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鄧小平獻媚華國鋒:你能執政二十年

——關於關於華國鋒下台的幾個細節

華國鋒以中共背叛農民和工人正當權益,和中共代表貪官利益、代表資本家利益為由,向胡錦濤提出退黨。還有媒體報導說,追隨華國鋒一起提交退黨報告的還有:原華國鋒辦公室主任、華的老警衛員、華國鋒的機要秘書、華的專職司機。這實際上是一個黨支部的集體退黨。

華國鋒在粉碎“四人幫”這個問題上,確實是作出了很大貢獻的。這是歷史事實。粉碎“四人幫”以後,他受到了黨內的普遍支持。當時還沒有出來工作的鄧小平寫了一封信,說華國鋒至少可以搞二十年。這個話是真誠的。

1978年冬,華國鋒參加北京密雲水庫的維護

2015年第4期《炎黃春秋》發表了李海文老師的文章《華國鋒談史傳寫作》。文章中談到了華國鋒的辭職問題,華國鋒自己說:“黨內再鬥爭,老百姓遭殃。我堅決辭掉一切職務。事先和葉帥說了。有的說我傻瓜。有的說我太老實。我沒有後悔。”

讀了這個細節,我相信華國鋒說的是實話。前不久,我在整理於浩成先生所存資料時,看到了1979年鄧力群的《訪日歸來的思索》的報告,報告中有一段話對我觸動很大:

“有的日本人說,你們有了社會主義制度,為什麼要今天這樣整,明天那樣整呢?華國鋒同志說,我們再也不要折騰了,再折騰下去,我們這個民族就要沒有希望了。資本主義國家的政局也常常變。日本政局比較穩定,也有變動,內閣改組,黨派鬥爭,屢見不鮮。可是這種變動沒有阻礙經濟的發展。我們黨內、國內今後也還會有鬥爭。但是應當使這種鬥爭不是阻礙、而是有利於經濟的發展。這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問題。”

三月末,我到李海文老師家取材料,我和她說了鄧力群報告中華國鋒說的“我們再也不要折騰了,再折騰下去,我們這個民族就要沒有希望了”這句話時,她說,下個月我有一篇文章在《炎黃春秋》上發表,上面就有這方面的內容。

華國鋒不願再在黨內就權利問題進行纏鬥。此前,他也曾試圖鬥爭過,78年他想搞海軍閱兵,但被叫停。79年在對越問題上他反對動用武力,但鄧小平堅持。他知道部隊不聽自己的。作為政治家,他對時局的認識是清楚的,去意恐怕早有,這說明華對黨內鬥爭的殘酷性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在請辭之前他還是和支持他的葉帥吐露了心曲,雖然,我們看不到和葉帥談話的內容,但可以肯定地說,葉帥是不同意他辭職的,要不何來“傻瓜”之說呢?

這個細節,在黨內高級幹部中鮮為人知,特別是省部級幹部中有一些人認為華國鋒沒有自知之明,如果有自知之明的話,恐怕還會給他保留一個政治局委員。其實他們不知道華國鋒是要“堅決辭掉一切職務”的,他是有自知之明的。

前幾年,我在整理黑龍江省老省長陳雷的一些談話資料時,看到了他的一個談話,在這個談話中他談到了1977年12月6日,汪東興給黑龍江省打來電話,電話通知劉光濤、張林池、楊易辰、於洪亮、李力安、陳雷6個人到北京開會。陳雷回憶說:

1977年的冬天,楊易晨通知我,說中央要找我們省的領導談話。我問都有誰?楊易辰說,還有他、劉光濤、張林池。我一想,人家都是省級領導,我現在才是個廳級幹部,不是省級呀。既然中央點名讓我去,就必有原因吧。到了北京,我們住進北京飯店。一天夜裡,中央領導要找我們談話。黑天里,汽車把我們送到一個不知道的地方。後來才知道是西山,這裡有一個中央的秘密工作地點,外人是不知道的。在這裡,我們見到了當時中央的幾位主要領導,鄧小平、李先念、華國鋒、汪東興,這時華國鋒是黨中央主席,但是他也聽鄧小平的。

中央領導先聽了我們介紹黑龍江在打倒四人幫以後,恢復經濟生產,維護社會安定團結,整肅“文革”流毒,清洗“造反派”等工作。鄧小平同志對我們說,新的形勢要求加強省的工作,黑龍江省的領導班子必須調整。宣布中央決定撤消劉光濤的職務,工作另行安排,到長江航運局當一把手。劉光濤省革委會主任由楊易晨接替,主管省委工作。原來楊易晨的省革委會第一副主任由我接替,主持省政府工作。張林池也撤消省革委會副主任之職,到中央黨校學習。後來,任農墾部、農業部副部長。

中央宣布了任命決定以後,我們返回北京飯店,劉光濤無精打采。第二天一早,劉光濤找我,讓我幫助他。他說他不打算去長江航運局,那裡的航運總部設在武漢,一把手也得受湖北省領導,覺得丟面子。我的正式任命都沒有下來,我也沒有權哪!怎麼好幫忙呢?他讓我給說說好話,我說:“行。”因為我在建委工作時,如建滌倫廠和飛機場向省委打報告,省委認為挺好,劉光濤還寫了批示,從這方面來看,他對我的工作是支持的,不是刁難,所以對他的印象比較好。可是他不從長遠想,不能激流勇退,不服從中央的安排,這一點就不好,如果在長江航運局好好乾,干出成績來,還會有提升的機會。他沒有自知之明,又沒有踏實工作的準備,所以不行,李德生就有自知之明,文革中他是中央副主席,“四人幫”一垮台,他馬上提出辭職,他因為沒有野心,給他保留中央政治局委員直到最後。華國鋒就沒有自知之明,如果他主動要求下來,至少能保持中央的政治局委員,他在粉碎“四人幫”時是立了功的,起重要作用。他是被逼下去的,所以只保留了一個中央委員的位置。劉光濤不服從分配,最後也只按省軍區政委的待遇在省軍區休養至今,只是佔了一座好房子。再說,劉光濤跟造反派幹了那麼多年,也是有錯誤和不可推卸的責任。退居三舍,後來才可能再上去,就是這個道理。

通過這個材料,可以看出,當時一些高級幹部並不知道華國鋒是主動請辭,而且還是“堅決辭掉一切職務”的情況。陳雷說李德勝是文革後請辭中央副主席一職的說法是不對的,林彪事件後的1974他就辭去副主席職務,對此毛是有批示的。

陳雷說“他是被逼下去的”這話也確實說出了一些實情。

鄧力群在他的自述《十二個春秋》中說鄧小平《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這篇講話“其實質是針對華國鋒的,為華的下台做準備,尋找理論根據”。其後,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京連續召開九次會議。出席會議的有,中央政治局委員21人,政治局候補委員1人,中共中央書記處7人列席了會議。會議的主要內容是討論、批准向十一屆六中全會提出的人事更動方案。會議集中批評了華國鋒。11月19日胡耀邦作了長篇發言,一共講了五點,其中第二點談了自己對華國鋒所犯錯誤的基本看法,他說:

我首先想說,國鋒同志是1938年參加工作的,也應該說是一個老同志。昨天我查了一查,1938年以前的幹部,剩下大概7萬人左右;1937年以前的,只剩下1萬8千人了。國鋒同志也是一級一級上來的,確實是由區的工作、縣的工作、地委的工作、省的工作到中央工作的。有同志說是坐直升飛機上來的,我個人覺得這麼說不妥當。四十多年來,國鋒同志也積累了相當豐富的工作經驗,也有一定的水平。這個,我看也應該是肯定的。國鋒同志和一些老同志一道,在粉碎“四人幫”這個問題上,確實是作出了很大貢獻的。這是歷史事實。我們的黨和人民是不會忘記這一點的。粉碎“四人幫”以後,全黨、全國人民,包括老同志,確實是真心誠意擁護國鋒同志的。那個時候,我記得當時還沒有出來工作的小平同志,是寫了一封信的,說國鋒同志至少可以搞二十年。這個話是真誠的。

這個長篇講話現在看來有一些過頭話,但放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來看,胡耀邦對華國鋒也是採取力求客觀的態度,和一些老幹部的做法大有不同,中央黨校教授沈寶祥在其新作《親歷撥亂反正》一書中回憶:

1981年9月29日,胡耀邦對我們理論動態組同志談話時說:對華的錯誤,第一,講過了頭不好;第二,講枝枝節節的事情不好。講得公公道道是得人心的。我在政治局的講話中,有五個承認,承認他是老幹部,承認他有貢獻,承認能力是相對的,承認大家都可能有錯誤,承認他“文化大革命”不是造反派。他說,沒有這五條,我們站不住腳。胡耀邦的五個承認,是有針對性的,講這五條,是需要一點勇氣的。胡耀邦的這個發言,在當時那種氛圍中,比較起來,是最公道溫和的,但有的問題講得也有些過頭。

關於華國鋒對胡耀邦的這個發言有什麼看法我們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他對胡耀邦肯定是理解的,因為他深知黨內鬥爭的規則,他的去留這不是胡耀邦所能決定的。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李海文文章中說的“他寡言少語,為人寬厚,不願意講別人的壞話,這為我們還原歷史增加了困難”。

華國鋒退黨

華國鋒死後才被公眾了解,他在生前已經退黨。2001年,日本《朝日新聞》首次報導了華國鋒已經退黨的消息。

據悉,華國鋒在退黨聲明裡說:〝現在的共產黨,和過去的國民黨沒有什麼區別。〞

當年中共也是打着〝反腐敗、反專制〞的口號推翻了國民黨政府。然而,中共執政50多年來,堅持一黨獨裁、壓制人權、剝奪人民的自由、貪污腐敗、濫用司法,比當年的國民黨政府有過之而無不及。

2005年,又有多家外媒相繼報導說:華國鋒以中共背叛農民和工人正當權益,和中共代表貪官利益、代表資本家利益為由,向胡錦濤提出退黨。還有媒體報導說,追隨華國鋒一起提交退黨報告的還有:原華國鋒辦公室主任、華的老警衛員、華國鋒的機要秘書、華的專職司機。這實際上是一個黨支部的集體退黨。

在公開場合,中共官方對華國鋒退黨一事諱莫如深,但也不敢公開否認。在2001年11月6日的外交部新聞發佈會上,一名日本記者向中共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朱邦造提問:〝華國鋒是否要求退黨?〞

朱邦造顧左右而言它:〝這個問題不是我回答的範圍,以後不要在外交部新聞發佈會上問這種問題。〞當時有媒體分析說,朱邦造的躲閃,正說明這一事件不是捕風捉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