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朝鮮人用起智能手機 政府多了千萬雙眼睛

朝鮮已經允許更多民眾使用智能手機,還允許他們用手機上該國的“內聯網”,這讓買得起手機的朝鮮人有了新的交流方式,也讓獨裁當局有了監控民眾和鞏固權力的新機會。

據接受採訪的“脫北者”和近來去過平壤的人說,作為身份象徵的手機在朝鮮變得越來越常見。前不久脫北的一名朝鮮女子說,擁有一部手機起初是讓她很得意的。

但是,當得知政府僱人全天候監控國民的手機後,她說自己便得意不起來了。

研究朝鮮科技的專家姜申山(Kang Shin-sam)說:“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像朝鮮這樣成功地壟斷並控制着互聯網和信息。”姜申山是總部位於韓國的非營利組織朝鮮信息自由國際聲援組織(International Solidarity for Freedom of Information in North Korea)的負責人之一。

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的資深研究員金永賀(Kim Yon-ho)估計,目前朝鮮擁有約400萬手機用戶,約佔該國人口的六分之一,是2012年手機用戶數量的四倍。金永賀使用的數據來自一家在朝鮮開展業務的埃及手機服務供應商和韓國政府的評估。

與韓國相比,朝鮮的手機普及率低得可憐。根據聯合國國際電信聯盟2016年的數據,韓國每100人口擁有123部入網手機。

脫北者說,朝鮮的智能手機由國內製造商生產,或由從中國進口的零部件組裝而成,每部售價高達500美元。其中,最上檔次的手機看起來與iPhone相仿,名為“阿里郎”智能手機,取自朝鮮同名民歌。

與脫北者合作的研究人員和組織稱,朝鮮國內幾乎所有手機、平板電腦、筆記本電腦和計算機操作系統都是該國開發的,內置審查和監視工具,並且切斷了用戶與互聯網的連接通道。

計算機操作系統要麼名為“紅星”,要麼是本地化版本的微軟Windows。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操作系統則是本地化的安卓。

這些操作系統會將用戶引導至一個預裝了金正恩演講和朝鮮菜譜的“內聯網”上。他們可以瀏覽一個在線B2B採購網站,上面提供來自約150家朝鮮零售商的產品,也可以登錄一個旅遊網站,在線規劃自己的朝鮮國內游。

運營着一個關注朝鮮的科技博客的威廉姆斯(Martyn Williams)說,“內聯網”上還有多個官方媒體網站,上面有對朝鮮導彈計劃連篇累牘的報道。

“內聯網”上還有電子書,只不過選擇有限,《金日成回憶錄:與世紀同行》是其中之一。該書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開國領導人金日成的自傳,全書共八卷。據一名脫北者說,“內聯網”速度很慢,下載一本書可能需要幾天時間。

分析過朝鮮小型電子設備的德國研究員格魯諾(Florian Grunow)說,“紅星”操作系統和預裝的監視軟件給朝鮮政府提供了又一種監控民眾的途徑。他說,當局可以用監視軟件遠程刪除某台計算機上的文件,也可以阻止用戶共享文件。

格魯諾在朝鮮的一個平板電腦上發現了一種叫TraceViewer的工具,用於記錄軟件的使用情況和“內聯網”的瀏覽歷史。這個工具會隨機截圖,用戶可以在設備上看到截圖,但無法刪除。

情報公司Recorded Future的戰略威脅發展總監、美國國家安全局東亞和太平洋網絡威脅辦公室前負責人Priscilla Moriuchi說:“喬治·奧威爾(著有政治小說《一九八四》,該書描繪了一個令人感到窒息的恐怖世界。)如果看到今天的朝鮮,也會認為朝鮮的監控網絡可謂創新之舉。”她說,朝鮮在移動設備上強制安裝某些技術的做法,可能會為其他集權政權提供參考。

脫北者和研究人員說,手機的使用在朝鮮受到監控,通常只能用於打電話、發短訊、看照片和玩遊戲。脫北者說,警察可隨意攔下行人,檢查他們智能手機里的內容。

前面提到的那位近期脫北的女子說,一旦她家的聊天話題涉及對政府的批評時,為以防萬一,她會把電話放到另一個房間去,儘管沒人知道此舉是否真的有用。

她說:“我們一無所知,對手機也不太懂。”

研究人員和脫北者說,本世紀初,朝鮮擁有計算機和手機的人開始慢慢增多,“內聯網”從那時開始普及。

2004年,時任領導人金正日險些遇刺,據說企圖暗殺他的人是用手機引爆爆炸裝置的。此事導致朝鮮民眾五年不得使用手機。

到2009年,朝鮮政府才開始再次允許人們使用手機。一些專家認為,平壤之所以做出讓步,是想讓政府顯得親民。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研究員方欣浩(Arnold Fang)說:“朝鮮人並非對外界完全一無所知。為了讓民眾感覺幸福,朝鮮政府想讓國民覺得,他們的生活品質不亞於鄰國。”

脫北者說,早先的一些電子設備給朝鮮人打開了一扇看世界的窗口,有人在這些設備上看來自韓國或其他地方的電視劇,它們是通過拷進U盤或存儲卡走私入境的。但是新型設備的操作系統因為裝有更嚴密的監控軟件,所以用戶很難再悄悄地非法消費外國媒體內容。

朝鮮手機通常使用的是高麗電信公司的移動網絡,該網絡由朝鮮政府和總部位於埃及的奧斯康電信(Orascom Telecom Media and Technology Holding SAE)的合資企業於2008年建成。

近年來,奧斯康遇到了將企業利潤匯回國內的難題,而此時冒出了一個朝鮮國營的競爭對手Byul。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研究員Kim稱,Byul用戶若每月通話時間超過約200分鐘,所發短訊超過20條,便享受資費下調,下調後的資費標準低於奧斯康。

埃及公司奧斯康的董事長薩維里斯(Naguib Sawiris)表示,公司目前沒有打道回府的計劃,儘管到目前為止只從朝鮮匯回了“極其微薄”的利潤。他說,也曾探討過與Byul的合併,但朝鮮政府表示反對。

薩維里斯說,奧斯康遵循聯合國所有決議開展業務,且早在聯合國制裁朝鮮之前就提供了這項服務。他說:“我們認為,讓朝鮮國民用上通信服務是好事。”

據Moriuchi稱,只有極少數朝鮮精英人士才可以接觸到真正的互聯網,他們主要是研究人員、政府官員和需要掌握外界動態的黨員。

這群朝鮮精英是通過2010年投入使用的一個網絡接入互聯網的,這個網絡的終極運營商是中國聯通。但在今年10月份,關注朝鮮問題的網站“三八線北”(38 North)的研究人員發現了另一個由俄羅斯國有公司TransTeleCom提供的網絡連接。

TransTeleCom未回應置評請求。

一些專家認為,科技在朝鮮的普及以及它向民眾提供的看世界的窗口是對金正日政權的潛在威脅。11月朝鮮前外交官員太永浩(Thae Yong Ho)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證詞中表示,平壤統治人民的傳統工具——宣傳和恐嚇的效果開始減弱。他說:“隨着時間的推移,國內的控制體系正在弱化。”

但由於朝鮮國內訪問互聯網受限,有專家懷疑智能手機和網上活動只會鞏固朝鮮當局的統治。

網絡安全公司Cybereason的情報研究負責人、美國國防部前分析師Ross Rustici說:“只要朝鮮老百姓主要消費的是政府宣傳內容,我覺得短期內智能手機不會產生動搖朝鮮社會穩定的影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