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維穩推動「血漿經濟」的艾滋病巨疫 惡首狂奔與逍遙

——「血漿液經濟」引發的巨疫 首惡至今無恙

感染艾滋病病毒者開始發病,他們除了封鎖,並沒有進行嚴格的疫情控制,血液製品管控,艾滋病疫情還在蔓延,罪惡繼續深化。

愛滋大疫是人禍,首惡至今逍遙法外(Getty Image)

當今中國誰最有權,當然是黨的一把手。黨是決策首腦,政府是執行機構,河南發生艾滋病20多年,誰是罪魁禍首,為何迄今無人負責。下述文章涉及這個問題。

河南省艾滋病起源於-1992年初鄧小平南巡,掀起經濟開放發展熱潮。

河南省新上任的衛生廳長劉全喜在河南省大力推行了個世界獨一無二的“血漿液經濟”,因這項工作投資小,見錢快,血站遍布全省,許多地方連婦幼保健院、工會、婦聯、人大、政協、,部隊、文藝團體都要摻乎,民間血站更是星火燎原,蔚為壯觀。許多官員尤其衛生系統首長們得天獨厚資源在手,自己,家人辦的血站那是風生水起,財源滾滾而來。

血站低成本投入,流程缺如,設備簡陋,管理空置,災難不可避免的降臨了。

艾滋病魔在這片多災多難的大地上,進入一個沒有任何障礙的通道,在人為的製造了這麼一個個體與個體,通過血與血的連接,構成的一個無法測算的互相連接的巨大群體,橫衝直撞肆虐起來。如核彈引爆時的鏈式反應極速播散開來,造成了中原人類歷史上人為的生物學災難。

也可能是歷史上迄今為止最嚴重的人為的生物學災難!

病程潛伏期時間長,這幫官員商人,數着這極易得來的票子,不斷把這災難推向更廣更深的範圍。

1995-1996年代中期,渡過潛伏期的無辜的賣血貧民的艾滋病逐漸開始發作和死亡逐漸開始發病了,輸血感染者己在大地出現,其病人為數更多、切很分散。這幫災難的製造者,不是動作起來,制止這災難肆虐,而是千方百計掩飾,對泄漏出來的信息極力封鎖,打壓揭秘者,打擊、開除周口王淑平等工作人員,甚至對披露消息的有關人員專家甚至抓捕判刑。

這已經超出了河南省衛生廳所能掌控的局面,首要的是河南省的首腦,國家一些威權,宣傳部門的首腦,他們沆瀣一氣,上下互動,動用了國家所有資源---衛生、防疫、公安、宣傳、教育、外交,國安等等,極力封殺。具體指揮協調是一個維穩權力機構,黨直接掌控的部門。和主要工作是生產,經濟的政府部門關係不大。

更為惡劣的是1995,1996年代中期,感染艾滋病病毒者開始發病,他們除了封鎖,並沒有進行嚴格的疫情控制,血液製品管控,艾滋病疫情還在蔓延,罪惡繼續深化。

也就是說,河南省衛生廳領導官員和商人勾結,甚至其家族人員及有關勢力者齊上陣,在利益驅動干下了一件滔天大罪。

而河南省的首腦,及後來官至常委的大佬們,怕被追究責任,被這幫傢伙們從政治,人格上綁架挾持,動用國家機器,操控維穩機構與他們一起作惡,擴展了艾滋病疫情,並越陷越深,並發生責任倒置,成為首惡。

整個事件的進展脈絡表明,劉全喜,李長春是首惡,河南艾滋病疫情發生,蔓延就在他們主政期間。

1998年,李長春調任廣東省委書記,馬忠臣接任河南省書記。當年世界金融經濟危機波及國內,河南三星公司資金鏈斷裂,非法集資問題暴露,李長春夫婦與之關聯的貪腐問題也顯露。馬忠臣在處理這些問題時,觸及李長春在河南省許多問題。豈不知,因李長春早年出賣喬石,投靠江氏集團,並成為江氏集團核心分子,這個集團反手抓住馬忠臣一些問題,幾乎把馬搞死,馬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方免牢獄之苦。他在河南省委書記任上只幹了惶惶不安的兩年,就被調離,弄到京城就近安置。李長春夫婦也得以逃脫貪腐問題被揭示天下之危局,繼續在他作惡的路上狂奔。

1996年4月7日高耀潔在外醫院會診時、發現一例輸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病人輸的是醫院血庫的血,她意識到問題嚴重。從此,她前後開始關注艾滋病疫情,並開始了走訪艾滋村,自費印刷防艾書藉及宣傳資料,無賞發往全國各地,演講防艾知識,救治助病人及艾滋孤兒等許多工作,(2002年引進香港智行基金會杜聰參於救助孤兒的工作,因他是孫中山先生的親戚,十幾年救了兩萬多名艾滋孤兒,未被遭阻止)其他人已經開始受到有組織的打壓封鎖。

李長春離開河南,馬忠臣1998年出任河南省書記後,對高耀潔所開展的防艾工作管控打壓情況還不是特別嚴厲,許多媒體來採訪,各大學對她還是開放講座的,原單位也有所支持,如下鄉走訪艾滋病村,她的原單位領導李真曾經派人派車隨同她下鄉搞調查。

真正公開嚴厲打壓封鎖艾滋病疫情,是2000年陳奎元做河南省書記,事實求實講,他初到河南,對調查處理艾滋病災難做了些部署,工作。但已是政治局委員,又是江系核心成員的李長春他們為了掩蓋這起民族性人為災難,動用所有國家機器,給揭露艾滋病疫情者謊忸的戴上反華,反黨這些嚇人的罪名。陳奎元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失滅良知迅即轉身,密切配合江、-李、-劉罪惡系統把惡做到極致,不顧公理公開嚴厲打擊封鎖高耀潔。在一次全省專門會議上,黨的維穩權力機構把有關部門、衛生、教育、防疫、公檢法司,等集合一起,劉全喜在會議上咆哮宣稱“高耀潔配合國外反華勢力惡毒攻擊中國”,殺氣騰騰要嚴厲打擊。以後召開多次會議,形成決議,並部署實施:其中除對她本人進行打壓外,有對報道她披露艾滋病事情,宣講艾滋病防治的媒體進行整治,有人為此受到處分,丟烏紗帽。後來事情逐步升級,展開了對高耀潔一系列打壓、國寶圍樓,廳級高官入室,公然禁止她出國領獎等,安全威脅事情發生了。

陳奎元主政河南是高耀潔教授女士一生最黑暗階段之一。因為她的一切工作都被打上反華行為。整個河南,各行各業人士都對她避之不及,那時人們、思想、理論界人士都沒關注這件事情,她一個人面對一個人類歷史上最強大,擁有各種資源的怪獸,她是那麼孤獨,可憐!猶如唐吉可德大戰風車般不可思意,現在讓人想像那個局面,都不寒而慄。

2003年,薩斯疫情驟起,全國一片狼藉,本年度初李克強由河南省長轉任河南省書記,中央胡溫主政(李長春的大老闆江年前離任總書記),和薩斯折騰了大半年,10月份薩斯危情漸收。艾滋病疫情加重,病人上訪省、市、北京,胡溫他們總算想起還有被迫承認艾滋病這個惡魔還在河南肆虐,經過種種各方勢力博弈,2003年末期吳儀付總理親赴河南視察艾滋病疫情,鄭州,12月18日在鄭州接見並單獨唔談高耀潔,後者2004年被授予“感動中國十大人物獎”。(河南宣傳部部長孔玉芳三次赴北京反對,沒有成功)國內官方不得不正面評價高耀潔的工作,不再公開講她是反華勢力了。

但那個大魔頭---李長春已由廣東省委書記轉晉政治局常委,並把持宣傳要津,通過河南省常委---主抓宣傳的孔玉芳繼續打壓封鎖高耀潔,經常動用國安人員圍堵她的住宅,演講廳驅離聽眾人群。掩蓋他及他們集團的罪惡。為此他們把早在90年代積极參与他們開辦血站,當時任漯河衛生局長的劉學州推上河南省衛生廳長位置,替他們把守河南省衛生大門,繼續掩蓋其罪惡。期間2004年接任李克強河南省書記的徐光春書記,為他們立下了汗馬功勞,據說徐光春書記是靠給江氏拍照片從新華社起步的,他的外號叫“徐光吹”他專會吹牛,還會賣官,這是河南岀了名的。淵源頗深的李長春大人總是能掌控河南省的局面。

客觀講,李克強1998年到河南,他並不負責維穩事情,省長就是抓生產經濟。2003年初,升任書記做一把手就遇到薩斯爆發,忙了大半年,2003年底至2004年大規模布局防治艾滋病,但也在2004年底離開了河南省。在河南期間,2004年2月23日曾找高耀潔曾當面和他談過艾滋病疫情及防治、艾滋孤兒等問題,他也做了一些工作,但這是在中央因薩斯流行引起對艾滋病重視之後發生的,作為河南省的二把手,不負主要責任,但應該負一定的責任。

反倒是李長春,河南艾滋病引爆,流行時,他是這裡的一把手。封鎖消息最嚴峻是那個陳奎元書記,他回北京就任社科院院長的表現大家都熟知,他和江氏,李長春淵源甚深,他在河南最賣力打壓高耀潔。

徐光春書記是個人格有缺陷的人物,他說的好聽,不作實事己出了名,外號:徐光吹,一切靠吹來完成,他獻媚於江氏,服務於李長春-中央政治局常委大人。

不得不提到的一個人物,河南省委常委,宣傳部長-孔玉芳,她的學歷是假的。咋說她呢!河南社會都知道一件匪夷所思的傳聞:孔公然宣稱她在河南團系工作,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和胡錦濤胡總書記有一腿,但有人考證,她提供的時間節點,兩人不應該有交集。就是這個品格低下的女人掌控河南省宣傳部門有10年,打壓高耀潔教授女士除了強力部門,在宣傳口就是她孔玉芳在力推執行。孔玉芳,李長春,陳奎元,徐光春上下互動,主導了一系列事情的發生,這筆累累的血債,何時才能討還。

劉全喜,攜同劉學周等一幫河南省衛生系統的敗類,揭開了潘多拉盒子。艾滋病在河南省肆虐了多少年,殺害死了多少萬人,這不僅是一個簡單的抽象數字,而是一串串真實的姓名和面孔,一幅幅慘不忍睹的場面,一聲聲絕望的哭聲,和一片片連綿不斷的新墳,完全可以證實艾滋病災難的疫情・・・・・

災情遠比全國其它省份嚴重。後來,國家為控制艾滋病投入了天文數字的資金,劉氏罪惡團體為私利造下的罪孽,讓全國人民買單。李長春,陳奎元,孔玉芳等極力掩蓋封鎖,造成災禍延續,罪不容恕。

但遲至今日,沒有任何人負責更無人接受處罰,詭異之極。

人類正義審判的缺失,就是最大的不公。

人們不會忘記他們的!

歷史也不會忘記他們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