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西安事變後大公報給西安軍界的公開信

按:西安事變發生後第6天,即12月18日,《大公報》發表了由張季鸞撰寫的社評《給西安軍界的公開信》。宋美齡所主持的航空委員會,當天即派出飛機,帶了40萬張(不是全份)飛臨西安上空散發。一時間,西安上空與地面到處飛揚着《大公報》。

《給西安軍界的公開信》全文

陝變不是一個人的事,張學良也是主動,也是被動,西安市充塞了乖戾幼稚不平的空氣,醞釀著,鼓動着,差不多一年多時間才形成這種陰謀。現在千鈞一髮之時,要釜底抽薪,必須向東北軍在西安的將士們,剴切勸說。我們在這裡,謹以至誠,給他們說幾句話:

主動及附和此次事變的人們聽着!你們完全錯誤了。錯誤的要亡國家,亡自己。現在所幸尚可挽回,全國同胞,這幾天都悲憤着焦燥着,祈禱你們悔禍。

東北軍的境遇,大家特別同情,因為是東北失後在國內所余惟一的軍團,也就是九一八國難以來關於東北惟一的活紀念。你們在西北很辛苦,大概都帶着家眷,從西安到蘭州之各城市都住着東北軍眷屬,而且眷屬之外,還有許多東北流亡同胞來依附你們。全國悲痛國難,你們還要加上亡家的苦痛。所以你們的焦燥煩悶,格外加甚,這些情形,是國民同情的。蔣委員長明知你們空氣不穩,而一再到西安,對你們始終信賴,毫不防備,也就是因為特別同情你們之故。

你們大概聽了許多惡意的幼稚的煽動,竟做下這種大錯,你們心裏或者還以為自己是愛國,哪知道危害國家,再沒有這樣狠毒嚴重的了。你們把全國政治外交的重心,全軍的統帥,羈禁了,還講什麼救國!你們不聽見綏遠前線將士們,突聞陝變,都在內蒙荒原中痛哭嗎?你們不知道嗎?自十二日之後,全國各大學,各學術團體,以及全國工商實業各界,誰不悲憤?誰不可惜你們?你們一定妄信煽動,以為有人同情,請你們看看這幾天全國的表示,誰不是痛罵!就使誠心反政府,想政權的人,在全國無黨無派的大多數愛國同胞之前,斷沒有一個人能附和你們的。因為事實最雄辯,蔣先生正以全副精神,領導救國,國家才有轉機,你們下此辣手。你們再看看全世界震動的情形!凡是同情中國的國家,沒有不嚴重關心的。全世界的輿論,認定你們是禍國,是便利外患的侵略!因為這是必然的事實。蔣先生不是全智全能,自然也會有招致不平反對的事,但是,他熱誠為國的精神,與其領導全軍的能力,實際上成了中國領袖。全世界國家,都以他為對華外交的重心。這樣人才與資望,再找不出來,也沒機會再培植。你們製造陰謀之日,一定能預料到至少中央直屬的幾十萬軍隊,要同你們拚命,那麼你們怎樣還說要求停止內戰?你們大概以為把蔣先生劫持着,中央不肯打你,現在討伐令下了。多少軍隊,在全國悲憤焦慮的空氣中,正往陝西開。你們抗拒,是和全國愛國同胞抗拒。你們當中,有不少真正愛國者,乃既拚了命而禍了國,值與不值?

所幸者,現在尚有機會,有辦法,辦法且極容易,在西安城內,就立刻可以解決。你們要從心坎里悲悔認錯!要知道全國公論不容你們!要知道你們的舉動,充其量,要斷送祖國的運命,而你們沒有一點出路。最要緊的,你們要信仰蔣先生是你們的救星,只有他能救這個危機,只有他能了解能原諒你們!你們趕緊去見蔣先生謝罪罷!你們大家應當互相擁抱,大家同哭一場!這一哭,是中國民族的辛酸淚!是哭祖國的積弱,哭東北,哭冀察,哭綏遠!哭多少年來在內憂外患中犧牲生命的同胞!你們要發誓,從此更精誠團結,一致的擁護祖國。你們如果這樣悲悔了,蔣先生的淚一定更多,因為他為國事受的辛酸,比你們更多幾十倍。我們看他這幾年在國難中常常有進步,但進步還不彀。此次之後,他看見全國民這樣悲憂,全世界這樣繫念,而眼前看見他所領導指揮的可愛的軍隊大眾,要這樣犧牲,而又受你們的感動,他的心境,一定是自責自奮,絕不怪你們。從此之後,一定更要努力集思廣益,負責執行民族復興的大業。那麼,這一場事變,就立刻逢凶化吉轉禍為福了。你們記住幾點:(一)現在不是勸你們送蔣先生出來,是你們自己應當快求蔣先生出來。(二)蔣先生若能自由執行職務,在西安就立刻可以執行。你們一個通電,蔣先生一個命令就解決了。(三)切莫要索保證要條件。蔣先生的人格,全國的輿論,就是保證。你們有什麼意見,待蔣先生執行職務後,盡可以去貢獻,只要與國家民族有利,他一定能採納,一定比從前更要認真去研究。(四)蔣先生是中央的一員,現在中央命令討伐,是國家執行紀律。但我們相信蔣先生一定能向中央代你們懇求,一定能愛護你們到底。

我們是靠賣報吃飯的,誰看報,也是一元法幣一月,所以我們無私心。我們只是愛中國,愛中國人,只是悲憂目前的危機,馨香禱告逢凶化吉!求大家成功,不要大家失敗。今天的事情,關係國家幾十年乃至一百年的命運,現在尚盡有大家成功的機會,所以不得不以血淚之辭貢獻給張學良先生與各將士。我想中國民族,只有徹底的同胞愛與至誠能挽救。我盼望飛機把我們這一封公開的信快帶到西安,請西安大家看看,快快化乖戾之氣而為祥和。同時請西安的耆老士紳學生青年,都快去求他們照這樣做。這是中國的生路,各軍隊的生路,也就是西安二十萬市民的生路。全世界全中國,這幾天都以殷憂的目光,望着西安陰鬱的天空。趕緊大放光明罷!萬萬不要使華清池西安等地,在中國歷史上成了永久的最大的不祥紀念!我們期待三天以內就要有喜訊,立等着給全國同胞報喜。

後記:散發出的社評效果如何呢?下面引述一段陳紀瀅著,1974年由香港掌故月刊社出版的《胡政之與大公報》中的一段文字:所有東北軍及楊虎城所屬看了這張傳單式的社評,馬上轉變了態度。張楊二氏的心理,也立刻起了急劇變化。後來筆者親自遇見當時參加事變的幾位東北高級軍事將領,他們描述那傳單的功效時說:“我們看了這篇社評,又感動,又泄氣。那篇文章說得入情入理,特別把東北軍的處境與其遭遇,說得透徹極了,所以我們都受到了莫大感動。但大家又說:大公報不支持我們,還有什麼話可說?我們便拿着傳單去見副司令,進了房間,見副司令正在閱讀那上邊的文章,他看完了之後,神色也變了,立即召集會議,討論一切……”“如今參與其事的將領,還有在台灣的,一問便知。所以大公報這篇《給西安軍界的公開信》成了近代歷史重要文獻之一,其所發生的功效絕對大於楚漢爭霸中的‘楚歌’。”使我們從另一個側面了解到,社評確實在西安軍民中產生了一定的反響,也為促成“西安事變”和平解決起到良好作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大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