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大昭寺大火巧合央視涉藏宣傳片?江調換班禪內幕曝光

西藏藏傳佛教聖地、拉薩的大昭寺,大年初二發生火災後,在年初三照常對外開放。但官媒至今沒有公布起火原因。有學者指出,當局保持低調與這座有超過1300年歷史的寺廟在政治上高度敏感有關。美媒披露,現今的十一世班禪喇嘛就是江澤民不顧藏民的反對,強行通過金瓶掣籤並通過造假選定的。

2月17日大年初二,傳來西藏藏傳佛教聖地大昭寺發生火災的消息。網上視頻顯示,至少有一幢建築物的火勢蔓延至屋頂。

在年初三照常對外開放。官方表示釋迦牟尼等身像等重要文物沒有明顯損毀的痕迹,但官媒至今沒有公布起火原因。

倫敦的藏學家羅伯特·巴尼特在推特上引用拉薩消息人士的話說:“任何散播關於這場火災的圖片或非官方消息的人都受到警方威脅。”中共官方在害怕什麼呢?

18日,在北京的藏族作家唯色發表推文稱:“大昭寺主供佛釋迦牟尼等身像,官方發佈的今日照片與前天大昭寺僧人拍攝的照片比較,佛像周圍的布置有很大不同,尤其是在佛像背後多了從來沒有的大幅黃色帷幔。希望官方能給予一個詳細的過程調查和損失情況說明,在昨日眾所周知的火災之後。”

自由亞洲電台2月19日報道,大昭寺火災的起因,具體起火地點,及損毀情況等後續消息官媒隻字不提。

長期關注西藏議題的台灣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曾建元認為,官方保持低調是意料之中。

他表示,中共管治下大昭寺也不斷成為漢藏民族衝突的地點。在大昭寺發生火災難免讓人有聯想及揣測,如果涉及人為因素當然有高度的政治敏感性。在事實真相還不是非常清楚的情況下,中共當局保持低調也是事出有因的。

曾建元還表示,中共在大昭寺里設置了共產黨的黨部,還有公安派出所。這種管理方式,一方面是對宗教的不尊重,另一方面也是對西藏民族中最精英的出家知識分子的一種侮辱,它會使得火災的善後處理受到影響,因為大昭寺的寺方,不太可能主動對這個問題表達態度,因為他們的發言權被共產黨所控制。

有1300多年歷史的大昭寺,2000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該寺在藏傳佛教中有崇高地位。西藏女作家唯色表示,大昭寺收藏的文物極具歷史文化價值。

唯色說,因為有大昭寺所以才有拉薩這個城市。拉薩對藏人來說是聖城,而大昭寺就是聖地中的聖地。達賴喇嘛也說過,大昭寺是全藏最神聖的寺廟。很多藏人一生當中都要去一趟拉薩,很多藏人會“叩長頭”花很長的時間,為的都是去大昭寺朝拜。

佛祖釋迦牟尼在世的時候有3尊塑像非常神聖。9歲和12歲的等身像都在西藏拉薩。有了這2尊佛像才有了大昭寺和小昭寺。這2尊塑像在西藏大部分佛教徒的心中的重要意義是無與倫比的。

位於拉薩市中心的大昭寺是吐蕃王松贊干布在1300年前建造的,寺內主供的釋迦牟尼等身像是大唐文成公主入藏和親時帶來的,拉薩之所以有“聖地”之譽,與這座佛像有直接關聯。

中共推出涉藏宣傳片《聖途》

不知是否是巧合,就在大昭寺起火的當日,大陸明顯具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公眾號“統戰新語”發佈了一則信息:“過大年看大片——涉藏紀錄片《聖途》首集解說詞權威發佈。”消息很快被其它媒體轉載。18日、19日相繼推出第二和第三集的解說詞。

如果沒有這樣的推介,估計不少人都不會注意這部涉藏紀錄片。依據2月初的報道,央視一套和四套已在2月7日至13日先後播出了這部五集紀錄片,其他地方頻道 也將播出。該片回顧了300多年前,六世班禪喇嘛從西藏到北京朝覲乾隆皇帝這一歷史事件,涉及《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二十九條》、“金瓶掣籤”等內容,而其所要傳遞的就是班禪喇嘛“愛國愛教”、中央政府對西藏具有管轄權和在藏傳佛教大活佛轉世認定上具有權威性等信息。據悉,《聖途》還將製作英、法、德外文版本 和90分鐘精編國際版,在境外發行。

美媒揭秘尋找十一世班禪中共抽籤造假

根據美國之音《解密時刻解∶尋找班禪喇嘛轉世靈童》一文披露,現今的十一世班禪喇嘛就是中共不顧藏民的反對,強行通過金瓶掣籤並通過造假選定的。

1989年1月,第十世班禪喇嘛被中共害死後,中共接受藏族高官阿沛·阿旺晉美的建議,下了“尋訪認定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的決定。1991年4月6日,十世班禪大師轉世尋訪小組在北京召開了第一次尋訪工作會議。會議組成人員一部分是中共高官,如幾個省的第一把和第二把書記,一部分是藏區高僧大德。被中共視為“政治過硬”的扎什倫布寺住持恰扎仁波切,成為尋訪小組的第一把手。

但令中共沒想到的是,隨着尋訪進程的推進,恰扎仁波切並未遵從中共具有最後決策權的命令,而是認為既然是遵循“歷史定製”,無疑只有藏人的最高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才有最後決策權。恰扎仁波切於是派信使從西藏到印度暗中和達賴喇嘛聯絡。他發誓,一定要找到真正的班禪喇嘛,哪怕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根據中共官方文件,雙方往來的書信共計近30封。

1994年7月,江澤民在北京主持召開第三次西藏工作會議,達賴喇嘛定為敵人,尋訪班禪大師轉世靈童尋訪這件事上,政策有了巨大變化。中共抬出了乾隆年間的“金瓶掣籤”以確定靈童。

中國西藏問題學者王力雄認為,那時的西藏儘管表面上對中國做出臣服的姿態,但是這種臣服僅僅停留在名義上。事實上,在歷任班禪喇嘛的遴選中,只有第八世班禪喇嘛和第九世班禪喇嘛是由金瓶掣籤選出的。第十世班禪喇嘛和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認定都沒有經過金瓶掣籤。因為這明顯不是藏傳佛教本身的東西。

而且,即便是在1949年後,中共在之前的喇嘛轉世認定中也從來沒有提及過這個象徵封建皇權的金瓶,比如1992年達賴喇嘛和中共政府共同認可的第十七世噶瑪巴喇嘛。

第三次西藏工作會議後,尋訪進程突然加速。尋訪小組先後確定了20多名男童作為靈童候選人。當年12月底,恰扎仁波切派人秘密前往印度達蘭薩拉,將這些男童的照片和資料交給達賴喇嘛。達賴喇嘛通過傳承的方式,最終確定了根敦確吉尼瑪為十一世班禪轉世靈童。

1995年2月,達賴喇嘛將認定書秘密交到恰扎仁波切手上,隨後,恰扎仁波切趕赴北京,希望能夠說服當局,靈童人選已經確定,無需進行金瓶掣籤。

5月14日,在恰扎仁波切無功而返的當日,達賴喇嘛公布了根敦確吉尼瑪的名字。這讓中共十分惱怒,隨即在成都等待轉機的恰扎仁波切立即被逮捕並軟禁起來。中共外交部發言人16日表示不承認達賴喇嘛選定的靈童。17日,根敦確吉尼瑪和家人被帶走。

12月,中共在搞定了一切後,在大昭寺舉行“金瓶掣籤”,儀式上有很多便衣。參加儀式的中共高官有時任國務院國務委員的羅幹、國務院宗教事務局局長葉小文和西藏自治區主席江村羅布。時任西藏自治區佛協會長的波米仁波切在金瓶里三個籤條中抽出來一個,這個男孩就是確吉傑布。男孩的父母大喜過望,在旁人的提示下才沒有失態。而詭異的是,他們二人都是共產黨員。

在回程的飛機上,葉小文透露了確吉傑布被選中的秘密:“金瓶掣籤你看到沒有,那三個籤條裡頭有一條稍微長一點,你看到沒有?”“我們故意地把那個有一條弄長了一點,那一條裏面啊我們放了一點棉花,那個布袋裡頭,所以呢就故意弄長一點,就把那個給抽出來。”中共造假的本事再度彰顯。

金瓶掣籤一個星期後,確吉傑布在戒備森嚴的扎什倫布寺舉行了坐床典禮,隨後被送到北京,被永久地安置在了北京懷柔的一樁豪華別墅中,成為隨時被中共利用的傀儡。

至於反對金瓶掣籤的恰扎仁波切1997年被西藏日喀則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六年,罪名是“同境外分裂勢力勾結並泄露國家機密”,2002年刑滿後下落不明。根敦確吉尼瑪則始終不知所蹤。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