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程曉容:川普打擊美國假新聞 中共謊言更假更毒

圖為紐約市民在曼哈頓公園觀看天安門自焚騙局圖片。()

打擊假新聞,川普總統展現幽默感——1月17日,川普在推特上公布了2017年美國媒體的“假新聞獎”前十名得主。《紐約時報》奪冠,CNN、ABC、《華盛頓郵報》等主流媒體也都上榜。

網友評論說:“這些所謂的媒體巨頭通過造假把自己多年維持的好形象都糟蹋沒了,對大眾的誤導毒害也是無窮,造孽啊!”還有人寫:“跟人民日報比起來還差得遠”。

這種聯想太自然、太正常。說起造假,誰都會想到中共,想到喉舌媒體的拙劣表演。假如在大陸官方媒體內,也搞一個“假新聞獎”評選,那競爭將會多麼激烈!

其實,此次入圍的美國“假新聞”,與紅色“假新聞”相比,性質大不相同。

例如,奪得“假新聞”頭獎的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他在2016年11月9日(川普勝選當日)撰文斷言,美國經濟不可能因川普的上任而復蘇。同時,他還在文章里貶損挖苦新屆總統。

一年多來,美國的經濟取得了輝煌成就,舉世矚目。在實打實的數據面前,保羅克魯曼的“預言”成空,他也就順理成章的“獲獎”了。應該說,克魯曼對川普所持的偏見,導致了他的武斷“誤判”。經濟的奇蹟,不由恃才專家的意志為轉移,這個教訓夠深刻。

再看亞軍得主:美國廣播公司(ABC)的老牌記者布賴恩羅斯(Brian Ross),他撰寫的有關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的報導有誤,他被迫對文章進行修改,之後被停職4周,期間不付薪水。

這一事例說明,儘管美國主流媒體針對川普口誅筆伐,但是一旦報導疏漏、偏誤或是作假被曝光,板上釘釘,執筆人及負責主管往往要被追究責任,個人及公司的信譽大大受損。去年6月,CNN正式撤回了有關史卡拉穆齊與俄羅斯存在財務關係的報導,向史卡拉穆齊道歉。隨後,涉及報導的三名資深記者和編輯一同辭職。

反觀陸媒造假,是“黨”的要求和任務,從上至下,從過去到現在,永遠是進行時,且習以為常,幾時道過歉,又有何人因為造假而丟了飯碗?至於說謊的動機,則是為了配合當局掩蓋真相,因此而歪曲事實,甚至憑空捏造。此種造假,性質惡劣,毒害深重。

若論紅色宣傳謊言,新華社與“殃視”造得最多最大,還經常配合“作案”,以下兩例足以說明。

天安門自焚偽案

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發生了“自焚”事件。新華社在事發僅兩小時後就對外發出了英語新聞稿,並且發表定性結論,指自焚者為法輪功學員。

據新華社的最初報導,當天下午,共有5人在兩個地點,在自己身上點火,在場的公安警察迅速將火撲滅,滅火時間分別為點火後的一分鐘和一分半鐘之內。但是,一名叫劉春玲的女子當場死亡,其他4人被嚴重燒傷。一周後,《人民日報》對此事做出了更為詳細的報導,而這時自焚的人數由5人增加到了7人。

隨後不久,海外媒體根據央視《焦點訪談》公布的“自焚”錄像,揭示出其中的11大邏輯漏洞,特別通過慢鏡頭分析指出:劉春玲不是被火燒死的,而是被現場的警察用重物擊打致死,從而戳穿了這場騙局。有趣的是,央視《焦點訪談》在重播那段錄像時刪去了劉春玲被打死的鏡頭。

在自焚事件兩周後,華盛頓郵報記者菲力普‧潘發表《Human Fire Ignites Chinese Mystery》(自焚的火焰點燃中國的黑幕)的調查報導,該記者到劉春玲的居住地開封市採訪,劉春玲的鄰居告訴記者:“沒有人曾看到過她煉法輪功。”

2003年5月14日,明慧網發表報導“央視《焦點訪談》女記者李玉強承認‘自焚’鏡頭有假”,披露了《焦點訪談》女記者李玉強在2002年初曾當眾承認“天安門自焚”鏡頭有假。

報導里寫:“2002年初,李玉強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採訪王博時,曾和那裡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進行所謂的‘座談’,當時有法輪功學員問她‘自焚’鏡頭的種種疑點和漏洞(尤其是已燒得黑焦的王進東,兩腿間夾的盛汽油的雪碧瓶子卻完好無損)。面對大家有理有據的分析,李玉強不得不公開承認:廣場上的‘王進東’腿中間的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他們‘補拍’的。她還狡辯說是為了讓人相信是法輪功在自焚,早知道會被識破就不拍了。”

當初,“焦點訪談”在播放“自焚”錄像時,曾聲稱中央電視台的記者不在現場,鏡頭都是CNN記者拍攝的。李玉強之說,與殃視自相矛盾。

資深媒體人、《動向》雜誌總編張偉國曾撰文披露,“據美國之音記者若思的報導,就在新華社報導天安門自焚事件以後,該台記者打電話到北京市公安局和中共公安部求證此事並請他們發表評論時,兩個部門的值班人員都表示不知道、不清楚發生了這件事。連值班的公安人員都不清楚的案情,新華社卻捷足先登搶發新聞,這不但在常理上說不通,而且也違反中共自身的‘宣傳紀律’。”

張偉國指出:“如此重大的命案,本該由司法部門偵查,甚至在法庭審判之後才有定論,北京的官方喉舌卻搶先進行‘輿論定罪’,使人感到其中的案情並不單純。”

中共之所以逆其宣傳紀律而行,系因鎮壓法輪功所需。當時,在炮製了諸多污衊法輪功的謊言之後,它還需要一個更加驚悚的借口,將打擊對象進一步妖魔化,使其發動的迫害看上去合理化,掩人耳目。於是,找幾個不煉功的人,按照排演的劇本,在新年除夕,在首都的廣場,構陷法輪功的偽火就這樣放出了。而被中共利用的宣傳道具,有的被嚴重燒傷,有的甚至在現場就被滅口。真正殘害生命的,是中共邪黨。

武漢國際X教問題論壇

去年12月2日至3日,在武漢召開了“國際邪教問題研究學術論壇”,實際上,這是中共刻意安排的攻擊法輪功的會議。論壇研討是假,事後的歪曲報導才是真正的目的。

關於這次會議,新華社12月3日發表文章,其中“引述”了加拿大專家邁克爾.科洛維爾德(Michael Kropveld)的“觀點”。其一,新華社以科洛維爾德的名義詆毀法輪功創始人及其追隨者;其二,報導稱,科洛維爾德認為,西方社會的一些人士不應該將法輪功問題作為人權問題看待,應該認清“欺騙性和危害性”。

然而,科洛維爾德向新唐人電視台表示,新華社的報導與事實不符,這令他不安。他說,在會議上,他是按照準備好的講稿一個字一個字讀的。科洛維爾德特意把講稿放到了自己的網站,以示明證。

科洛維爾德說:“當你看到我的講稿的時候,就會非常明顯地看出,我絕對沒有說過任何像那篇文章中所引用的話。我的演講和我被(新華社)引用的內容一點兒都聯繫不上。”他還表示,新華社在文章里對其他西方與會者的講話引述的準確性也非常糟糕。

對紅色謊言說“不”

17年前,中共炮製自焚偽案,世紀騙局被揭穿。今天,中共謊言仍在繼續,又被西方學者作證揭露。中共造假,不僅是為了其政黨利益服務,更惡毒之處在於顛倒善惡,以謊言掩蓋其對信仰的迫害、對人權的侵害。無論是大陸讀者,還是外國民眾,如若不假思索、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就可能認同邪惡的說法,有意無意地協同中共,甚至成為其犯罪的幫凶。

川普總統曾說:“假新聞媒體不是我的敵人,而是美國人的敵人”。而中共的假新聞,最為惡毒,它是中國人民、世界人民的敵人。

媒體應當具有何種精神?約瑟夫‧普利策有着精闢的論述:“一個勝任的、無私的、以公眾精神為基準的媒體,擁有訓練有素的智者,既具慧眼明辨是非,亦有勇氣擇善而行,這樣的媒體能維護政府賴以立身的公眾道德,無此公眾道德,任何政府不過是一個騙局和笑柄。”

中共官媒的新聞史,就是輔助中共愚民、迫害良善、欺騙世界的謊言製造史。這是國際新聞界的恥辱。中共政權既是騙局,亦是笑柄。許多的紅色御用文人,理當珍惜自己的能力、名譽和前途命運,何苦為了行將覆滅的中共而賠上自己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