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放棄那些無用的社交

那年我一個人來到北京,帶上父親跟我說的一句話:多交朋友。

於是,上大學時,我酷愛社交,參加了三個社團,只要有活動,都會去打個醬油。我樂意留別人的電話,曾幾何時,我把留到別人電話數量當成炫耀的資本。

我待人熱情,對人誠懇,卻總是被忽略。他們只有在打雜的時候,才會想到這個社團還有一個我。那段時間,雖然很多場合都有我的存在,但永遠不是核心,別人也不太願意跟我交朋友。

可活動後,留下打掃衛生的,永遠是我。

一次,認識了學校的一個老師,那年我還是個學生,屁顛屁顛的大半夜去他辦公室,只是因為他跟我說,晚上他一個人在辦公室值班。

他跟我聊了很久,沒有深聊,只是表面膚淺的交流了十幾分鐘,他告訴我,他是負責學校入黨工作的。

我聽的很認真,臨走前留下了他的電話,還送了帶來了的兩袋水果。

後來我入黨寫申請書,那時不知道可以在網上下範本,傻里吧唧的發短訊找他幫忙,他卻冷冷的回了一條:我沒空。

其實我在很多場合都遇到過了這樣的拒絕,你以為你和對方留了電話存了微信,應該彼此能幫忙,卻忘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只有關係平等,才能互相幫助。

這個故事沒完。

幾年後,我已經是一名英語老師,深夜接到了一個電話,正是幾年前的那位老師。

他笑嘻嘻的跟我寒暄了兩句,很快就聊到了正題:竟然是找我介紹靠譜的英語老師,希望私下能給他的孩子上一節課。

那段時間,我每天都在上課,白天勞累困頓,晚上暈頭轉向,加上想到過去的種種,於是我只是搪塞了,改天我看看,就匆匆掛了電話。

當然,我什麼也沒幫他。

後來我忽然想到這件事,為什麼我沒有幫他,或者說,很久以前,他為什麼不肯幫助我。

答案很簡單,除去彼此的感情,能讓對方幫自己的根本條件,是你能提供等價的回報。換句話說,過去我是個學生,沒法給他提供等價回報;而之後我不需要入黨,他也沒法給我提供等價回報。

而且,我們的感情基礎是零。

事實很冷,但這是事實。

我們總是去參加社交,卻不知道,很多社交其實並沒有什麼用,看似留了別人電話,卻在需要幫助的時候,僅僅是白打了一個電話。

因為我們不夠優秀。

很殘忍,但誰願意幫助一個不優秀的人呢。

曾有個朋友跟我說,我參加了不少社交,朋友也不少,為什麼會越來越孤單,直到今天,很多事情都無人幫助我,難過。

我問她,社交場上,別人一般怎麼介紹我。

她說,我的朋友,小白。

我說,一般怎麼介紹那些優秀的人?

她說,獨立撰稿人、主播、導演、教授……某某某

我說,所以你懂了,如果你自己不強大,那些社交其實沒有什麼用,只有等價的交換,才能得到合理的幫助。

所以,在你還沒有足夠強大足夠優秀的時候,先別花太多那些寶貴的時間去社交,先花點時間讀讀書提升一下專業技能。我們都有過參加一個聚會發現無話可說甚至不知道做一些什麼的經歷,因為,這個群體,不屬於你。

要知道,只有優秀的人,才能得到有用的社交。

幾個月後,小白參加一個電視欄目大火,現在她依舊喜歡參加社交活動,她告訴我,現在甚至有些人每天給她每天分享一些文字,還有些是之前不喜歡理我的人。

一個當紅作家曾經給我說過一個故事,他成名之前,給一個很大的報社投過稿,可是,多次發稿,卻石沉大海。

一年後,他的書大賣,這家報社的創始人竟然親自來找他約稿。

他們關係很好,因為一個需要賣書,一個需要發有品質的文字。有人說他和這個報社的關係好,他只說了一句話:“等價的交換,才有了等價的友誼。”

別覺得世界殘酷,這就是遊戲規則,別著急痛苦這世界冰冷冷的像一塊鐵,請看完我的文字。

我在北京打拚的第一年,一無所有,可每周的都會有一個朋友來看我,給我送吃的,那哥們叫立冬,是我最好的朋友。

他曾經說,無論你是誰,但你是我兄弟。

後來我有點名氣了,他依舊跟我說,別以為你是誰,你就是我兄弟。

這種人,被稱為真朋友,他不適用於以上的規則。無論什麼時候,他都願意幫助你,無論你貧窮還是窩囊,因為你們共同經歷過一些事情,他們總是不離不棄。你們的幫助,不用等價交換,只用感情平等,就好。

這種人不用多,在這個浮誇的世界裏,幾個就好。

所以,放棄那些無用無效的社交,提升自己,才能讓世界變得更大。同時,相信世界上美好的友情,存在於彼此內心深處,安靜的保守着他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簡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