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徐翔案執行波瀾:追繳違法所得依據「邊個實際取得邊個上繳」?

懸而未決的徐翔案再起波瀾。

前日財新報道,徐翔妻子應瑩委託律師對案子執行提起異議:律師對徐翔案查封、扣押和凍結的約200億的資產情況進行梳理後認為,案發後,徐翔家人的啲合法資產正受到不公正的處置,希望司法能公正對待。

這係徐翔2015年11月案發後,家屬第一次公開發聲。當天上午10時44分,此消息出來後,10時45分,徐翔概念股大恆科技應聲漲停,包括寧波中百,康強電子等徐翔概念股也瞬間拉出陽線。

界面新聞記者獲得了一份徐翔案財產執行異議代理意見,其中家屬對法院的案件執行主要有以下異議:

首先,家屬認為追繳違法所得應當依據“邊個實際取得邊個上繳”的原則,不能連坐。比如,判決書認定的王巍實際獲得的6.4億餘元交易所得以及11.2億餘元分成款應向王巍追繳,不應從徐翔合法財產中追繳。對於其他涉案人員的違法所得,也不應再從徐翔合法財產中重複追繳。

據意見書陳述,在徐翔與王巍合作幫助上市公司股東減持期間,王巍係私自從上市公司股東處收分成款,徐王二人也因此產生分歧。

界面新聞獲悉,僅王巍牽扯的上市公司就有華麗家族、上海新梅、中弘股份,樂通股份、金科股份等多達13隻上市公司。

其次,家屬對集合信託問題產生的處罰也發起了異議。當年市場熱門的澤熙公司的多隻產品均為集合信託,這其中包括澤熙2、3、4、5號集合信託,這些產品曾參與過涉案的13隻股票的交易,現在投資者實際贖回的資金中就包含參與13隻股票交易的違法所得,這些利潤都由投資人全部贖回,但係違法所得卻向徐翔追繳。

從時間上看,徐翔17歲開始炒股,尚未成年,初始資金皆由父母提供,在此後廿多年的投資生涯中,從未和父母進行過財產分割。

根據判決書,徐翔非法所得金額已經確定並全部被追繳,因此法理上,剩下的被查封、凍結和扣押的財產均為合法財產。家屬認為,對於徐翔家族的合法財產,應首先扣除父母及他人的合法財產,再對剩餘的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除去徐翔妻子的一半合法財產,剩餘部分才係徐翔個人財產,應作為罰金執行。

目前徐翔父母和兒子名下的房產和銀行賬戶都被查封,這其中包括徐翔母親持有的大恆科技和文峰股份的公司股份,徐翔父親任大股東的西藏澤添公司持有的寧波中百股份。

2017年5月,浙江私募圈曾對徐翔案的判決與案件執行有過兩次閉門討論,這些投資人均認為徐翔案的執行可能會存在諸多問題,而且這一案件處理結果也將成為資本市場違法處理的經典案例。

“至少2010年以前,徐翔已經積累數十億資產,若都係合法資產,那家庭成員至少應該拿到合理合法的部分,退一萬步,若徐翔妻子提起離婚呢,這些合法部分資產甚至係上市公司股份總要分割給她吧。”浙江私募圈的一位投資經理對界面新聞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界面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