠表達自己的情緒。

平時在家,他基本上會看一下專業書,“有的時候我還會冥想,就是一個人坐在那裡,然後進入一個人的世界,摒除情緒的煩惱。”

還剩幾千元存款

錢用完後就去打工

“你現在用的錢應該是以前工作存的吧,你還剩多少存款呢?”

“大概也就幾千元吧。”

“幾千元用完了怎麼辦呢?”

“那我就找個地方打工,一個月兩千元也行,到我想出答案為止。”

聽了眼前這位海歸的說法,姨媽呂女士驚呆了。劉揚說,現在自己還沒有想出要從事什麼方面的工作,錢沒了,只好去打工,直到自己想出答案。“

“我思考人生,思考的內容,種類都很多,不僅要想以後從事什麼工作,也要想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劉揚說,自己未來可能會回廣東生活,也可能去北京上海打拚,也可能留在國內考博,做一名大學老師。未來在哪裡生活,就業方向,工作還是讀書,都是自己這段時間思考的內容。

“想得累的時候,我就喜歡一個人在家做清潔,或者自己寫一些英語文章來記錄想法,也偶爾和不認識的陌生網友交流。”宛如古代人的日子,劉揚說自己過的並不孤單。

他的聲音

以前完全按父母期待生活,現在想改變

記者問劉揚,除了工作的壓力和領導的批評,做這個決定的真正原因是什麼?頓了頓,劉揚還是給出了答案。

“我從小就在家人的期待下生活,保持優異的成績,考入好的大學,學最好的專業,找一個高薪的工作。這一切,都是我父母的期待,而不是我的。我認為父母的認知和我們現在的年輕人是有隔閡的,我必須有自己的想法,而不該一味聽從父母,迎合他們的期待。這樣的生活讓我一直過得很累,現在我想改變。”劉揚說,這個道理,他覺得自己明白得太晚。

姨媽呂女士也稱,妹妹和妹夫對劉揚從小就十分嚴格,希望他出人頭地,劉揚也一直乖巧聽話,從小成績優異,卻沒想到他在大學畢業後突然“叛逆”。“我也替他父母跟孩子溝通過,孩子很堅持,完全沒有辦法改變他。”呂女士稱,劉揚父母近日會回到重慶,好好跟兒子談談。但劉揚說,他不會改變主意,他會繼續思考人生,直到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我想,想出答案大概還需要三個月左右,甚至更長。”劉揚說。

專家建議》

可當作充電期,不可與世隔絕

資深青少年研究與社會心理學者、生涯規劃與職場發展顧問譚剛強稱,劉揚人生的突然“剎車”有兩種可能:第一,是他找到了自己壓力的來源,突然發現一切生活都是父母的安排,讓他喪失了真正的自我,當他的自我覺醒時,就會把青春期的主張放在27歲的年齡來實現,這是一種積極的心態。

但劉揚的家人,也要提防第二種情況:劉揚在工作中面對社會的競爭,覺得自己的專業知識素質還不夠,就用這樣的方式來補充自己,並對社會問題進行逃避。如果這樣,那麼劉揚需要調整自己的心態,避免進入心理誤區,引發心理疾病。

不管是哪種情況,建議父母和家人都不要強硬幹預孩子的選擇,劉揚現在處於一種對自己未來的探索階段,父母還是應該選擇支持。孩子出現這樣的情況,跟父母以前的安排式教育方式有很大關係。如果此時再以強硬態度介入,很容易會引起孩子的叛逆心理。建議父母順其自然,理性接受,多幫助孩子走出“剎車期”。

而劉揚在思考的同時,要清晰對未來方向的把握,也不要放棄對社會的適應,可以把這段時間當作對自己的充電,補充專業知識,但不要與世隔絕,應該多接觸社會,為隨時重新回到社會生活和工作做準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重慶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