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強行抽血與綠色通道背後的活摘器官罪惡

英國維吾爾協會負責人、外科醫師安華‧托帝亮出手機內的照片,指出新疆某機場出現為特殊旅客、人體器官運輸專門開闢的快速通道。(陳柏州/大紀元)

中共宰割人民,而“宰割”竟然不是比喻。這個話題,會有多沉重?

從2000年開始,大陸器官移植呈爆炸式增長,等待供體的時間短得不可思議,在全世界絕無僅有。有些醫院以促銷招攬客戶,還出現“包換包退”的廣告詞。非常迅速地,以人體器官為前提的移植手術,在中國成為帶來巨大利潤的新興產業。在白色的病房內,隱藏着中共的滅絕人性和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的滔天罪惡。

強行抽血疑雲

多年來,大批法輪功學員在被關押期間經歷了體檢和抽血。有調查人員認為,這明顯是以器官移植為目的而進行的。近幾年,陸續發生了在家的法輪功學員也被強行抽血的事件。據明慧網報導,為了抽取法輪功學員的血樣、口液,各地警察不擇手段地上門騷擾、綁架,並且威脅家屬。“追查國際”將其視為一項佐證,證實中共活摘器官至今仍然猖獗。

2017年12月14日,遼寧省錦州市義縣城關鄉派出所所長和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單明媛家抽血。當時單明媛不在家,結果警察抽取了她的丈夫王會華的血樣,還告訴她丈夫說是好事。

12月12日,貴州安順法輪功學員周智君被強行抽血。當天上午國保大隊、派出所等人員上門,說要抽點血建檔案,讓周配合。周智君拒絕,但被四個人一擁而上、強行抽血並拍照。

2014年,明慧網發表了《多地警察上門逼迫法輪功學員驗血》一文,報導了20多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抽血的案例。他們來自遼寧、湖南、貴州、北京等地,包括80歲的老者。

獨立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的美國記者伊森‧葛特曼透露,他在調查時發現,多個證人在中國監獄裏被強行抽血和做相關的以器官移植為目的的體檢。在葛特曼的著作《屠殺》中,有一位證人叫王春英。她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時,和其他30幾個人一起被強行抽血。

王春英說,當時9個警察強行把她按在床上,“在腳脖子那裡抽了5~6毫升血,我做了30年的護士,一般的肝功能、腎功能檢查不用抽這麼多血。這是正常血量的兩三倍。這次抽血的背後一定有檢查其它功能的目的。一直到我2009年11月份離開馬三家,都沒有把化驗的結果告訴我們。”

中共在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從2000年開始,大陸器官移植迅猛增長,其發展的起點和高峰期恰與中共迫害法輪功重合。2006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海外被首次曝光。此後10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和獨立調查人員通過調查取證,取得了大量證據資料,證實:中共活摘器官確實存在,在中國存在着一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活摘器官的受害主體是法輪功學員。

維族醫生揭露中共

維吾爾族人安華‧托帝(Enver Tohti)是目前唯一一位現身作證、實施過活摘器官的大陸醫生。

1995年7月的一天早上,當時在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工作的安華‧托帝,在主任的安排下,帶着野外手術設備和兩名助手,趕到烏魯木齊西面的西山刑場。一名行刑後的犯人躺在地上,安華和助手快速摘除了犯人的肝臟和兩個腎臟。托帝說,子彈打在犯人的右胸,他沒有死,還可以活下去。可是,摘取器官終止了他的生命。主任叮囑他說:“記住,今天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這個事件如噩夢般揮之不去,折磨著安華的良知。後來,他流亡英國,走上維護人權的道路、並毅然現身講出當年在行刑場的經歷。

今年10月,安華‧托帝到台灣舉辦講座,揭露了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牟利的新證據——中共在新疆實施的“健民工程”。據安華‧托帝介紹,中共從2016年6月開始,以“全民健康體檢”之名,只針對維族人進行大規模的全面抽血和體檢。據去年9月份媒體報導,當時此項任務在新疆和田地區已經完成。今年根據伊森‧葛特曼的調查,至今有99.7%的維族人已完成抽血。

安華‧托帝質疑,這是中共為了擴大器官移植規模而建立血型配對器官庫。他談到,在中國大陸,“最便宜的東西就是人命”。中共沒有道德底線,從來不把人當人看。出生在共產黨統治以外的地方的人,不會了解共產黨有多麼邪惡。

談到為何法輪功成為受害主體,托帝表示,“因為這群人不抽煙、不喝酒、器官品質好,因此,成為主要受難群體”。他還說,“在中國所有人、你只要把自己排除在共產主義分子之外的人,就是潛在被摘器官的目標”,因此,不只法輪功,被摘取器官的有維族、家庭教會等。他表示,如果能夠在中國追蹤到失蹤人口,會發現,涉及器官摘取的失蹤是很普遍的現象。

安華‧托帝提到,在一份中國醫療雜誌里,有一篇“兩例心肺移植術”的論文,其中寫道:“供體入室後,按常規予以麻醉及插管”。從死人身上摘取器官為何要插管?外科醫生的經驗告訴托帝,“供體肯定是個活人!”他表示,這種醫學案例居然公然發表在權威期刊上,“實在太恐怖了!”

綠色通道通向何處?

2016年4月29日,中共國家衛生計生委、公安部、交通運輸部、中國民用航空局、中國鐵路總公司、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六個部門聯合發出《關於建立人體捐獻器官轉運綠色通道的通知》。隨後,大陸各個航空公司爭相開通“綠色通道”。

2016年5月9日,中共央視對全國首例通過“綠色通道”運送器官做了報導,當時是從700公里外的杭州轉運到湖北武漢協和醫院的一間移植手術室,全程僅用4個小時,“大大提高了器官成活率和手術成功率。”

據大陸媒體報導,南方航空公司自2016年5月開通“綠色通道”後,截至2017年10月,已運輸活體器官超過500件,成功率達100%。

“追查國際”主席汪志遠對此評論說:“中共大張旗鼓地開通‘綠色通道’並大力宣傳報導,其實是要為當局宣稱自2015年1月1日起公民自願捐獻器官成為移植供體的唯一來源而站台,以掩蓋活體器官獲得的真實來源。”

汪志遠告訴記者,“綠色通道”說明“中共有龐大的器官供體庫,統一調配,快速運轉、使用。”“大陸各地很多城市都有活人器官庫,大部分的人體器官是在當地獲取。空運器官實際上比較少。儘管如此,僅南航這一個航空公司一年內就運輸500多例活體器官,這是十分可怕的。”

汪志遠還表示:完全有理由推測,“綠色通道”可以被中共用來運輸活人,因為中共的活摘器官是按需殺人。

有關綠色通道,安華‧托帝醫生在台灣時曾向記者展示他手機內的照片,顯示在新疆某機場,出現為特殊旅客、人體器官運輸而專門開闢的快速通道。機場地板上,可見以簡體字和維吾爾字母書寫的通道標示。

托帝認為,要讓機場設立特殊通道,說明交通量龐大。“我覺得毛骨悚然!如果這是真的,這個交通量要有多大才能讓一個機場建立這麼一個專用通道?每天有多少個無辜人的生命被摘(器官被活摘)?”

罪惡鏈條

中共活摘民眾器官,早有記錄,並不始於法輪功學員。1978年4月,年輕女教師鍾海源被執行死刑時,被活體取腎,就為了一位患腎衰竭的高幹子弟。她的鮮血滴滿了施行手術的軍車底板。1995年,河北青年聶樹斌被執行死刑,同樣被指是“故意錯判”,也涉及器官移植。

近幾年,大陸曝光了武漢地下賣腎車間,還有江西圈養活人供取腎,聽來都令人心驚不已。而這又怎能與中共政府權力運作下的大規模活體強摘器官、害命盜屍、甚至將屍體製成標本繼續牟利的罪惡相提並論?

大陸網友憤然寫道:“過去說共產黨宰割人民,是一種比喻的說法,指它奴役、鎮壓人民。現在說共產黨宰割人民,完全是一種敘述的說法,指它開槍血腥屠殺、活摘器官,等等。”

還有人說:“當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供體不夠用的時候,普通民眾就該被派上用場了。所以,那些說‘活摘器官和自己沒關係的’老百姓啊,醒醒吧,在中共這台絞肉機里,每個人都可能成為那個供體。只有徹底擺脫中共從精神到肉體的控制,在中國解體中共,才是解脫之道!!!”

中共執政68年,虐殺生命、宰割肉體、禽獸不如。活摘器官被曝光,令世人看清暴政的極度邪惡。目前,美國、歐洲議會等國家和團體、全球的正義人士都嚴厲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的行徑,要求中共立刻停止活摘罪行、釋放無辜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揭露中共、解體中共,就是脫離邪惡、拯救生命。只有拋棄中共、重建道德,才能杜絕發生在大陸的強摘和盜賣器官的罪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