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末夏:中國大商人 不是在監獄 就是在前往監獄的路上

——中國商人的死局

在一個缺少法治,權力等於一切的中國社會,中國商人或被動或主動參與其中,他們往往能用最短的時間內把資產做到全世界最大,但往往隨之而來的是快速崩塌,難以基業長青。有學者專門研究過中國企業為什麼不能富不過三代,其認為關鍵因素仍然是官商關係這道坎過不去,這幾乎成為了中國全體商人的死局,至今無解。

對於所有中國企業家商人群體而言,既享受到半權力、半市場化所帶來的紅利好處,但同時又無處不受灰色權力所約束所牽絆,以此導致了不安全感在近些年持續瀰漫,移民與轉移資產幾乎成為中國商人最需要考慮的頭等大事。

尤其在反腐與加強金融監管的這兩年,中國商人們的惶惶不可終日更加與日俱增。

最近中國商人的三件事引發輿論關注,一是安邦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總經理吳小暉因涉嫌經濟犯罪,被依法提起公訴。這家近些年在國際社會風光無限的怪獸企業由此被中國金融監管部門之一的保監會接管。

二是曾被媒體曝光與安邦保險有着千絲萬縷關係的紅二代,陳毅之子陳小魯突然去世。兩件事幾乎緊挨着的時間,再度讓安邦謎團成為懸疑。

三是中國最為神秘的企業之一,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葉簡明近期已被有關部門調查。根據美國《財富》雜誌去年7月份發佈《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以437億美元營業收入位列第222位。這是中國華信連續第四年入圍《財富》世界500強榜單。

即使入圍世界500強,但對國內外媒體輿論而言,這家曾耗資91億美元收購俄羅斯石油的企業大亨,從來都顯得身份複雜。果不其然,隨着葉簡明被調查後,據中國媒體財新網報導,可知這家企業與權力機構的深度合作,空手套白狼的高超財技不過是一種遊離於正常市場商業之外的另類手法。

本質上來說,安邦吳小暉與華信葉簡明都是異曲同工。這兩家企業能夠在短短數年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成為數千億數萬億規模的國際巨頭,背後成功的秘訣在於與權力合作,以權力為庇護,以權力為馬首,以權力為基礎,打開通往財富世界的鑰匙,兩者好時一榮俱榮,一旦風向突變,這些頂級商人瞬間被新的權力力量所擊碎,鋃鐺入獄。

超級富豪落馬已常態化

以安邦為例,涉及到的中國家族企業資產(鄧小平家族),早就在媒體的報導中被世人所知。但自始至終,高層家族也從未對此公開表態。

吳小暉們成功的關鍵從來都跟自身嘴裏說出的成功學理想與夢想無關。比如,人們至今記憶深刻的是,吳小暉在哈佛大學安邦集團2015招聘會上發表名為“與夢想同行”的演說,稱每一個成功的人都有夢想,沒有夢想不可能成功,夢想就是一種熱情。“夢想與成功之間的距離是堅持,夢想與行動的距離是我們自己。”

今天看來,這些誇大其詞的假話,恐怕連吳小暉自身都不會信。吳小暉、葉簡明們的出事,僅僅是中國超級富豪與權力密切結合的案例之一,從近年來的反腐來看,超級富豪的紛紛落馬早已經是常態化。

更早之前有明天系肖建華與股神徐翔。人們並不驚奇。據跟蹤中國富豪人群財富情況的胡潤(Hurun)報告,參加本屆“兩會”(第十三屆全國人大會議和政協會議)的億萬富翁人數為153人,比第十二屆少了56人,第十二屆的任期為2012年到2017年。

與此同時,在中國民間多少已經形成了這樣的預言,越是規模龐大的商人,越是容易出事,或者說不是在監獄,就是在前往監獄的路上。因為在中國,一個人一旦想把生意做大,則避免不了與權力機構合作打交道。越如此,越危險。

還有一個很明顯的例子是萬達王健林。與安邦類似,前兩年在全球快速擴張,王健林的“1個億小目標”在2016年成為笑談,僅僅一年後,王健林也好,萬達也罷,紛紛賣資產變現。王健林的風光無限與人們紛紛猜測其何時入獄達到,僅一步之遙。

在一個缺少法治,權力等於一切的中國社會,中國商人或被動或主動參與其中,他們往往能用最短的時間內把資產做到全世界最大,但往往隨之而來的是快速崩塌,難以基業長青。有學者專門研究過中國企業為什麼不能富不過三代,其認為關鍵因素仍然是官商關係這道坎過不去,這幾乎成為了中國全體商人的死局,至今無解。

而要想有解的關鍵,顯然是需要全社會的制度環境配套,有權力的制約,有民主的跟隨,有一切可以制約權力之手的社會力量,這才能打造一個真正正常的商業環境;否則,當中國企業家僅僅去研究商業模式,僅僅去開發產品,僅僅去談夢想與理想,絲毫拯救不了自我,只能陷入到無窮無盡的官商陰影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