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修憲有玄機政改目標駭人 馬雲劉強東馬化騰都出場了

——主席任期非修憲重點 中共政改目標水落石出

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提出的修憲建議,與三中全會提出的黨政機構改革方案,將通過中國人大被確立為中國的法律和制度,其實更能體現中共修憲目的的是在憲法中強化中共領導。時事評論員橫河分析,中共憲法屬於定義性憲法、字義性憲法,和西方的保障性憲法完全不同,連廢紙都不如。橫河指出,中共建政後有四部憲法,美國憲法二百年沒改一個字。橫河強調,中共修憲是想建立中共黨魁在黨內的合法性。

中共修憲最受外界關注的,是刪除現行憲法中限制中共國家主席兩屆任期的細節。

其實還有一處細節比其更為重要,也更能反映此次修憲的本質。這就是在《憲法》第一條第二款加入“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

與之有所呼應的是,中共十九大修改的黨章中加入了一句話“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

網友“王亞軍北京”總結兩會:馬雲大談計劃經濟,劉強東直言共產主義,馬化騰展示公有製成果,周鴻禕一直在為控網大業努力,馮小剛開始為文革歌頌,張藝謀跑出來給中醫藥鼓吹,從各色“吳晗”“郭沫若”的綜合表現來看,接下來的日子會極端凄美……

學者何清漣3月8日對此評論說:北京兩會,歷來就是形式大於內容、為中共既定重大決議背書的“精英共和”會議,與會者的硬工夫就是一本正經地扯淡。將近半月會期,代表們不能一言不發,就只得比賽扯淡。

習近平多方位推行”黨領導一切“

習近平一代領導集體上任後,中國發生的一系列政治變化的脈絡已經得到清晰呈現。除了中共黨章和中國《憲法》的調整,這也體現在其他一些顯而易見的方面。

其一,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成為中共中央的“核心”。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後,習近平被確立為中共第五代領導集體的核心。習近平作為“核心”的實際權力,可與毛澤東和鄧小平相提並論。

習近平的職務是“三位一體”的中共總書記、中共國家主席和中央軍委主席。作為中國黨務系統的最高領導人,其核心地位的形成,客觀上也增強了中共黨務系統權力場。

其二,中共提出和推進“全面從嚴治黨”。中共十八大後逐漸形成“四個全面”。其中第4個“全面從嚴治黨”,雖是加強對中共自身的治理,實際上賦於了中共黨內機構更大權力、更多話語權,為其進一步實施對黨外領導創造了條件。

“全面從嚴治黨”表現在多個方面,例如推出中共黨內“整風”,展開聲勢浩大的反腐行動,加強中紀委的權限,修訂中共常規黨紀,等等。

其三,黨政權力和制度機構改革。中共十八大後在這方面的動作主要是成立一些由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親自領銜的中央領導小組,例如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等。

十九大後的重要動作則是成立監察委,建立一整套監察制度。中紀委與中國監察委合署辦公,也就是“兩塊牌子,一套人馬”。屬於中共黨內機構的中紀委的權力範圍,由此得到進一步擴大。

其四,中共對黨內外治理的範圍擴大和力度加強。上文已經提到,監察委的成立正是中共治理範圍擴充。召開“新古田會議”握緊“槍杆子”,加強中共統戰工作部署,要求在華外企成立黨支部,強化中國社會基層黨支部作用,等等做法都是對所謂“黨領導一切”說法的響應。

此外,還有2017年11月召開的中共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以及中聯部在中國外交體系里的活躍,都展現了中共的角色正在更多地從幕後走到台前。“黨政分開”變成了“黨政分工”,自始至終,“黨”都是被置於第一位的。

作為政務系統最高權力的中共國家主席職務被改變,與黨務系統最高權力中共總書記保持一致,顯然也彰顯了執政黨中共的地位。

憲法有三種 中共這種連廢紙都不如

時事評論員橫河3月8日在希望之聲政論節目中介紹,中共修憲根本就不重要,也沒什麼意義。

憲法實際上有三種,一種叫保障性憲法,一種叫定義性憲法,一種叫字義性憲法。憲法的本意就是限制政府權力,保障公民權利,所以最理想的就是實施這種功能的憲法。有了這種憲法的話就叫憲政。美國和西方主要國家,也就是說憲法是起源於這些國家和這些制度的,他們實行的就是這種憲法。

上個世紀中期以後,出現了一個社會主義陣營,同時六十年代時候又出現了很多民族解放運動,一下子就出現了上百個現代形式的國家,這些國家都按照西方的國家的制度來設計的,所以他們都有憲法,但是這些國家大多數都沒有對權力的限制和對公民權利的保障。有人就覺得他們也稱憲法、也稱憲政,這就不行,所以有人就把有憲法的國家分成三類,也就是說憲法有三類。

第二類就是我剛才講的定義性憲法。就是把統治者的意志和需要寫到憲法裏面去,比如說寫中共偉光正,把中共的領導寫進憲法,就是屬於這一類的。

第三類就是字義性憲法,字義性憲法就是在字面上和西方國家的憲法內容差不多,跟保障性憲法差不多,比如說中國的憲法里有宗教信仰自由、有言論自由、有結社自由、有集會自由,但是它絕對不實行,這個叫字義性的,就是字面上講得好。中共的憲法我們看到,它既有定義性也有字義性的,就是沒有保障性的,所以它是有憲法無憲政。連廢紙都不如。

中共為何非要去改憲法?

中共知道憲政民主是一個世界潮流,所以它從建政以來就一直掩蓋,它自己的那種獨裁的本質,連國名什麼東西都是按照西方的那一套,什麼共和國之類的,尤其是對外。毛澤東當時制憲的時候就說了,既然洋人都有,我們也搞一個吧!就這個意思。所以它並不是為了約束自己的,從來就不是為了約束自己權力的。

中共現在喉舌媒體也說,美國也老改憲法,你們就說好;中共改憲法,你們就說不好。中共當政以後曾經有過四部憲法,現在實行的八二憲法還經過了88年、93年和04年三次修憲,老毛當時其實連憲法都不要的,就是當時在蘇聯的壓力下,不得已才出了一個憲法。

這四部憲法改動幅度之大,你根本就看不出來那是同一個憲法,根本就是全部重寫,而且方向完全是反的,所以這種憲法根本就是中共的工具,改不改、改什麼,都沒有意義。

美國憲法從制定以來,二百多年一個字都沒改過,改的只是憲法修正案,這和中共的改憲法怎麼能相提並論?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就這次修憲的任期改變而言的話,我覺得也沒什麼意義,它和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危機,就是中共統治不合法,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它想建立的是中共黨魁在黨內的合法性,實際上就是為了一個個人的合法性能夠延長統治的合法性。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