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紅色娘子軍版權案再起風波 劇團法院發文互轟

2018年1月2日,中央芭蕾舞團發出嚴正聲明,言辭激烈的批判西城區法院。但幾個小時後,該聲明被全網遮罩。(中央芭蕾舞團官網)

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一直是中共官方實施意識形態宣傳的重要劇目。(中央芭蕾舞團演出海報,拍攝時間不詳)

因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版權案敗訴的中央芭蕾舞團,周二(2日)發出「嚴正聲明」,批評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枉法。但法院反駁指中央芭蕾舞團破壞法紀。雙方互攻引發了網民對意識形態宣傳的嘲諷,官方則立即滅火,全面刪除有關的資訊。(黃小山/文宇晴報道)

據中央芭蕾舞團的聲明稱,北京西城區法院強制執行瀆職法官的枉法判決,已對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造成嚴重傷害,進而使《紅色娘子軍》將遭遇被迫停演的命運。

在聲明中,中央芭蕾舞團稱《紅色娘子軍》是周恩來親自策劃、指導,在中宣部、文化部的直接領導下誕生。還稱要捍衛先烈用生命和熱血染紅的《紅色娘子軍》不被司法腐敗玷污,並譴責該案的主審法官孫敬肆意踐踏法律、破壞法治。

西城區法院當晚發出回應,詳細列舉了劇作家梁信投訴中央芭蕾舞團侵害《紅色娘子軍》著作權的經過,從兩年前一審民事判決,到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二審維持原判,北京市高院駁回中央芭蕾舞團再審申請等,並透露中央芭蕾舞團一直拒絕履行總額12萬元的賠償責任。上月底,法院才強制執行查扣了中央芭蕾舞團包括利息在內的13萬多元。

事件發生後,中央芭蕾舞團立即被捲入了輿論的漩渦。官媒人民日報也發表評論稱︰中央芭蕾舞團發嚴正聲明與法制背道而馳。而官媒環球時報也發文批其「太不得體」。

版權之爭的原告親屬、演員馮遠征於微博稱「中央芭蕾舞團如此無視中國法律,把自己淩駕於法律之上,這樣的法盲團領導實在可笑」。

而網民發起的圍觀則迅速讓事態發酵。媒體人透露,這是自2014年艾未未發起的「腿槍」照片秀嘲諷《紅色娘子軍》以藝術的名義進行意識形態灌輸之後,該芭蕾舞劇再次成了被調侃的對象。

周三早上,網信辦下令全網查刪與此事有關的資訊。芭蕾舞團的聲明和法院系統的說明,也被立即遮罩。

據一位要求匿名的律師稱,此事反映出的中央芭蕾舞團習慣了吃免費的午餐,同時,根據官方的行政體系,他們的行政級別又遠高於區級法院,有惱羞成怒的意味。

他說︰以前呢,如果在裏面的員工他創作的東西啊,根本談不上什麼知識產權的。如果不是員工,一般也不跟它計較。也就是免費午餐吃習慣了。它如果從行政級別角度呢,區法院應該是正處級,中央芭蕾舞團按照行政級別廳級肯定有的。從這角度上呢,惱羞成怒應該是這樣的。

而曾因質疑「狼牙山五壯士」有虛構因素,而被其後人起訴、並遭西城區判決敗訴的歷史學者洪振快說,相比他因質疑「狼牙山五壯士」遭打壓的案例,《紅色娘子軍》版權案其實只是紅色意識形態領域的內部的糾紛,12萬的判決金額顯示,西城法院的判決實際上有政治平衡的意圖,只是中央芭蕾舞團不服氣,想用紅色身份耍特權,但引發了更大的輿論危機。

他說︰從著作權的角度來看呢,北京市西城區法院的這個判決呢,對中央芭蕾舞團來說呢,它是已經盡到了維護的這個責任。只是中央芭蕾舞團他們認為《紅色娘子軍》是他們的一個紅色身份,所以他們現在對這個判決非常不滿。昨天的聲明很顯然是要把它意識形態化了,想以政治來干預司法。最高法昨天的表態都已指他們違反法制了。

洪振快還表示,一旦涉及到挑戰黨的意識形態的案子,法院都會做出維護意識形態的判決。而且從去年3月15日,全國兩會通過的民法總則第185條,要維護「英雄」、「烈士」的名譽和榮譽。去年的12月22日,全國人大又在討論保護英雄烈士法的草案,試圖把所有的管道和手段都利用起來,對質疑挑戰黨的的意識宣傳的英雄的行為進行打壓。

而中央芭蕾舞團周三下午在回應本台的採訪請求時則稱,他們什麼都不能說。西城區法院院辦值班電話則無人接聽。

改編自電影的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誕生於1964年,是中共官方的一個意識形態宣傳劇碼,曾是文革時期中國的八大樣本戲之一。文革結束後一度禁演,90年代初作為意識形態劇碼再度復演。2011年,電影劇本作者梁信將中央芭蕾舞團訴至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要求中央芭蕾舞團停止演出《紅色娘子軍》、賠禮道歉並賠償損失。2015年5月18日,西城區法院判中央芭蕾舞團向梁信支付報酬及訴訟費共計12萬元。但中央芭蕾舞團持續上訴,雙方的紛爭一直持續至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