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河南愛滋問題幕後詭異之極 高耀潔再指證大惡人

高耀潔

中國傳統新年伊始,被稱為“中國防愛滋第一人”、91歲高齡的高耀潔醫生,在海外發文譴責導致河南愛滋病肆虐的首惡──前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陳奎元、徐光春及前河南省衛生廳廳長劉全喜。高醫生直指有關罪惡20年間無人為此擔責情形詭異之極,但歷史不會忘記,人民不會忘記。

2月16日,刊登在《參與網》題為《高耀潔:誰是河南愛滋病肆虐的首惡》的文章披露,河南發生愛滋病20多年,迄今無人負責,而這場愛滋病的起源1990年代初河南省推行的“世界獨一無二的‘血漿液經濟’”,時任河南衛生廳長是劉全喜,而後來當過中共政治局常委的李長春,正在這一時期任職河南省委書記長達六年。

高耀潔指出,“因這項工作投資小、見錢快,血站遍布全省,許多地方連婦幼保健院、工會、婦聯、人大、政協、部隊、文藝團體都要摻和”,一時間民間血站風起雲湧,許多官員,尤其是衛生系統首長們,“有得天獨厚資源在手,自己、家人辦的血站那是風生水起,財源滾滾而來”。

1995-1996年代中期,當無辜賣血貧民的過渡潛伏期過後,愛滋病病情發作、死亡、感染漫延。

文章說,河南省衛生廳領導官員和商人勾結,甚至其家族人員及有關勢力者齊上陣,在利益驅動干下了一件滔天大罪。

但是“這幫災難的製造者,不是動作起來,制止這災難肆虐,而是千方百計掩飾,對泄漏出來的信息極力封鎖,打壓揭秘者,打擊、開除周口王淑平等工作人員,甚至對披露消息的有關人員專家甚至抓捕判刑。”

河南省的首腦,及後來官至常委的大佬們,怕被追究責任,被這幫傢伙們從政治,人格上綁架挾持,動用國家機器,操控維穩機構與他們一起作惡,擴展了愛滋病疫情,並越陷越深,並發生責任倒置,成為首惡。

高耀潔說:“黨是決策首腦,政府是執行機構。”“這已經超出了河南省衛生廳所能掌控的局面,首要的是河南省的首腦,國家一些威權,宣傳部門的首腦,他們沆瀣一氣,上下互動,動用了國家所有資源──衛生、防疫、公安、宣傳、教育、外交、國安等等,極力封殺。具體指揮協調是一個維穩權力機構,黨直接掌控的部門。”

“愛滋病魔在這片多災多難的大地上,進入一個沒有任何障礙的通道,在人為的製造了這麼一個個體與個體,通過血與血的連接,構成的一個無法測算的互相連接的巨大群體,橫衝直撞肆虐起來。如核彈引爆時的鏈式反應極速播散開來,造成了中原人民歷史上人為的生物學災難。”“也可能是歷史上迄今為止最嚴重的人為的生物學災難!”

高耀潔表示,河南省整個愛滋病開始、蔓延及被封殺,“整個事件的進展脈絡表明,劉全喜,李長春是首惡,河南愛滋病疫情發生,蔓延就在他們主政期間。”

李長春歷來被指是致河南愛滋肆虐的首惡。(網絡圖片)

文章說,1998年,李長春調任廣東省委書記,馬忠臣接任河南省書記。當年世界金融經濟危機波及國內,河南三星公司資金鏈斷裂,非法集資問題暴露,李長春夫婦與之關聯的貪腐問題也顯露。馬忠臣在處理這些問題時,觸及李長春在河南省許多問題。豈不知,因李長春早年出賣喬石,投靠江氏集團,並成為江氏集團核心分子,這個集團反手抓住馬忠臣一些問題,幾乎把馬搞死,馬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方免牢獄之苦。他在河南省委書記任上只幹了惶惶不安的兩年,就被調離,弄到京城就近安置。李長春夫婦也得以逃脫貪腐問題被揭示天下之危局,繼續在他作惡的路上狂奔。

從1996年初就開始注意愛滋病患者的高耀潔醫生,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她開始走訪愛滋村,自費印刷防艾書藉及宣傳資料,到全國各地演講防艾知識等。但是到2000年陳奎元做河南省書記時,高耀潔受到很嚴重的打壓,當然跟李長春掩蓋事實真相也有關係。“他和江氏、李長春淵源甚深,他在河南最賣力打壓高耀潔。”

陳奎元主政河南是高耀潔教授女士一生最黑暗階段之一。陳奎元為了自己的政治前途,失滅良知,密切配合江、李、劉罪惡系統把惡做到極致,不顧公理公開嚴厲打擊封鎖高耀潔。

高耀潔說:“已是政治局委員,又是江系核心成員的李長春他們為了掩蓋這起民族性人為災難,動用所有國家機器,給揭露愛滋病疫情者謊忸的戴上反華、反黨這些嚇人的罪名。”

當時對高耀潔來說,“整個河南,各行各業人士都對她避之不及……面對一個人類歷史上最強大、擁有各種資源的怪獸。”

文章還說,除了李長春、劉全喜、陳奎元,主抓宣傳、時任河南省常委的孔玉芳、2004年接任河南省省委書記的徐光春、時任漯河衛生局局長的劉學周也是幫凶。孔玉芳繼續打壓、封鎖高耀潔,經常動用國安人員圍堵她的住宅,在演講廳驅離聽眾人群;劉學周替李、劉把守河南省衛生大門,繼續掩蓋罪惡;靠給江氏拍照片而起步徐光春獻媚於江氏,服務於李長春,被起了一個“徐光吹”的外號,“他專會吹牛,還會賣官,這是河南岀了名的”。

高耀潔認為,曾在河南省任職的李克強雖當時作為河南省的二把手,不負主要責任,但也應該負一定的責任。

文章說:“劉全喜攜同劉學周等一幫河南省衛生系統的敗類,揭開了潘多拉盒子。李長春,陳奎元,孔玉芳等極力掩蓋封鎖,造成災禍延續,罪不容恕。愛滋病在河南省肆虐了多少年,殺害死了多少萬人,這不僅是一個簡單的抽象數字,而是一串串真實的姓名和面孔,一幅幅慘不忍睹的場面,一聲聲絕望的哭聲,和一片片連綿不斷的新墳,完全可以證實愛滋病災難的疫情……”

文章最後表示,遲至今日,沒有任何人負責更無人接受處罰,詭異之極。人類正義審判的缺失,就是最大的不公。但人們不會忘記他們的!歷史也不會忘記他們的!

生於1927年、現已91歲高齡的高耀潔,本為婦科腫瘤專家,1996年在河南開始對愛滋病展開相關調查,她揭露中國多省非法賣血導致愛滋病氾濫的黑幕,並協助愛滋病人和遺孤,獲譽為“中國防愛滋第一人”。

在經歷中共當局連番打壓後,2009年8月,高耀潔被迫出走美國,繼續她的愛滋病事業。

李長春禍害河南臭名昭著江澤民被指保護傘

對於河南愛滋真相,香港《亞洲周刊》也曾刊發文章披露,1992年,時任河南省委書記李長春提拔被稱為“愛滋廳長”的劉全喜為省衛生廳長後,劉就更換了河南省生物製品所的負責人,商洽出口血漿給美國的生物製品公司。河南省衛生廳成立“開發辦”、“發展中心”、“中心血站”等機構,進行全省各血站的審批、血漿統銷,於是全省各地掛靠在各機構的合法與不合法的數百家血站成立,黨政軍機構也都紛紛開辦血站斂財。

在“不賣血就是不愛國”的口號下,河南上百萬農民加入了這場“以血致富”的運動中,連老人都把白髮染黑冒充年輕人賣血。

據統計,這時期河南全省共有一百四十萬人賣過血,其中大多數是農民。他們每賣一次血就可以獲得五十元人民幣(當時約值六美元)。由於血站把同種血型的血球混合,清洗,再回輸給獻血人員,回輸的同時還可以少給獻血員五元錢,於是愛滋病毒快速複製傳播。

李長春歷來被視為江澤民的心腹之一。前香港《文匯報》記者姜維平曾在博客撰文披露,中共官場的“拍馬屁”上升規則,成就了李長春,最終成了中共“意識形態王”。

姜維平稱,李長春恰恰涉河南嚴重問題,單就河南愛滋村來說,受害的老百姓到死都不能釋懷。他離開河南時,古董字畫和金銀財寶拉走了5個火車皮,見證者至今尚在。

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多年來亦曾數次實名舉報李長春。2012年11月29日,他在海外媒體刊文《河南愛滋病大流行誰之過?》,直指河南愛滋病大流行的罪魁禍首是李長春,而對河南愛滋病大流行拖延至今不能立案問責之過,其元兇是一手提拔李長春的後台江澤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