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中國人素質差嗎?公共場所禁煙為何能死人?

等待居民素質提高來實現禁煙,就是一句空談。可以把公共空間想像成一列火車,普快和高鐵對煙民的不同態度,就在於高鐵上吸煙罰500-2000並追加治安處罰,煙民也是可以忍到停靠站,你看,禁煙也不是實現不了,缺的只是一把和壞習慣說不的利劍。

河南的“電梯勸煙”事件,終以勸煙者不賠償暫落帷幕,但也緊跟着發生了幾起因勸煙導致的衝突事件。這又把公共場所禁煙再次推到了公眾面前。

新聞總是推陳出新,很快就被新的新聞覆蓋。包括熱度在的幾天,公共場所吞雲吐霧的照樣大有人在。

在很多人眼裡,依然認為抽的是自己的煙,禍害的是自己的肺,與他人無關。另一方面禁煙令也還是釘在牆上的條款,具體執行太難,公共場所禁煙也離我們還遠。

有人說老人摔倒不敢扶,是因為有人扶了攤上了官司和賠償,這次改判無需賠償,會不會讓更多的人站出來對吸煙者說不呢?

不樂觀。

我因為工作原因出差非常多,選擇高鐵出行並不僅僅是因為快速,還因為禁煙。但是中國普通列車就不一樣了,列車的交接處有專門設置的吸煙區,可以說對煙民非常“友好”,但行駛中的列車,冬季要保暖夏季要降溫,幾乎也是密閉的,吸煙區產生的大量煙霧,會從這一區域蔓延至兩旁的車廂,不管是兒童還是老人甚至孕婦,都無一倖免。而且你還無法去勸阻,因為那明明白白掛着牌子:吸煙區。

密閉環境里的煙民是最讓人頭疼的,包括的士、飯店、電梯甚至醫院。

的士師傅還好,為了生意,只要你提出,大多會默不作聲把煙掐掉。但是在其他區域,你的勸阻很難有人搭理,遇到脾氣暴的,罵人都是輕的,因勸煙被打也不是很新鮮。他們有一個奇怪的邏輯:大多是為什麼別人都不說,就你事多?

大環境下的默許,會顯得要求他人尊重法律非常怪異,哪怕是你的正當權利。

其實,吸煙者遇到勸阻表現出彪悍的同時,未必心裏不清楚,公共場所吸煙是不對的。對勸阻者的辱罵甚至毆打,一方面是被當面戳破的惱火,另一方面也是建立在對方的反擊能力弱於自己的前提下。

如果說這些陌生人組成的公共場所環境下,勸阻會存在暴力風險,那麼熟人環境下的辦公區,禁煙仍然是一句空談,就顯得很有中國特色。

幾天前參加的一場會議,無煙會議室的標牌醒目且多,四個角都有,但與會的男同胞們可能眼睛都不太好。會議的組織方甚至拿出了數包香煙滿桌子孝敬,如同煙霧彈爆炸的會場,令一位感冒還沒好利索的女士不停咳嗽,沒有人想起來詢問一下,或者把煙掐了,似乎吸煙是會場的配套,那寫着無煙會議室的牌子是給誰看的呢?

尤其是愛吸煙的領導在場時,目前的國情下,是誰,有什麼樣的精神支柱去把領導嘴角的煙奪下?

辦公室里的煙民,也習慣把反對者的聲音理解為針對個人。但對於格子間的辦公環境來說,只要有一位煙民的存在,就能把整個格子間變的入木三分。上級抽煙不好制止,同級之間的勸說也並非馬上見效。

曾和一位煙民同事相鄰辦公,他的鍵盤甚至都被煙灰堵的不能操作,桌子上常年放着黃漬的礦泉水瓶,裏面上下浮動的煙蒂好像一場祭祀儀式。

但只要有人提出把煙滅了,你就會被貼上不合群、事多的符號。

人都是害怕被孤立,也害怕被標籤化。

一位備孕的女同事,終於提出抗議,卻被嬉笑搪塞,最終在一次被熏得眼睛流淚嗓子發癢之後大爆發,丟了他的煙蒂瓶子,扯掉了他的煙,引發了一場辦公室混戰。

坦白講,如此的衝突可能僅限於同級之間,假如同辦公室的煙民是直接上司,這種衝突都能直接避免掉,因為結果顯而易見,胳膊擰不過大腿和小鞋不好穿的道理可能從小學就要被灌輸,沉默並不是沉默者的通行證,而是你選擇和大多數人站在一起的一款包治百病的靈藥。

如果說,煙民們自私,對於別人的感受熟視無睹,也不盡然。看人下菜的根源還是在於在乎的是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還是別人家的宅院。

公司的一位司機,以前是大大的煙民,現在卻戒了,因為他換了一位女領導,極其討厭煙味,哪怕是抽完之後身上的味道,在飯碗和煙癮之間,也不是不可以選的嘛。

我所住小區的樓道,每到晚上就煙霧裊裊,後來樓道的走梯里又發現了煙民放置的煙灰罐,看來是準備長期在樓道里奮戰。

那麼問題來了,煙民也知道在家抽不好,樓道為什麼就成了公共煙道呢?

因為家是自己的,樓道是別人的。

等待居民素質提高來實現禁煙,就是一句空談。可以把公共空間想像成一列火車,普快和高鐵對煙民的不同態度,就在於高鐵上吸煙罰500-2000並追加治安處罰,煙民也是可以忍到停靠站,你看,禁煙也不是實現不了,缺的只是一把和壞習慣說不的利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金融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