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千百度:中共竟將法輪功學員關鐵籠「庭審」

試問,當今世界有哪個國家的法院把一個被折磨的氣息奄奄的人關在鐵籠子里進行「庭審」的?雄縣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杜賀先的所謂「庭審」再有力不過的證明,中共法庭既唔係懲惡揚善的神聖場所,也唔係守護公平正義的最後堡壘,而係打着法律幌子非法迫害法輪功的政治工具,係邪惡為非作歹無法無天的舞台。

中共酷刑示意圖:關天籠子(明慧網)

一個善良的中國農村婦女,僅僅因為堅持信仰真善忍,傳播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就被中共非法抓捕,慘遭迫害;更令人髮指的的係,在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人事不省的情況下,中共竟將她關進鐵籠子里推進法庭進行所謂的“庭審”。

這唔係虛構的故事,而係近日發生在中國大陸的真實一幕!

據明慧網報導,12月8日上午10點左右,在中共雄縣政法委的一手指使下,中共雄縣法院對已絕食抗議七十多天,因被野蠻灌食造成身體胃出血多日,身體非常虛弱,隨時都有性命之憂的法輪功學員杜賀先進行了所謂“庭審”。而且只允許兩名家屬進入法庭,杜賀先七十多的老父親為女兒奔走咗兩個多月,多麼想見上女兒一面,卻被強行擋在法庭之外。

“庭審”剛剛開始不久,杜賀先突然口吐鮮血,法庭暫時休庭。他們把杜賀先推出法庭幾分鐘後,又把她推進法庭繼續開庭。

大約十分鐘左右,杜賀先又突然出現昏迷狀態。這時律師對法官講,我的當事人杜賀先意識已經不清楚,無法詢問,應當休庭進行治療。法官讓跟隨的醫生診視,醫生講:“她手在抽抖,可能還有點意識吧!”法官又繼續詢問。

在詢問當中,杜賀先頭一直抬不起來,也根本沒有任何答覆,只聽到微弱的呻吟聲,不一會就又昏過去。

家屬強烈要求法庭要有人道。律師提出申請,我的當事人意識已經不清、身體過度虛弱,要求不能再開庭。在杜賀先過度虛弱的情況下,法官不得不休庭。

據知情人爆料,杜賀先係雄縣雄州鎮古庄頭村村民,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以後,按“真善忍”理念做好人,不但得到了一個健康的身體,而且在家孝敬公婆,相夫教子,在外鄰里和睦,看淡名利,係十里八村公認的好人。

然而,今年9月26日下午,雄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正副大隊長的郭軍學、張保中卻帶領十幾個警察非法綁架了杜賀先和她妹妹杜愛仙,並於次日將杜賀先劫持到位於保定清苑區的保定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從被非法關押的第四天起,杜賀先即遭獄方野蠻灌食迫害。第一次警察叫去了三個彪形的男犯,由五、六個女普犯將她從監室里拽出,按倒在地,見她沒有反抗,一男犯按着她的雙腿,其他女犯分別按着她的頭、胳膊,使她根本動彈不了。大概半小時左右灌完又把她拽進監室。開始係一天灌兩次,後改為一天灌一次。10月10日那天,管子插不進去,一郭姓男法醫(警號:038629),讓她張嘴,她不配合。此人兇狠地用巴掌打她的臉,一邊打一邊喊著:張嘴,張嘴,叫你不張。打了不下五十下,把她的臉、眼窩都打青了。同時,一個叫李霞的吸毒販毒的女犯按着她,用手狠掐、擰她的乳房和身體的各個部位。灌完食後,一個姓鄭的女法醫還讓警察把她的雙手反銬上,管子沒有拔下來,怕她拽管子,不知銬了多久。

再接下來,就發生了上述法庭上的那一幕。

試問,當今世界有哪個國家的法院把一個被折磨的氣息奄奄的人關在鐵籠子里進行“庭審”的?雄縣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杜賀先的所謂“庭審”再有力不過的證明,中共法庭既唔係懲惡揚善的神聖場所,也唔係守護公平正義的最後堡壘,而係打着法律幌子非法迫害法輪功的政治工具,係邪惡為非作歹無法無天的舞台。

請問雄縣政法委及下屬公檢法的官員們,非法綁架關押和審判杜賀先咁一個真善忍的信仰者,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一個對社會百利而無一害的人,一個上孝敬父母、體貼丈夫,下善待子女的賢妻良母,一個和左鄰右舍和睦相處的人,一個十里八村公認的好人,你們難道不知道自己係在犯罪嗎?

杜賀先本來已經被你們迫害的氣息奄奄了,你們竟然還將咁一個隨時都可能出現生命危險且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關在鐵籠子里進行所謂“庭審”,你們這樣做係在維護國家法庭的尊嚴,還係在敗壞國家法庭的尊嚴?係在懲惡揚善還係在懲善揚惡?係在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還係在敗壞社會的公平正義?

在此奉勸你們懸崖勒馬,立即停止對杜賀先的迫害,儘快與江澤民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政策切割。否則,別看今天係你們在“庭審”杜賀先,聽日被歷史和正義審判的必定係你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