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最壞的政府形式

《人民日報》以“西方民選制度面臨難以為繼的歷史性危機”,來證明中國取消任期制的“新型政黨制度”,是“對過時的、刻板的西方民選制度的最大糾偏”。如果看近年來一些西方國家的選舉,確實有令人不滿意的結果。但西方民主制度是否已走進死胡同呢?

畢生研究人類戰爭和民主的美國政治學教授魯道夫·拉梅爾(Rudolph Joseph Rummel,1932年-2014年),根據民主的歷史進程指出,人類在渡過了千百年黑暗時代之後,直到1800年,全世界才有3個民主國家:美國,法國,瑞士。但法國在大革命之後是羅伯斯比爾的暴民政治時代,根本不是民主,而是更恐怖的專制。而瑞士的民主也不典型。所以更切實地說,只有從1776年美國的獨立,人類才真正開始了民主進程,實行了投票選舉、三權分立、多黨制、新聞、言論、宗教和結社自由等。

到了1900年,全球的民主國家發展到13個。也就是說,經過了整整100年,人類才增加10個民主國家。50年後,到了1950年,世界有了20個民主國家,佔全球人口的31%。而到了2000年,全球已經有120個國家實行了多黨選舉,民主人口增至全球58.2%。到2015年,民主國家已經約有130個。也就是說,從1970到2015年的45年之間,實行多黨民主選舉的國家增加了100個。而所謂的社會主義國家,則從40多個銳減到2、3個。

人類的戰爭,拉梅爾教授統計,從1816年到2005年之間人類一共有過371場戰爭。其中205場發生在兩個專制國家之間,166場發生在民主國家和專制國家之間,而沒有一場戰爭是發生在兩個民主國家之間。結論很顯然,如果全球都是民主國家,人類就根本不會再有戰爭!

人類的大饑荒,歷史上全球發生的大饑荒並造成大規模死亡的,全都發生在專制國家,而沒有一例發生在民主國家。難道民主國家就沒有天災嗎?當然不是。而是民主國家可以抵抗天災,更不會把天災變成人禍。但在專制國家,天災通常會轉變成人禍,人為地造成大眾死亡。例如斯大林時代的蘇聯大饑荒,中共1960年代因大躍進造成的4,000多萬人死亡的大饑荒,都是由於錯誤政策加上沒有民主制度的制衡所造成的。

殘殺人民,民主可以避免政府殘殺本國人民。世界最大規模殘殺大量無辜者的,不是外敵的入侵,而是專制國家殘殺自己的人民。優秀的知識人,思想者,持不同政見者,只會在專制國家才會發生被殘害的悲劇。

民主制度有問題嗎?當然有問題。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在過多的爭吵中大大影響施政的效率。但從人類自有了民主制度,世界各國就向這種制度一路狂奔來看,證明了邱吉爾所說:“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形式——除了其他所有不斷地被試驗過的政府形式之外。”其他所有試驗過的制度比這個“最壞的形式”更壞。

因為人類的本質是“瘋狂”的,想治癒人性的瘋狂的人,到頭來只會更瘋狂。“最壞的政府形式”的民主制度,不是要治癒人性的瘋狂,而是要用各種相互制約的方法去抑制人性的瘋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