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國家主席任期被改的功用與雙重效應

外界由此擔心會不會走向獨裁,還是缺乏對中共本質的認知。既然中共總書記的稱謂長期以來就凌駕於國家主席之上,中共自始自終都凌駕於國家之上,其幾十年來不是一直在獨裁嗎?人民何時有過權力呢?只不過有時是一個人玩,有時是多幾個人玩,而國家主席任期的修改不過是中共再一次赤裸裸的將自己的遊戲展現給世界。正如旅美學者何清漣所言,且不要「入戲太深」。

中共日前提議修改憲法,將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引各方關注。(FRED DUFOUR/AFP/)

近兩日,關於剛剛公布的中共中央委員會建議刪除憲法中有關國家主席、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表述,海內外都給予了高度的關注,不僅各國媒體紛紛報道、評論,專家、媒體各抒己見,就連美國白宮也就此表態稱其“屬於北京當局的內部事務”。顯然,直到3月中共“兩會”結束,人們對於如此重大的修改的關注都不會輕易消失。

說其“重大”,是因為這是對1982年中共制定的《憲法》的一次巨大的改動。當年的憲法就此的表述是: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一屆五年,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除此而外,國家主席權力弱化,從原來的“實權”元首變為“虛位”元首,只在形式上代表國家。

而之所以從82年中共開始設限並弱化主席的權力,一個重要原因是掌控中共最高權力直至死去的毛澤東,曾長期任主席之職,其自1949年後發動了包括文革在內的一次次整人運動,給中國帶來了巨大的傷害,中華傳統文化被毀,幾千萬人被害死,而深受其害的中共高官們通過血淋淋的事實意識到了“個人掌權的時間越長就越容易出問題”,因此,為避免新的黨內獨裁者的出現,而對中共的國家主席任期和權限做出了限制。其主導思想還是“黨”大於“國”。

應該說,彼時中共憲法的制定者們,也就是黨內高官,在《憲法》中還是有所保留,那就是對中央軍委主席的任期沒有加以限制。不管當時基於怎樣的考慮,中共高官們還是深知,對軍隊的掌控決不能輕易放棄。1993年,時任中共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的江澤民在楊尚昆的國家主席五年任期滿後,接替該職,自此,中共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國家主席開始了“三位一體”時代,江、胡、習均是如此,除了2002年至2004年江戀棧軍委主席不願下台之外。

對於中共黨魁來說,主席職務讓其有了代表國家的身份,在國際上可以進行首腦外交、國事訪問和出席國際會議等國事活動,因為對於純中共黨務官員出訪西方國家,只能以“黨際交流”方式,而願意採用這種方式的政府也不多。至於世界頭號大國美國從意識形態角度為自己劃定的“道德底線”至今還繼續被堅守,那就是到美國進行正式訪問的中共政權的官員不能以被美國的意識形態視之為“反動”的共產黨的“黨官”身份,而只能以政府職務身份,鄧、江、胡、習訪美莫不如此。

隨着中共在世界上的擴張和與其它國家建立愈來愈多的聯繫,以前的虛位元首之職的實際功用愈加明顯,身為中共最高黨魁也絕對不可或缺這一職務,否則就無法踏上世界政治舞台。

因此,如果習近平想五年屆滿後繼續執掌最高權力,繼續擔任沒有明確任期的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並非難事,但若失去國家主席一職,其無異於跛了一足,即其無法深度介入國際事務,因此此番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其功用主要是延續“三位一體”模式,便於自身出訪,同時也避免將權力分與他人。

而外界由此擔心會不會走向獨裁,還是缺乏對中共本質的認知。既然中共總書記的稱謂長期以來就凌駕於國家主席之上,中共自始自終都凌駕於國家之上,其幾十年來不是一直在獨裁嗎?人民何時有過權力呢?只不過有時是一個人玩,有時是多幾個人玩,而國家主席任期的修改不過是中共再一次赤裸裸的將自己的遊戲展現給世界。正如旅美學者何清漣所言,且不要“入戲太深”。

當然,還是得說,這次再次對《憲法》動刀的確是“玩”的有點大,也因此產生了雙重效應。

目前,在中共黨內所產生的效應儘管無法評估,但筆者認為這至少讓中共黨內那些潛在的“篡黨奪權者”和追隨者或偃旗息鼓,或改換門庭。根據《中直黨建》2018年第2期刊發的習近平的大秘書、中辦主任丁薛祥1月的講話內容,十八大後,在被查的中共高級官員中,“幾乎無一例外地都有政治問題,拉票賄選、拉幫結派,有的甚至想要篡黨奪權”。

事實上,自習近平2012年上台後,中共內部的“篡黨奪權”始終未絕,從早前拿下的薄熙來、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到去年落馬的孫政才、房峰輝、張陽,無一不對習的執政構成了嚴重威脅,而他們背靠的大後台江澤民、曾慶紅迄今並未拿下。既然始作俑者未除,再次以權力利誘,暗中策動新的“篡黨奪權”,也不是不可能的。丁薛祥的講話似乎就在傳遞這樣的陰謀並未禁絕。

對此,如何應對?在習近平將繼續堅持中共領導,堅持“三個代表”寫入黨章、憲法的情況下,為避免新的陰謀策動,採取延長權力任期的做法,不排除是在警告那些“篡黨奪權者”的幕後推手和追隨者,而這樣的警告應該會對一些人起到作用,會讓一些人選擇收手。但此種做法還是本末倒置。

如果說中共黨內的效應外界尚無法看到,那麼外界的各種議論和反響,想必中南海已經注意到了。這些議論和反響存在於知識界中,商界中,在所有關心自己的未來的民眾中。他們出於某種擔心和恐懼,很可能選擇逃離這個國家,而他們的前赴後繼的逃離對於中國而言,絕非好事。

不管修改國家主席任期出於哪種目地,無論其產生的效應如何,其產生的基礎還在於相信中共一時半會不會垮台。然而,歷史從來都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中共灰飛煙滅那一天就在出人意料中降臨,而我們每個人都做了正確的選擇了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