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崔士方:習近平修憲 過張德江「隘口」?

 

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之前,中南海以中央委員會的名義公布了修憲的“加急建議”,因其中包含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引發“群情洶湧”。

習近平為何不等到他第二個任期快結束、權力更穩固時才提出取消任期限制,而非要在第二個任期之初就匆匆祭出“去限手”,觸動強烈反彈呢?

我們如果把這次與取消任期限制一起“捆綁銷售”的習思想和監察委入憲放在一起看,就能明白,其實此舉並非偶然。

修憲乃是大事,既有習思想和監察委齊齊入憲的東風,讓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趁熱打鐵、搭夥暗渡陳倉,就是最好的時機。修憲如果分批進行,除了頻度太密易受非議之外,為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單獨修憲一次,孤家寡項、樹大招風,只怕吸引的炮火會更隆。

而從習近平在軍改時“一夜間換天地”的手法來看,這一打包入憲、避免夜長夢多的做派,也很符合習氏風格。

在十九大之前,習江激斗,令政局難得一見的暗雲詭譎。習近平在十九大力圖實現的目標有三:把習思想以冠名的方式寫入黨章、習家軍攻佔政治局、讓王岐山留任。在倒習的一方通過海外報料猛攻王岐山之下,習得二舍一,以丟車保帥的方式,讓王岐山與三名江派常委(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同歸於盡”(一同退常),保住了前兩個目標的實現。

而習先生在十九屆三中全會的目標則有四個,把習思想寫入憲法、把監察委寫入憲法、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的憲法限制、讓王岐山回爐接任國家副主席。

前兩個目標,因為有此前的鋪墊,習近平遇到的阻力較小,但第三個目標屬於暗渡陳倉,第四個目標屬於迂迴逆襲,觸動倒習勢力的新一輪狙擊在所難免。

這個阻力點的落腳處,顯出一個人選——張德江。

張德江雖然已經離開政治局常委會,但在栗戰書獲正式任命之前,張依然是人大委員長,而人大是正式修憲必須通過的“隘口”。如果張德江挾橡皮圖章之名,行狙擊之實,再糾合劉雲山的宣傳口殘部,雙方背後自然難逃一場惡鬥。

回看十九大前黨章修訂草案的公布,當時官方並未披露全文,直到十九大“生米煮成熟飯”後,外界才確鑿知道具體改了什麼。

但此次修憲的“建議”在二中全會後的1月26日就已寫成,但直到2月25日才公布,比三中全會僅提前了1天。對照此前十六大的修憲模式,是在一中全會後的12月12日寫成修憲“建議”,同年12月22日公布,次年2月24日開二中全會“討論”,從寫成到公布只用了10天,而且是提前了2個月公布。

不妨這樣猜測,習近平是試圖打破舊例,遵循與修黨章類似的隱秘模式,以避免直接踩上輿論地雷。但是在三中全會召開的前一天,“建議”還是按舊例提前露頭。這是不小心馬失前蹄,還是被對頭釋放臨門暗槍逼出水面,大家盡可竟猜。

十九大之前,習近平突然提前一個多月對軍委大換班,人為製造了一個新舊軍委權力打結的空窗期,令外界詫異。

而這個軍委換血提前,雖然與當下修憲建議的提前公布情況有異,但其背後的習江權斗幕布卻是同款。

既然事後證實,房峰輝、張陽兩名軍委委員就是在上述軍委換血空窗期被撂倒,那麼,這次修憲風波過後,是否會有什麼人應聲落水,對看客而言,也就是可以預期之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