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環球旅遊 > 正文

中國女子赴澳游 被安排與兩男拼房?導遊:她想跳機

中國女遊客網絡配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不久前,一名中國女遊客參團到澳洲旅行的“離奇遭遇”,被國內多家媒體報道。報道稱,她不但被安排“與兩名男遊客拼房”、“被扣留護照”,還被“舉報偷渡”,一時引發熱議。

據《今日澳洲》報道,近日,悉尼地接導遊崔先生來到《今日悉尼》辦公室,就該中國女遊客事件進行澄清,他說,“我們是澳洲守法公民,一切都是按照移民局的規定處理。”

被安排與兩男同住?

據大陸媒體報道,1月中旬,來自太原的張女士參加了一個13天的跟團游,行程包括澳大利亞及新西蘭的一些城市。鑒於是獨自出遊,張女士選擇了旅行社提供的酒店拼住方案,但住宿安排後,因為和另一位女士生活習慣存在差異,她先後多次主動申請更換拼住人員。

報道稱,令張女士沒想到的是,旅行社卻安排她與同團另外兩位男士拼住,這讓她無法接受。

“因為無法忍受(室友的生活習慣)”,在第六天夜裡她離開了旅行團所在的酒店,卻因為被領隊扣留護照,無法去別的酒店入住。此後3天,張女士沒有參與團隊行程,報道說是因為睡眠嚴重不足的緣故。在離開前夕,張女士前往機場登記,同時想索要護照為購買的商品辦理退稅,也被導遊拒絕了。

陸媒報道還稱,張女士的家人另收到一條短訊,內文說在警局她被報為偷渡,“旅行社住宿解決不了,比別人多出了一筆800元的聯運費,現在還被旅行社舉報。”

張女士說,她已聯繫移民局,確認此事不會對以後出國造成影響,但儘管如此,整個過程讓她難以釋懷,她希望旅行社能退回自己多餘費用並給予道歉。

導遊:不存在異性混住,她自己有問題

對於早先報道中所稱的“和兩男拼房”的說法,崔先生表示強烈否認:“這根本不可能!我在澳洲做導遊6年,從來沒有見過把不認識的異性客人安排在同一個房間的,更何況還是一個女人和兩個男人混住。”

他告訴記者,當時這個旅行團共有7女3男,加上領隊陳先生,一共11個人,在國內報道發出之後,他就曾跟陳領隊確認過分房情況,“當時訂了4個雙人房、一個3人房,兩對夫妻住兩個雙人房,剩下一個單身男子跟陳領隊同住,張女士和其他兩位女士住3人房,根本不存在異性混住。”

對於報道中,張女士“因和室友生活習慣差異而多次提出換房間”,崔先生也提出質疑,“陳領隊告訴我,從到澳洲的那天開始就是3個女的一個房間,住了6天都沒事,到墨爾本了突然提出要回國和別人住不下去了,這肯定有問題啊!”

崔先生告訴記者,為了滿足張女士的要求,陳領隊還幫她調整了室友,可是依舊不能讓她滿意,“她又不和人家住,又不自己開房,找我要護照買機票,很明顯想跑。”據崔稱,陳領隊對張女士的表現感到懷疑,於是“想出了一個試探的方式”。

“我讓她簽個合住協議試探一下,結果她看了就簽了,正常人誰會同意啊?”陳領隊提到的合住協議,是一份手寫的聲明,內容包括:“本人自願與該團異性領隊和同行人畢先生3人住同一房間,入住期間,產生的所有問題與領隊和畢先生無關”。下方還有被指為張女士的簽名。

不過,據陸媒早先的報道稱,張女士認為當時是在開玩笑,“未把這件事當真,開着玩笑地在同意書上籤了字”。

“離團3天違反移民局規定,很明顯要‘跳機’!”

在陸媒報道中提到:“‘大約第六天夜裡,因為無法忍受(室友的生活習慣),我離開了旅行團所在的酒店。’”張女士告訴陸媒記者,她嚮導游索要護照被拒絕,也因此無法入住其他酒店。“手機沒電了,在酒店大廳熬了一夜後,第二天終於有一位好心的華人幫助我開了一間房休息。”

睡眠嚴重不足,此後三天,張女士沒有參與團隊行程,而是在最後要離開時才前往機場集合。“

“看了這樣的報道,中國遊客還以為澳洲旅遊沒有人身自由,導遊還扣着護照!”對於這樣的誤解,崔先生覺得很無奈,也很冤枉。他告訴記者,這一切“苛刻要求”都源於移民局對張女士所持簽證的要求。

崔先生介紹說,與個人來澳的訪客簽證(600類別)不同,張女士參加的旅行團所申請的,是一種名為ADS(Approved Destination Status)的簽證。

“這種簽證下籤比訪客簽證快,手續也簡單,但對於旅行社和旅客都有嚴格的要求。”崔先生向記者出示了他的導遊證,上面標註着ADS字樣,“地接導遊必須是有ADS資格的,出行前就要向澳洲移民局上報所有行程,並嚴格按照行程進行,就算客人生病了,也要有領隊陪同,才可以不參加行程。如果有任何不可抗力需要修改行程,則需要上報移民局。”

“其實只要客人是善意的,比如需要護照去購物,跟領隊說,領隊也不會不同意,但是張女士的種種做法都太可疑了,所以領隊才會一直拿着護照不給她。”他說,“離團3天已經違反了移民局規定,很明顯她是要‘跳機’!”

“作為澳洲公民,有義務依法上報移民局”

在原報道中,“張女士家人收到了一條短訊,說她被舉報為偷渡。”對此,崔先生認為這一做法並無不妥。

“我們是澳洲合法公民,有義務按照澳洲法律要求上報,可是也並非不近人情。如果遊客是完成了行程後去見朋友,或者不小心迷路了,領隊和導遊都會儘力幫助遊客,不會上報。”

崔先生告訴記者,張女士的行為卻與其他遊客不同,她在自行離開酒店後並未失聯,卻一直不按規定回團。

“她離團之後,陳領隊發微信問她在哪,她說自己在墨爾本賭場,還發了兩張照片來,結果發現照片並不是墨爾本賭場的。三天里她一直都有聯繫,但就是不回來,很明顯是在拖時間,就是‘跳機’了。”

“跳機”是導遊界的行話,用來代指通過非法途徑滯留在國外非法打工的行為。陳領隊和崔先生認為,這位張女士形跡可疑,因此在她離團24小時內,便按規定上報給了澳洲移民局。

“不少澳洲景點都有移民局官員抽查,團里人數不能多也不能少,一旦發生問題卻沒上報,地接導遊和旅行社將被追究責任,我們也有個類似駕照的扣分系統,總分6分被扣光的話,執照就要被吊銷了。”崔先生告訴記者。

“跳機之後再回來,應該是為了拿回護照”

崔先生告訴記者,離團三天後,張女士重新出現在墨爾本機場,接着參加了悉尼行程,可當行程結束,要在悉尼機場登機返回中國的時候,張女士的表現,又令陳領隊和崔先生提高了警惕。

崔先生告訴記者,當天晚上,全團提前3個小時到達悉尼機場辦理登機手續。“她就一直在用手機跟什麼人聯繫,一直不肯進去,非要拿回自己的護照。”

崔先生展示了一張照片,他告訴記者,當時全團的人都已經辦完了登機手續,只有這位張女士不肯讓領隊幫忙辦手續,堅持要拿回自己的護照。“如果是一般旅客,肯定想趕緊進去,也肯定希望領隊幫忙辦手續,不會像她這樣。”

因為雙方陷入了僵局,陳領隊和崔先生向機場移民局官員求助。

“移民局工作人員聽完了情況告訴我,他們沒有人手,要求領隊拿着她的護照陪她進去,在艙門關上之後,再把護照還給她。我們還問了移民局,說如果進了海關就把護照給她,會不會有機會跑出來,他們說有機會,我們才無奈這樣做的。”

最終,在陳領隊的陪同下,張女士回了國。

崔先生稱,自做地接導遊以來,確實見過不少“跳機”案例,“可是跳機之後再回來的,這還是第一次,我們猜就是為了要護照。”

崔先生在最後表示,他希望中國大陸遊客不要因為此事對來澳旅遊產生誤解,也希望還守法工作人員一個清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環球旅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