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飲食文化 > 正文

熱辣辣的大唐盛世 貴人們都愛吃什麼?

如果用四個字來形容唐代的飲食,那就是頗具胡風。

飲食上的胡化並非始自唐代,自從西漢的張騫出使西域,中西交通便捷,胡食東進,開啟一種粗狂的飲食風。東漢末年,胡食之風在京師洛陽掀起。“靈帝好胡餅,京師皆食胡餅。”

吃的是胡食,用的呢?“靈帝好胡服、胡帳、胡床、胡坐、胡飯、胡箜篌、胡笛、胡舞,京都貴戚皆競為之。”再加上魏晉南北朝的大融合的背景,為胡風悄然來到中原吹了個熱辣辣的枕邊風。

唐代,儼然已成為胡漢飲食交流的高峰期。

那他們都愛吃什麼?

在主食上,唐代的北方家庭一般吃燒餅,胡餅,搭納;在副食上,多是烤羊肉、吃奶酪。唐人也格外痴迷西域來的葡萄酒,那種微甜的酒感足以叫詩人迷醉。吟唱一首“葡萄美酒夜光杯”。此時,奶製品的消費也在中國達到了頂峰。游牧民族喜歡的各種奶油,酸奶酪,馬奶酒,乾酪,甚至凝乳和黃油都在唐代的皇室流行。

吃着燒餅,擼個串,清風飲醉葡萄酒,醉卧亭台美人懷。這是大唐最完美的私人下午茶。

如果是在一個人生鼎沸的市場,找一個胡人開的酒肆,別有一番滋味。那裡的客人猶如雲織,那裡的胡姬柔美多姿,胡曲飄蕩在大堂的角落,胡舞飛旋起來如飄雪,長袖搖擺,寬裙飄飄蕩蕩映出你通紅的臉龐。吐出一口濁氣,紅暈染盡之前,你摸了一把姑娘的手,啊,這就是盛唐,盛唐的一個酒肆,酒肆中的一抹紅袖。

粗狂的胡風就這樣吹遍盛唐大地。

唐代的餅大而圓。有多大呢?在《同昌公主傳》中出現的餅,直徑是兩尺。富豪家吃餅,中間要夾羊肉。一隻餅放多少羊肉呢?整整一斤起。這種餅就叫做“古樓子”。一般,做體力勞動的人一餐吃兩個胡餅就能吃飽。

割肉飲酒上,唐人也格外豪放。什麼“紅羊枝杖”,“蒸牛犢子”,這種肉菜統統是整隻來吃,抽雪刃割牛羊,圍爐而坐,快活的氣氛洋溢起來。唐人設宴飲酒,數百人甚至千人共飲,歌舞台上演,美酒今朝醉,趁着夜色猛灌起來也是常事。

飲食如此豪放,叫人咂舌。好想穿越怎麼辦?

當然,有個很重要的前提是:你最好穿成個貴族

“貴人御饌,盡供胡食”。在貴人的桌上,日啖千金尤嫌少,山珍海味還嫌膩。在普通百姓的餐桌上,依然是以蔬菜為主食,肉乳製品十分罕見。甚至一到蕭瑟之季,有可能食不果腹。

甚至連現在人人吃得起的麵食,比如在當時多烤制而成的胡餅。在百姓眼裡,胡餅屬於奢侈品。更不要說,胡食的烹制常用到胡椒等香料。(用不起,用不起……)

透過那些精美而模糊的牛首瑪瑙酒器,依稀能聞到唐代熏熏然的酒風。那些價格高於糧食的醉人佳品,映出貴人們燈紅酒綠的生活。

最好的方法呢,是我們對於盛唐的嚮往,僅僅停留在博物館中的精器和油墨印出的錦繡詩篇,再從心底發出的那一聲讚歎,而止步於最殘酷而底層的現實。

畢竟,那是貴人祖宗的,不是你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飲食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