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老」是這樣發生的,老了啊,老起來的人生有什麼意思

關於‌‌“老‌‌”是怎麼發生的,最近一兩年我算是有點心得。

17歲的時候我認為人到27歲就可以去死了,真的不甘心的話,再多活2年,撐到29歲死了總可以了吧。誰要過30歲之後的日子啊,老了啊,老起來的人生有什麼意思。

等我真到了29歲,心裏略有些翻騰,藉著這股對自己的憐惜,面霜換成la mer的(並沒有什麼奇效但不想再換‌‌‘回去’了),減了肥(當然飛速地又反彈了),略買了幾個包,說不上歡天喜地,但是也並沒有太感慨,就30出頭了。

日子一天天過,30歲之後的每一天並沒有少一點什麼,我天生精力充沛,很長一段時間每天上班、管娃之餘,晚上8-9點開工,寫到凌晨1-2點,打夠6000字回家睡覺,第二天早上7點起床送娃上學。體力的充沛帶給人自信,經常忘記自己的年紀。

然而年紀在35周歲之後終於轟地過來了。好像身體里無數個鬧鐘同時響了,時時刻刻都感受到‌‌“啊,我這回是真的老了‌‌”。

臉變得松,拍照不小心會有雙層下巴,如果哪天晚上沒睡好,第二天的黑眼圈和眼袋就幾乎要和法令紋會師,再好的粉都會浮起來,

愛掉頭髮,相處多年的髮型師拒絕再給我燙髮和染髮:‌‌“你還是先養養頭髮吧‌‌”,然而不知道該怎麼養,嘗試了市面上無數種貴的便宜的防脫洗髮水,掃地機械人還是經常被我的掉發纏住。(最近用的美國箭牌還真不錯,掉得少一點了)

開始收集醫美的資料,對玻尿酸和肉毒桿菌的品牌和分類、超聲刀和水光針的原理和作用都有所了解。現在阻止我的不是觀念和風險,而是錢包(所以年輕窮是無所謂的,老起來窮是真的很麻煩啊)。

記性變差,該記得的總是忘記,不該記得的……已經學會假裝忘記了。

過敏性疾病開始經常發作,偶爾長個青春痘倒是很激動,自拍不修圖拍給閨蜜看,‌‌“我還在長青春痘誒‌‌”,‌‌“醒醒吧你兒子快長的那個才叫青春痘。‌‌”

睡眠已經完全成為隨緣的事情,偶爾睡夠8小時想給全世界發紅包,每天躺在床上拿起手機到真正睡着這段時間成為了一團謎,但如果沒有那段時間又真的不行。

走在路上已經不會再有男人偷看我了,看到帥哥的眼神變得慈祥,腦子裡滾來滾去是‌‌“我兒子長大能這麼帥就好了‌‌”。朋友見面最常說的是‌‌“你瘦了‌‌”和‌‌“你氣色不錯‌‌”——大家都知道是假的,但這兩句已經是能誇出口最不違心的了。閨蜜們合影的時候除了開美顏相機,還會熟練選擇光線。

認識的同齡人開始死去。今年有兩個,一個是高中不同班的男同學,幾年前他曾經來參加過我們幾個老同學的家庭趴,當時我覺得奇怪,為什麼一個單身男人願意來看着幾家的瘋孩子,後來知道他得了腦癌,雖然手術過,但有很大幾率會複發,所以不敢戀愛,不敢結婚,來參加這種活動可能讓他體會到某種什麼呢?我不知道,不敢深入想。那次聚會之後不久聽說了他複發的消息,今年走了。另外一個是大學不同班的男同學,是個高中老師,在學校猝死,兒子比我兒子大兩歲。我去參加了追悼會,他臉被畫得白裡透紅,妻子哭得發不出聲音,兒子鈍鈍的,顯然還沒有接受父親已經去世了的真相。

於是不得不的,真正明白了有些詩詞的意思,以前也知道,現在是感同身受到,比如‌‌“挈婦將雛鬢有絲‌‌”,比如‌‌“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比如‌‌“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

變得越來越惜命和怕死,有些話年輕時候隨口胡說覺得無所謂,現在真的認真留神不要咒自己。不錯過任何一次常規體檢,拿到報告單就像拿到檢修報告,逐項排除隱患之後,感覺和老天爺談判多了一點籌碼:‌‌“我這麼認真活着,你先收拾那些作死的啊‌‌”。

對父母多了一些理解。偶爾想到他們都是快70歲的人了,鼻子發酸,覺得一切是怎麼發生的,我爹還是走台階一次邁兩步的人啊,開始暗中留意海南的養老房產。

喜歡回憶又必須克制回憶,害怕自己接受人生所有精彩和意義都已經在前半段消耗殆盡,逼迫自己往前看,保持好奇心和一定程度的企圖心。

人際交往中對於細節的挑剔程度變得很像小時候討厭的bitch,終於明白當年覺得bitch的人只是比我靠譜而已。

徹底明白人遲早會為自己性格中的弱點買單,學會掩藏自己的智力和審美優越感,不為了討好他人、避免衝突,而是明白成長是克服毫無意義主動傷害他人的過程,時時提醒自己寬厚二字是為了自救。

時間如水漫上來,在被徹底淹沒前,‌‌“放鬆肩膀‌‌”和‌‌“run Forrest,run!‌‌”的台詞交替響起,而我塞上了耳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