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湖南現首例組織倒賣人體器官 難掩活摘黑幕

中共一直在否認國際上有關活摘器官的指控,不過近幾年,中共媒體卻不時反常報導器官黑市及相關案件的新聞。日前,中共媒體報導了湖南省首例組織出賣人體器官案,曝光了一個活體販賣人體器官的黑色產業鏈。

中共媒體披露的中國所謂器官黑市買賣的案子和以前所披露的一系列案子都有一些共同特點,所有販賣器官的團伙都出現在2009年以後,不是在中國器官移植數量暴漲的2000年到2006年期間。器官黑市買賣數量與2006年之前幾年每年上萬的龐大器官移植數量是完全不能相比的。

中共曝光的腎臟交易市場

據中共《法制日報》12月11日報導,一場因非法腎臟移植手術的失敗,引發的索賠糾紛,曝光出了一個非法腎臟交易形如流水線作業的地下腎臟交易市場。官方的新聞罕見地詳細報導了這起器官交易的全過程。

報導稱,2017年5月底,患有尿毒症的黃某想做換腎手術,聯繫上器官移植中介李某,談好手術費用50萬元。李某找到了薛某,用40萬元的價格將這單生意「轉包」。薛某又聯繫到馮某,馮某負責聯繫手術醫生和提供腎臟供體,18萬元費用包干。馮某通過某器官移植QQ群找到了「供體」中介,中介把「供體」張某送到了長沙。薛某某先將張某在長沙圈養了一段時間,馮某等人就利用這段時間找到主刀的醫生、麻醉醫生等人。薛某租借了湘潭市岳塘區「華僑中醫醫院」作為手術場地。

2017年6月8日晚24時直至次日清晨6時,犯罪嫌疑人薛某、馮某、病患黃某、供體張某以及主刀醫生、手術助手、護士等12人在「華僑中醫醫院」完成了這個見不得光的地下手術。

術後,黃某某支付給李某某手術費用等共計46萬元,李某某給了薛某某40萬,薛某某支付給醫生18萬元,供體中介費1.5萬元,供體張某某的腎「賣」了4萬元,另外還有手術室使用費3萬元、供體留院治療費5000元等。

事後,黃某在長沙某醫院檢查發現腎臟移植失敗,不得不將腎臟又摘除。因手術失敗,黃某向薛某索賠40萬元,後因索賠無果,遂舉報案發。

目前,在這個交易中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的薛某、馮某等6人被湖南省湘潭市檢察院批准逮捕。據官方披露的消息,該案所涉的販賣人體器官的網絡輻射中國十餘省市。

該新聞又在12月12日被中共官媒新華網、中國新聞網及中共法制類網站正義網轉載。

時事評論員橫河表示,中共的喉舌是被嚴密控制的,重大事件都必須要看新華社通稿,所以可以認為,這些關於死囚或非法黑市器官的報導都是在統一部署下出籠的,企圖通過這些報導向外界說明中共打擊非法器官買賣是認真的,潛台詞就是中國的移植器官至少官方希望其來源合法。而實際上要達到的目的則是變相否認外界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和質疑。

中共頻報器官黑市的背後

中共近幾年不時報導破獲黑市販賣腎臟案的新聞,《法制日報》報導的湖南人體器官的「黑中介」一案是最新一例。

對此,橫河介紹,中共以前從來就不承認使用死囚器官和器官買賣進行移植。當2006年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曝光後,中共開始罕見地不僅承認而且大肆宣傳自己使用死囚器官做移植的所謂「不符合國際醫學倫理」的行為,從2009年開始,又開始報導所謂的非法器官黑市,2012年中共公安部在大陸18個省市開展集中行動,聲稱嚴厲打擊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犯罪。此後不斷地有類似報導。

早在2012年8月4日,中共公安部公布,他們偵查出一個專門出賣人體器官的「黑中介」,在7月底部署北京、河北、安徽、山東、河南、陝西等18個省市,統一行動打擊這個全國性的犯罪網絡。打掉了28個「黑中介」,抓捕了137人。

2012年9月10日,《財經》雜誌報導一起中國最大宗的公開非法買賣活體器官案。在《非法買賣51顆腎臟背後:器官由三甲醫院洗白》的文章披露,51顆活體腎臟被販賣,被告包括山東法院工作人員、軍隊304醫院醫生等。

2014年7月26日,中共喉舌新華網報導了江西省南昌市一起特大組織出賣人體器官案件,該團伙招募和「圈養」供體近40人,先後對23名供體進行了腎臟摘除手術。

5月15日,新華網曾轉載荊楚網一條有關武漢一起團伙出賣人體器官案的報導。報導稱,從2012年底至2013年8月,由12人組成的團伙先後6次組織他人出賣人體器官,實施6次腎臟移植手術。

中共主動有意把質疑方向轉向

橫河認為,這類報導還可以部分解釋器官來源的質疑。也就是說,中共是主動有意地把質疑方向引導到死囚和非法黑市器官上,以達到掩蓋器官真實來源從而掩蓋中共系統反人類的罪行。

橫河分析,「在2009年之前,器官從取之不竭──當時需要到國際上去拉病人旅遊移植,到需要到黑市去買器官,這期間發生了什麼?唯一發生的事情就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曝光了!所以才去裝模作樣地整頓移植界。但是它這個裝模作樣去整頓不是為了解決問題,而是為了掩蓋。」

器官黑市買賣數量與2006年之前幾年每年上萬的龐大器官移植數量完全不能相比

橫河表示,黑市的器官買數量非常非常小,跟2006年之前幾年每年1萬以上的大器官移植這個數字完全不能比的,甚至可以說忽略不計。

目前,中共至今無法說清2003到2006年間大量器官移植的不明供體來源。僅官方公布的數據,從1999年的5,000例增長為2006年的2萬例。

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數量自19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一直呈上升狀態,器官移植數量在2003年突然大幅度成倍增長。2003到2006年間在國際上掀起了到中國做器官移植的旅遊熱潮。中國一些醫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時間短到不可思議的1周至2周。在美國,肝的平均等待時間是2年,腎的平均等待時間是3年。

《南方周末》2007年7月援引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朱志軍的話說:「在2006年,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創造出一年完成600多例肝移植手術的紀錄。」

據《朝鮮日報》稱,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說,從2005年12月16日到30日,4天里該中心實施肝移植手術51例。公開數字顯示,至2004年底,僅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累計實施1500例肝移植,近800例腎移植,同時還實施角膜移植。

殺人罪惡還在絕密狀態下進行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國際上曝光後,面對國際輿論的強烈質疑,中共做了系列忽悠國際社會的舉措,包括反常報導民間器官黑市、聲稱建立器官捐獻系統等。

據中共衛計委2017年最新公布的人體器官移植資質的173家醫院名單,僅浙江省就有8家醫院肝、腎年移植量合計約為:肝移植800例,腎移植1000多例。

然而,即便用這一保守數字和浙江省年器官捐獻數字做對比,也相差懸殊。浙江省紅十字會器官捐獻管理中心負責人今年4月20日對「追查國際」調查員說:「捐獻人不多呀!2016年全省捐獻器官一百多,還有一些不能用。」

橫河表示,在一個從來沒有捐獻文化和歷史的國家裡,所謂捐獻系統剛建立第一年就能滿足世界最大移植國的器官供體需要,在任何有理智的外人看來都是天方夜譚。

時事評論員玉清心也認為,中共至今沒有停止迫害法輪功,像黃潔夫、鄭樹森這樣的移植醫生,都有着很深的中共政治背景。鄭樹森的一個頭銜是「浙江省反X教協會副會長」,他是迫害法輪功團體的負責人。因此,質疑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強摘器官仍在繼續,絕非空穴來風。

他說,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已在全球曝光,但曝光出來具體案例很少。中共在實施此項殺人罪惡時都是在絕密狀態下進行的,很多案例目前仍在被掩蓋中。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