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李怡:四拍決策 活靈活現說專制

許多人都稱讚專權體制的決策夠快,要建一條鐵路、一座橋樑,說建就建,不需要反覆諮詢,像西方社會,又是國會審議,又是利益集團制衡,又是媒體監督,效率都拖慢了。然而,像以上三項規模宏大、影響面廣、涉及基本民生的事,說做就做,然後說停就停,決策上超快地出爾反爾,老百姓就受盡折騰。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問:這些決策是怎麼作出的?作出這些決策的法律依據是什麼?突然爆發的執行力是哪裡來的?保護社會生活和社會秩序的機制在哪裡?

中共近年強調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從最近中共在大陸推行的幾件事來看,若真的在香港實行“管治”,就嚇死人了。

十九大之後,連跳三級並且對習近平肉麻歌頌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接連大有作為的做了三件事,一是全市“清理低端人口”;二是全城清拆招牌;三是在華北實行煤改氣大行動,“誰賣煤就抓誰,誰燒煤就抓誰”。

但是,這些大有為的行動,忽然又煞車了。大陸網民指這是“新時代管理模式”:“趕人趕一半,停了;拆牌拆一半,停了;禁煤禁一半,停了。”

在清理低端人口之初,網上流傳一段蔡奇在內部會議上敲着桌子的影片,他說:“到了基層就是要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就是要敢於硬碰硬、就是要解決問題。”乍聽起來是對付敵人的語言。

到叫停之後,官網又發佈一個“蔡奇看望慰問生活性服務業勞動者”的消息,“深情地問大家:都有地方住么?回家的火車票退了沒?屋裡有暖氣嗎?拆了一半的招牌裝回來沒有?”有網民說:用“性服務業勞動者”這標題,太調皮了。實際上是從刺刀見紅到深情慰問,變臉太快也太矯情了。

許多人都稱讚專權體制的決策夠快,要建一條鐵路、一座橋樑,說建就建,不需要反覆諮詢,像西方社會,又是國會審議,又是利益集團制衡,又是媒體監督,效率都拖慢了。然而,像以上三項規模宏大、影響面廣、涉及基本民生的事,說做就做,然後說停就停,決策上超快地出爾反爾,老百姓就受盡折騰。清華大學教授孫立平問:這些決策是怎麼作出的?作出這些決策的法律依據是什麼?突然爆發的執行力是哪裡來的?保護社會生活和社會秩序的機制在哪裡?

網民作出一個既形象又真實的回答:“一拍腦袋,有了;一拍胸脯,好了;一拍大腿,壞了;一拍屁股,算了……”可稱之為四拍決策。

官僚體制中,較普遍的行為是謹小慎微,能不做就不做,以免做多錯多。但相較於這種盡量不作為,更可怕的是大有作為並且亂作為,而亂作為通常都出現在權力高度集中的時代,新貴為迎合掌極權者的意向,而表現出狂風掃落葉般的魄力。當然,也有另一種可能,就是對極權者以過度執行其意願而“靠害”。哪一種情形,我們很難判斷,但習近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就實際上因這三大決策而威信掃地也。正如毛澤東的大躍進一樣。毛時代確有重臨跡象。

英治時代的香港,最能讓市民安心的基本原因,就是法治保障下市民生活的確當性,讓市民生活在一個確定的、有章法的、可預期的環境中;而不是生活在掌權者拍腦袋、拍胸脯、拍大腿、拍屁股的不可預期的社會。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真是說說就好,嚇嚇我們就算了,千萬不要真的實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